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萌狐悍妻 > 第六十六章 畫魔
    莫教授嘴饞地卷了卷舌,那猙獰的模樣如同的一只饑餓的魔鬼,哪里還有半點文質彬彬的藝術教授的模樣?

    待離開了藝術學院,幽王耀不安地問云河:“七叔,你到底發現了什么?”

    這個問題,也是貝拉很想問的。

    云河表情凝重地說:“小耀,貝拉,你們用我剛剛教你們的辦法,用神念看一看我現在身上有什么變化?”

    幽王耀和貝拉立即凝神靜氣,將神念延伸出去,用心地打量著云河。

    當看清楚云河的模樣之后,兩人目瞠結舌!

    云河的右手腕上,不知道什么時候突然多出了一道淡灰色的痕跡,如同鬼魅留下的爪痕。

    這道淡灰色的痕跡所散發出來的氣息,跟在男生宿舍捕捉到的氣息是一樣!

    “我被那只妖怪做了標記,估計我就是它下一個目標。”云河坦言地說,但語氣之中沒有半點怯意。

    “難道莫教授就是那只作案的妖怪?是他把那六個年輕人捉走了?”幽王耀和貝拉兩人異口同聲地驚叫。

    “有這個可能,那些失蹤的人去了哪兒,很快就能知曉了。”云河道。

    這事情真是越來越玄乎,但是謎團也即將揭曉。

    最開心的人莫過于幽王耀。

    這次又可以跟七叔一起斬妖除魔啦!想想就激動。

    幽王耀為啥如此高興?

    因為跟著七叔,總會學好很多東西。

    七叔很大方,啥都愿意教他。

    想想呀,自己才跟著七叔幾天,七叔不但幫他渡過神劫,還教他使用神念了。

    要是換成嚴厲的大伯和祖母,根本就不鳥自己嘛,任由自己自生自滅嘛!

    為了尋找那些失蹤,晚上,云河他們并沒有回飛狐谷,而是留在紫荊大學的森林公園里,靜靜地等待著那妖怪自己找上來。

    隨著時間的過去,云河手腕上的那道灰痕變得越來越深,都快成了黑色,乍看之下,就像一道黑色的枷鎖。

    “老大,你沒事吧?”貝拉擔憂地望著云河的手腕。

    這手腕在黑色枷鎖的反襯之下,看起來比女人還纖瘦秀白。

    仿佛這枷鎖再收緊些,這只纖纖的手腕就會被勒壞了,看著總讓人覺得于心不忍。

    “沒關系,這玩意暫時還無法傷到我。這妖怪正在設法,達成某種契合,若不讓它完成此契,就尋不著那幾個年輕人的下落。”云河平靜地說著。

    他只要召喚出紫蓮,隨時都能將這道印痕凈化抹去,只是他不愿意這樣做而已!

    他想知道,那只妖怪會把那些年輕人帶到什么地方。

    他要以自身作餌。

    這個時候,夜深人靜,校園里的師生早就就寢了,人煙稀少。

    云河已經恢復了原本的容貌。

    夜冷,月色昏暗。

    月亮好像在害怕著什么,膽怯地躲了厚厚的云層里。

    森林很快就被陰暗吞噬。

    就連夜蟲都瑟瑟在抖,不敢鳴唱。

    “來了……”云河感應到縈繞在自己手腕上的那股氣息在跟某各力量呼應著。

    突然,一股灰色的瘴氣從藝術學院的上空如暗云涌現,然后如同巨浪般向著森林洶涌而來,眨眼之間,已經籠罩在森林上空。

    從那團灰云里,慢慢凝練出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身穿灰袍的長發男子,他的容貌跟“莫教授”一模一樣,只是頭頂長著一個角,臉色煞白,眼眸變成了森紅色。

    “寶貝,讓你久等了。”莫教授懸在半空中,陰陰嘴地朝著云河冷笑:

    “我還以你早就睡著了。真沒想到,你還帶著朋友在這里等我呢!”

    說到這里,莫教授紅森森的眼眸瞟向幽王耀和貝拉,又笑了笑:

    “你們的靈魂雖然比起寶貝差得多了,但也是凡間中的珍稀之品,今天我真是大豐收,一次可以收集到三個優秀的靈魂。”

    他笑起來的時候,聲音陰森得可怕。

    要是膽小的人,早就嚇得腳軟。

    云河和幽王耀從小就跟妖魔鬼怪打交道,并沒有被莫教授這個妖怪模樣嚇到。

    只是被一只畫魔稱為“寶貝”,云河惡心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對他來說,這個稱呼是一種諷刺,一種貶義。

    他氣得微微扼著拳頭。

    為了尋回那六個失蹤的人,他忍了。

    貝拉所生活的星球只是一個凡人的世界,她有些害怕了,不知不覺間已經躲到云河背后。

    “妖怪!你總算現身了!我是這個學校的靈偵探!那六個人是不是你捉走的?”幽王耀生氣地問。

    莫教授冷笑:“我早就料到你們三個人并不是普通人,果然是來找我麻煩的。只不過,就連魔王和鬼王都對我無可奈何,就憑你們三個這樣的修為就想逮住我,未免易想天開。”

    魔王?

    魔王是指幻夜嗎?

    云河之前聽長風山的人說過,地球的魔界是由幻夜掌控的。

    而鬼王則沒有聽說過,大概是魔界的一位風云人物吧!

    云河沉著聲音問:“你來自魔界?”

    莫教授毫不忌諱地冷笑:

    “沒錯!我是來自魔界的畫魔。反正你們統統會成為我的食物,讓你們死得明明白白也沒關系。我最喜歡的食物,就是靈魂!魔界的靈魂我早就吃膩了,所以我便來到人間獵食。”

    “我還有一個疑問,你為什么偏偏挑選這個學校大四的人下手?”云河問。

    畫魔猙獰地笑著道:“天元市自古以來就是妖魔鬼怪與人類混跡的都市,而且是凡間距離魔界最近的入口,我從魔界出來,最便利的地方就是天元市。原本長風山才是最佳的狩獵場,可惜長風山有守護大陣,我不好下手。于是我退而求其次,來到這所學校。多虧幽王家族給這所學校布置了一個風水陣,令到這所學校的天地靈氣是長風山以外的最高的地方,在這里生活了四年的人,他們的靈魂得到靈氣充分的洗滌,雜質最小,味道最好。幽王家族還幼稚地找了一個只會三腳貓功夫的魂獸守護這里,那只魂獸笨到我站在它面前,它仍然認不出我是妖怪呢!于是紫荊大學便成了我隨時能出入的天然狩獵場。”

    幽王耀聽了要氣得吐血了!

    先祖在紫荊大學布下風水陣,并送贈風水石,是希望將紫荊大學打造成一座人潔地靈的高級學府,哪曾想到會被一只畫魔有機可乘?

    “既然生活在紫荊大學的時間越長,靈魂越純凈,那你為什么專挑這里的學子,不動這里的導師?”云河又問。

    “寶貝,你的問題還真多呢!不過,如果是你的話,我可以告訴你……因為我喜歡吃年輕而純凈的靈魂,而且最好是處的,未經男女之事。那些導師不是太老了,就是雜念太重。”畫魔一邊說,一邊嘴饞得快涎口水了,他用貪婪眼神望著云河笑道:

    “寶貝,你的靈魂可是我見過的,最純凈的呢!你還沒有碰過女人吧?真是遺憾了喔,你以后沒有這個機會了。不過,為了讓你心甘情愿被我吃掉,我吃你的時候,可以變化成女人,讓你體會一下男女的歡樂,如何?我保證,可以讓你死得很快樂,沒有任何痛苦,就像做了一個春天的夢。”

    “呃!真惡心!”幽王耀罵,心里道:這妖怪完了,如此侮辱七叔,要是大伯知道了,處罰絕對不是冰裂那么簡單吶!

    “畫魔,你不會得逞的。”云河生氣地說。

    他堂堂一個大男人,竟然被一只食人的雄性妖怪三番四次喊作寶貝,這絕對是莫大的諷刺。

    還有讓他相當無語的是,他第一次遇到,食人的妖怪也有“處”情結。

    自己跟希希女神連狐寶寶都有了,怎么都不算是“處”了吧?這妖怪號稱能看穿靈魂,看來也是眼瞎啊!

    云河那里明白,無上神域那一劫,他的遺體被火化了,靈魂又經過散滅才重新凝聚,現在這具軀殼是跟木星學得塑體之術得新凝煉出來的,跟重生一樣,比初生的嬰兒還純凈。

    由于他太弱,重生以來,未跟唐紫希發生過男女之事,最親近的一次,就是昨天被唐紫希親了一會,就直接暈倒在女神懷中,害得人家女神都不敢再動他了。

    因此,他這具軀殼的確還是“處”啊!

    你說這畫魔能不動心嗎?

    “問答的時間結束了,寶貝,跟我回家吧!”

    畫魔大笑著,憑空變出一幅畫卷,他右手拿著畫筆,在畫卷中勾畫了一下。

    那些灰色的瘴氣便越來越濃重,就像一群毒蛇一般向著云河蜷過去!

    “老大!”

    “七叔!”

    貝拉和幽王耀想跑過去幫忙。

    就在兩人沖到云河身邊的一瞬間,三人眼前的景物出現一陣變幻,然后他們就被畫魔收進畫卷里。

    瘴氣消散。

    畫魔的畫卷里,出現了云河他們三個人的肖像。

    看著畫卷中的三個,畫魔滿意地笑了笑:“今天真是個豐收的好日子呀!得到好寶貝了,哈哈哈!”

    畫魔拿著畫筆,在虛空中勾畫了一個圈。

    那個圈發著幽黑色的光,并且轉動起來,圈中生成了一道時空之門!

    這畫魔居然有點畫成真的能力,跟將邪的神通十分相像,居然能憑出畫出連接兩個空間的時空之門。

    畫魔收起畫卷,一頭鉆進時空之門。

    然后時空之門漸漸縮小,最后閉合。

    原始森林的天際又恢復了天朗氣清,仿佛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畫魔跑去哪兒了?

    原來這扇時空之門連接著的另一個空間,魔界。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