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魔妃曲之來世了塵緣 > 第四百七十三章 駭人聽聞
    喬喬,小雅等六個人,雖然來自不同的域界,然而自從來到此處之后,她們的遭遇,就連恥辱二字都不足以形容。

    喬喬,燕兒,雙玉,小茹和雯姐鳳雯,被從修真界抓來此處之前,根本就是素不相識,都在修真界各自的地盤上修煉,也都潔身自好,連男修都很少接觸。

    從人界而來的小雅卻是個例外,被帶來此地之前,是在青樓當中做雜役的。

    注意,喬喬等五個女修是被“抓”來,而小雅卻是被“帶”來的。也就是說,小雅很可能是心甘情愿來到這里的。而且,小雅還是最后一個被關到這個房間里來的人。

    在此之前,喬喬她們五個,都已經被關了將近十年。

    將近十年?

    沈衣雪被震驚了一下:“你們……被關了十年?”

    這個信息實在是不能不讓她震驚,畢竟,方才喬喬還在說,她們被抓來的時候還是完璧之身,一轉眼又說在這里十年了。

    那么,這十年來,她們在這里都經歷了什么?

    似乎看出了沈衣雪心中的疑問,喬喬嘆了口氣:“我們在這里,就只有一件事情可做,那就是生孩子,不斷地生孩子,生各種各樣的孩子。”

    這個答案,再一次讓沈衣雪深深地震撼,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生……孩子?各種……各樣?”

    她實在是不能理解“各種各樣”這個四個字的意思。除了性別樣貌會有不同,還有什么?怎么就各種各樣了?

    喬喬的臉上,屈辱之色卻是更加明顯:“是,有貓人,有兔人,又羊人,有……“

    沈衣雪明顯楞了一下,只覺得這個說法太過駭人聽聞,一時間竟有種毛骨悚然之感。不過也終于是明白了桃林當中那些半人半獸的白骨和尸體的來歷,同時也明白了自己會來到這個地方,絕對不是偶然。

    至于桃花姥姥為何會將那片桃林“帶”到人界現世,怕也是巧合當中的巧合。當然,那還需要進一步印證。

    現在的問題是,她在桃林當中看到的白骨和尸體,都是女子,而旁邊的雯姐此刻所抱著的,卻明顯是一個男嬰。

    沈衣雪又朝著雯姐的方向看了一眼,喬喬冰雪聰明,幾乎是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絕大多數都是女孩,或者更應該說是雌性,男嬰的幾率很小。”

    “原因呢?”

    喬喬的申請,已經是不羞恥屈辱可以形容:“因為女孩更有用。”

    “所以,有人強行控制著你們生……女孩?”沈衣雪猜測道,猶豫道最后,還是用了“女孩”二字,也算是對她們最后的尊重了。

    喬喬垂下眼瞼,嘆息一聲,默認。

    再一次想到桃林當中那些半人半獸的白骨和尸體,沈衣雪只覺得不寒而栗,后背發涼。

    那么多半人半獸的白骨和尸體,難道都是來自于這個地方?這個地方,又究竟是個什么地方,要那么多半人半獸的女嬰又做什么?

    再一個問題,這些半人半獸的嬰兒,且不論男女,又是怎樣被“生”出來的?

    總不能是人與妖結合吧?

    本來,這只是沈衣雪的猜測,卻不料喬喬卻是極為認真地點了點頭,神情屈辱至極,羞恥至極,也凄涼悲哀至極:“是。”

    這個字她說的極輕,仿佛連四周的空氣都沒有驚動,聽在沈衣雪的耳中,卻是如同颶風刮過海面,掀起一片驚濤駭浪來。

    喬喬瞇了迷眼睛,神色間說不出是厭惡還是麻木:“有時候是妖,有時候是……獸。”

    獸?!

    沈衣雪震驚地簡直無以復加,耳畔只有一個“獸”字在嗡嗡作響,在腦海當中回蕩著,久久不絕。

    喬喬的眼睛有淚光一閃而逝:“姑娘肯定覺得很不可思議吧?或者,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沈衣雪一時竟有些不知該如何回答她這問題,只能默默地垂下眼瞼,卻又忍不住拿眼角的余光瞟了一圈房間當中的五個人人。

    或者說,是這五個女子高高隆起的腹部。

    雖然動作很輕微,卻還是被敏感的喬喬注意到了。她苦笑一聲,繼續道:“自從被抓到這里之后,和被圈養的牲畜也沒有區別,他們只要各種各樣的女孩。”

    “他們?”震驚過后,就是憤怒,沈衣雪只抓住了喬喬話中的這兩個字,“他們是誰?”

    喬喬再次搖頭:“方才的情形,想必你也……”

    方才雯姐發瘋一般地想要搶沈衣雪背上的襁褓,引來了人在門口訓斥,若非幾個人反應快,只怕沈衣雪早就暴露了出去。

    就好像是被了印證喬喬的話一般,這句話還沒有說完,一直守在門口的燕兒突然壓著嗓子咳嗽了一聲,隨即就朝著她們的方向道:“小茹,雙玉,雯姐安靜下來了么?”

    五個人瞬間反應過來,這是外面又有人來了,燕兒在提醒她們!

    幾個女子瞬間變了臉色,雯姐更是一個哆嗦,下意識地摟緊懷里的孩子,小茹扶著她急急躺下,另一半的雙玉就扯過被子將她和孩子一同蒙了起來。

    此刻,喬喬和沈衣雪正在最里面小雅原本的床榻前,因為小雅隨著粉蝶兒離開,上面的被褥早已被疊得整齊,自然也就不能再如同之前那般,依靠蒙著被子蒙混過去。

    沈衣雪左右一看,身子一矮就鉆到了床下。

    喬喬也反應過來,連忙彎腰,將床前的腳踏重新擺正,然后端正做好。

    黑曜石的地磚很涼,雖然小雅已經有一段時間沒在,然而包括床下的地磚卻仍舊是一塵不染。

    而且,床下的沈衣雪明顯可以看出來,就連她頭頂上的這床,也是非同尋常。

    這張床,竟是完全以玉石雕琢而成的,散發著絲絲涼意,與黑曜石地磚一起,形成了一個涼絲絲的小世界。

    沈衣雪側身躺在黑曜石的地磚上,稍一轉頭就能夠看到床底,同時也能夠看到床底上所雕刻的繁復的花紋。

    花紋一般都是用來裝飾的,雕刻在床底下誰能看到?

    所以,這些神秘繁復的花紋,絕對不是用來裝飾的。

    沈衣雪覺得,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另外幾個女子的床榻應該也是同樣材質,床底下也應該有同樣的花紋。

    只是不知道,這幾個可憐的女子又是否知道,她們此刻所在的床榻之下,竟然還雕刻著某種陣法之類。

    因為人的貼著地的,所以腳步聲聽起來也格外清晰。

    沈衣雪雖然看不到,卻能夠十分清晰地感覺到門外的腳步聲已經到了近前,聽那聲音,最少也得有三個人!

    腳步在門口只停頓了一眨眼的時間,似有意又似無意,就再次響起,越來越小,并沒有人推門進來。

    隱隱地有嘈雜的爭吵聲傳來,不過距離應該很遠,又隔著房門,因此也聽不真切,很快就再次恢復了平靜,歸于沉寂。

    沈衣雪懸著的心這才稍微放下了一些,又過了片刻,那腳步聲完全消失,喬喬才彎下腰來,示意沈衣雪已經安全,可以出去了。

    爬出來之后,沈衣雪向喬喬提起床底下的花紋,本以為對方最少也會驚訝一下,卻不料喬喬的神色連變都沒有變,只淡淡地道:“我們,都知道。”

    “都知道?”這次輪到沈衣雪驚訝了。

    喬喬的嘴角掠過一抹嘲諷:“知道了又能如何,還是什么也改變不了。”

    她說:“這個房間里的每一處陳設,看似富貴華麗,其實都是暗藏玄機。否則,我們又怎么會被囚禁在此十余年?”

    沈衣雪一想也是,被粉蝶兒帶走的小雅不算,眼前這五個女子,可都是修者,就算修為不是很高,但是只要真氣仍在,修為仍在,就算自保困難,自殺也應該能做到吧?

    在沈衣雪看來,她們如今這樣的處境,簡直就是生不如死。這樣的情況下,幾個人還沒有瘋就已經是奇跡了。

    喬喬像是知道她的想法:“很多人都瘋了。”

    她看了沈衣雪一眼,神色由一開始的羞恥屈辱,逐漸轉變為麻木的平靜:“只是,就算是瘋了,也無法擺脫這樣的日子!”

    沈衣雪很想問一句“為何”,卻又覺得這兩個字倘若出口,就等于是殘忍至極地解開了這些人心底的傷疤,實在是于心不忍。

    喬喬瞟了她一眼:“雖然,你不是第一個進入到這里來的人。可是,我,或者說我們,都相信,能夠來到這里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就算不能救我們這么多人同時脫離苦海,最少也能夠將關于這里的一切公之于眾。”

    否者,她也不會對沈衣雪說這么多。

    沈衣雪只能默默地聽著,默默地點頭,默默地握緊了手中的戰天劍。

    她頭上的伽藍冰魄針還附著一絲真正的天道氣息,手中的戰天劍上還曾吸收了眾多神界道宗修者大能的天道之力,再加上自帶的仁圣之力,她就不信不能將這個邪惡的地方一鍋端!

    想要解救這些可憐的女子,首先要真正地了解這個地方。

    這一點,喬喬明白,沈衣雪也明白。然而到了現在,她也只是從喬喬的口中,了解到了關于這個地方很少的一些信息,怕是連皮毛都算不得。

    而喬喬等人,自從被抓到此地來之后,就一直都被囚禁在這里,被利用來繁衍各種各樣的半獸人,根本就不曾接觸過房間之外的世界,自然也就無法給沈衣雪提供更多的信息。

    此刻的雯姐也掀開了被子,正坐在床邊神色復雜地逗弄著襁褓中的嬰兒。喬喬朝著她的方向看了一眼,就又將目光轉向了沈衣雪:“雯姐是我們當中,唯一離開過這個房間的人。不過……”

    喬喬頓了頓,一股濃郁的恐懼從眼底彌漫上來:“回來之后,她就瘋了。”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