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都市小說 > 超級制造商 >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目標遠大
    ‘神藏世家’旗艦店坐落在海城市區中央最繁華的商業街道上,面積三百五十平米。

    不算大也不算小!

    最關鍵的是,陳安然笑著告訴李智,這里是神藏文化投資買下來的,不是租,而是買。

    以后這里就是神藏文化的‘固定資產’!

    李智望著她,真不知道自己是該哭好,還是該笑好了,難道留點錢不行嗎?

    “不貴,才花了一千二百來萬。”陳安然微笑著說道。

    “確實不貴!”沐小美笑著附和,這種鬧市區的鋪位,并不是有錢就一定能買到的。

    陳安然若無其事的看了李智一眼,微笑著道:“正好趕巧我有位朋友缺少資金!”

    話外之意,別以為自己花了你的錢,要不是有合適的機會,你自己想要買,這個價格肯定是拿不下來的。暫時來說,看不出賠賺來,但至少神藏文化公司多了一處固定資產!

    錢都花出去了,李智還能說什么呢,看著沐小美滿意的樣子,他也不敢多說什么啊。

    暗地里撇了撇嘴,走進了‘神藏世家’。

    一排排專柜,告訴李智,所謂的‘神藏世家’,就是一家珠寶賣場。沒錯,‘神藏世家’就是賣金銀首飾的地方,外加玉器珠寶,和少量的收藏品。

    “這就是你給神藏文化開拓的新業務?”李智望著陳安然苦笑著問。

    陳安然笑著說:“對啊,神藏文化現在需要新的營收途徑,金銀幣屬于收藏品,金銀首飾難道就不是收藏品嗎?正好,我覺得‘神藏’兩個字也不錯,完全可以打造一個首飾品牌,而且,事先我好像也已經跟老板您說過,要收購一家金飾加工廠,您也同意了啊!”

    李智苦笑不的,他確實知道陳安然收購金飾加工廠,可并不知道她想要開珠寶賣場啊!

    這,好想跟神藏文化的初衷……有點跑偏了吧?

    陳安然笑著對于李智的表情很滿意,讓他意想不到就對了,誰說‘神藏文化’只能賣金銀幣的,就算神藏文化賣金銀幣,難道就不能賣金銀首飾了嗎?

    ‘神藏世家’是一家集金銀首飾,鉆石珠寶,翡翠玉石,以及各類收藏品,紀念幣,金銀幣為一體的大賣場!

    暫時是金銀飾品為主,各類收藏品為輔。

    “哇,李智你快點過來看,這個鐲子好不好看?”沐小美驚呼著把李智叫了過去,手上戴著一只銀色帶黃色花紋的手鐲,笑望著李智問。

    “好看!”李智走過去,看了眼后,稍微愣了下,沐小美手上戴的這么銀手鐲竟然是人工打造的。

    “這個手鐲多少錢?”沐小美轉頭笑望著柜臺里的銷售員問。

    銷售員說:“這款‘翔云手鐲’今天的活動價是1088元,過了今天以后,原價是1388,重52克,純銀手工打造,完全是由匠人做出來的!”

    價格適中,并不貴,關鍵是打造的非常漂亮,很是吸引眼球。

    沐小美先是看了李智一眼,然后才笑著對銷售員說道:“這款手鐲我買下來了!”

    李智摸了摸鼻子,在一旁陪笑著說道:“麻煩幫我們開一張**!”

    陳安然這時候走過來,笑著說:“店里很多銀飾,都是我們專門找銀匠人打造的。”

    “不錯!”李智簡單稱贊了聲。

    今天是‘神藏文化’開業第一天,宣傳和活動力度都不算小,不管是金價還是銀價,都在今日金價基礎上減三十元,另外手工費用會打五折,并且一次性購物到一定額度,會有相應的獎品。

    “你們的夜魔狼銀幣,是真的嗎?”有人突然大聲問,吸引了店里很多眼球。

    神藏世家的店員很快就走了過去,微笑著說:“是的,我們這里是‘夜魔狼’金銀幣的專營店!”

    “大夜魔狼銀幣,網上現在的售價是一萬八,你們這里賣一萬五?”客人質疑的問。

    店員笑著解釋說:“是的,一萬五,但不是您想買,就可以買,首先你要從本店選購兩萬元商品,然后才有資格購買一枚‘大夜魔狼’銀幣,并且每人只能限量購買一枚!”

    客人稍微愣了下,詫異的說:“不購物,那能不能購買呢?”

    店員微笑著說:“抱歉,暫時不可以,大夜魔狼銀幣本來就稀少,為了開業活動,我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批,既然您知道大夜魔狼銀幣,那就應該知道當初大夜魔狼銀幣被人購買走的價格是一萬五千多,現在網上一萬八的收購價卻不一定有貨。”

    客人點了點頭,顯然是知道當時情況的人之一,并且在日常中也非常關注大夜魔狼銀幣。

    好奇的問:“你們這家‘神藏世家’跟‘神藏網’有關系?”

    “是的,我們是神藏文化的線下直營實體專營店,神藏網就是我們的線上網站,本店的所有商品,在神藏網上也都能查到,買到。”店員微笑著解釋道。

    李智扭頭朝陳安然問:“‘大夜魔狼銀幣’你從哪里搞來的?”

    “銀工廠!”陳安然平靜笑著說。在銀工廠保險柜里有三百枚大夜魔狼銀幣,不過這些銀幣都是銀工廠工人們的。

    李智摸了摸鼻子,理智的沒在問什么,既然人家敢拿出來,其他問題恐怕也都已經解決了。

    線上神藏網,線下神藏世家,陳安然看樣子也并不是沒有野心啊!

    “神藏網上很多收藏品,上架即空,所以我準備接下來再賣點白酒,老板您說怎么樣?”陳安然笑望著李智問。

    “白酒?”李智愣了下。

    陳安然點頭道:“對,白酒,高檔白酒,我已經專門去找過了茅臺,五糧液等高端白酒的經銷商,以后神藏網會逐漸增加‘高檔白酒’的產品數據。”

    神藏網以后不但要開實體珠寶店,還要賣白酒?高檔白酒?這……白酒跟收藏品,能扯上關系嗎?

    還別說,真能!

    年份長的酒也被稱之為‘老酒’,有那么不少的一批人,就在玩老酒,尤其是高檔白酒,越老越值錢,當然前提條件是,酒是真的,并且酒的本身就是好酒,只有滿足這兩個條件,老酒才值錢,并且擁有收藏價值。

    所以,誰告訴你的白酒,沒有收藏價值?

    神藏網不但要開珠寶**店,還要兼職賣白酒,那就不算是偏離本行!

    而且,既然陳安然告訴李智,說明這方面人家已經做好了調查,甚至很那些高檔白酒經銷商談好了協議。

    有意見嗎?

    有!

    但是你有意見有用嗎?

    “好,最好在賣點襪子,內褲啥的,那就更加完美了!”李智點了點頭,叫上沐小美轉頭離開。已經沒啥心情再參觀下去了!

    神藏文化最后會變成什么樣子,李智心里是沒譜,興許一飛沖天,也興許一飛撞死。

    “襪子,內褲?”陳安然望著李智離去的背影,突然笑了笑,自言自語嘟囔著:“這到是一個好點子!”

    李智沒想到的是,陳安然竟然真的開始在神藏網上賣起了內褲和襪子,專門找廠家定制的,質量非常好,價格實惠,基本上把各種成本拋出去,一雙襪子或者一條內褲,只賺一塊錢。

    最后讓李智和陳安然都沒想到的是,神藏文化的襪子和內褲火了,成為了神藏網上銷量最高的兩種商品,這都是后話。

    從始至終恐怕在陳安然心里都沒有把‘神藏網’定位成一家專門做‘收藏類’的網站。

    相對于‘收藏’,她更看好的是電子商務,但是進入電子商務領域需要一個切入點,而毫無疑問,‘收藏’就是個很好的點子。現在那些電商巨頭不會注意到神藏網的,等他們注意到的時候,說不定神藏網已經嶄露頭角,火起來了。

    用‘夜魔狼金銀幣’吸引關注度,用真貨,平價的‘收藏品’先讓小部分收藏玩家駐足,等交易量,關注度上來以后,再逐漸轉型,金銀首飾,白酒,甚至襪子內褲這些,都只是小類別。

    最終的目標,是向天狗網,京京商城這些電商巨頭看齊,進行彎道超車。

    厚積薄發,現在不能急,急也沒用,只有穩扎穩扎不能浪,才能把‘神藏網’做起來。

    收藏玩家難道就不網購別的物品,神藏網今天只有收藏品,金銀幣,古董,錢幣,紙幣,明天有金銀首飾,翡翠玉石,后天就能有白酒,襪子,內褲。

    當有一天你發現,你想買點什么東西,不用再去其它購物網站,有一個‘神藏網’就夠了的時候,說不定它已經是個電商巨頭了。

    神藏文化如果光靠著金銀幣,靠著收藏品立足,那它永遠都是一個行業里的小眾網站,得不到大眾認可。

    陳安然當然不是那種偏安一偶的人,同樣,她也從側面看到了‘神藏網’的未來。

    如果李智這個老板肯給她十年時間,她相信自己會還李智一個意想不到的未來。

    只是陳安然不知道,那個年輕人有沒有耐心,會不會信任自己到最后。

    而且現在兩人的關系,貌似已經有些僵硬的趨勢。

    陳安然苦笑了下,很快又恢復了以往的平靜,如果他能忍受自己一年,依然能放任自己對神藏文化這樣管理的話,那自己就把神藏文化的未來方向,跟他交底兒。

    前提是,這一年這內,他別對自己指手畫腳,來壞事。神藏文化只是有成為‘電商巨頭’的潛質,卻未必一定就能成為電商巨頭!

    想要成功,很難的!

    何況前方還有巨石險阻,讓那些電商巨頭反應過來,那神藏文化肯定會被絞死在嬰兒時期!

    回公司的路上,沐小美看著李智,笑著問:“你今天是不是很生氣呀?”

    李智稍微愣了下,詫異的問:“為什么這么說?”

    “你難道不生氣嗎?”沐小美道。

    “不生氣!”李智哈哈一笑,說道:“你真以為自己男人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嗎?陳安然有才華,這點你知道,我也看得出來,否則我又怎么會吧神藏文化放心交給她,另外出來再打造一家‘潘多拉’呢!”

    稍微停頓了下,平淡著繼續說道:“陳安然在下一盤很大的棋,如果她贏了,那毫無疑問,我們將會一飛沖天,財富值會翻個幾千倍,到時候你們家老沐,恐怕都不見得有我們有錢。但是這條路想要走通,并且走下去,也是非常困難的!”

    沐小美望著李智奇異的說:“所以,你就給了她最大的權利,讓她去折騰?”

    李智笑著道:“有人愿意為我賺錢,何樂而不為呢,只要一年后,陳安然能讓神藏文化發展到一定程度,我可以給她百分之十的股份,前提是,她以后必須留在神藏文化,不能再走了!”

    沐小美忍不住感慨了一聲,自己對這個男人了解的還是太少了啊!

    原來的他的目光,能看那么遠!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