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科幻小說 > 諸天金手指 > 第六九四章 馬賊頭子
    “咻!咻!”

    馬三娘的速度很快,不過眨眼的功夫,她便從十幾丈遠趕到了黃崇數丈范圍之內,黃崇向后退了兩步,持刀以待,就在這時,從馬三娘身后,伸出兩條黑黑的東西,像是某種動物的尾巴,尾巴好似黑色的閃電,朝著兩邊伸出,夾擊黃崇。

    她的靠近這是個幌子,這才是真正的殺招。

    馬三娘很憤怒,因為在這短短的時間內,死在黃崇手下的馬賊已經多達六個之多,這是馬三娘所不能容忍的。

    哐當。

    黃崇早有準備,將手中鋼刀一橫,格擋這兩條黑色的尾巴,也不知這兩條尾巴是何材質,碰撞之下,竟然發出金屬的聲響,還有一陣火光閃過,火星四濺,不僅如此,尾巴還將黃崇的鋼刀給撞斷了。

    馬三娘似乎也沒有過多糾纏的意思,一觸即退,同時兩根類似尾巴的觸手樣的東西化作兩條長鞭,如臂使指,朝著周圍眾人抽打了過去。

    “啪啪啪”只要是有人挨上,便會被那物在身上打出團團火花,伴隨著劇痛和慘叫聲,眨眼之間十數位鎮民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

    然后馬三娘用長鞭捆住被鎮民砍傷的馬賊,拖到自己身旁。

    隨著馬三娘的出現,馬賊立即有了主心骨,向她身旁靠攏,除了一個受輕傷,剩下三人都受了較重的傷,包括馬三娘在內,馬賊還剩下五個人。

    鎮民們也看出這個婆娘不好惹,不敢輕易上前,紛紛聚攏在黃崇和九叔身后,剛才的交手,鎮民雖然也有傷亡,但還在可控范圍之內,另外阿威和他的保安隊,槍也都準備好了,瞄準馬三娘等人。

    “呱嗷。”馬三娘臉色猙獰,嘴巴鼓起,就像是一頭蛤蟆一樣,然后將手伸進嘴巴里,不知道從嘴里掏出了什么東西,讓自己的手下吃下,這些人的傷口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緩慢恢復。

    黃崇和九叔對視了一眼,點點頭,沖上去,黃崇剛從文才手中,又取過兩柄鋼刀。

    “咻!咻!”

    見狀,馬三娘身體一抖,兩道黑影一左一右,射向兩人。

    “哼。”黃崇冷哼一聲,雙手一翻,刀身霎時變成了金黃色,不過若是細看,就會發現,兩道金黃色的亮度還有所不同,金光一閃,只聽得“刺拉”一聲,黃崇以鋼刀將尾巴的末端斬斷,這尾巴似乎有生命,竟然因為劇痛,胡亂的揮舞起來,不受馬三娘控制。

    “雕蟲小技。”黃崇雙刀揮舞,快刀轉眼間就把眼前這條尾巴分尸,被黃崇斬下來的尾巴,落在地上之后,大多化成一灘灘烏黑的水漬,倒也沒有人注意到,最早被砍下的那一截尾巴不見了,只以為是化成了水漬。

    九叔那邊的速度也絲毫不比黃崇慢,他的手段更直接,手中的桃木劍按在尾巴上,尾巴就像是中了定身咒一樣,動彈不得,而后便輕而易舉地將尾巴分成兩截。

    這兩條尾巴和馬三娘的身體并未鏈接在一起,看著兩條尾巴被斬,馬三娘雖然怪叫連連,臉上有的表情只是心痛,而非疼痛。

    “嗷嗷……”

    馬三年口中怪叫不斷,從未停息,又從背后伸出兩條黑尾巴,只是這兩條黑尾巴并未襲擊黃崇和九叔,而是以極快的速度點在地上的裸露的石頭上,石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得通紅,黃崇和九叔甚至能感覺到石頭上散發的熱量。

    “不好,大家快閃開。”九叔立即停下腳步喊道,他的身形飛退,九叔要保護眾人,黃崇則是進行沖向馬三娘。

    啪啪啪……

    咻咻咻……

    馬三娘的尾巴拍打在地上那些通紅的石頭上,石頭紛紛砸向眾人,其中沖向馬三娘的黃崇,至少承受了三分之一的石頭。

    “斬神術。”黃崇冷哼一聲,揮舞著雙刀,只聽得“鐺鐺鐺”的聲音連綿不絕,黃崇以雙刀將鋪天蓋地的石頭全部擋下,通紅的石頭凡是被黃崇砍到,都褪去紅色,變回原樣,紛紛落下。

    咻咻咻……

    黃崇手腳齊動,將一部分石頭用腳踢回去,砸向馬三娘和那批馬賊。

    “乾坤借法。”九叔退回到鎮民隊伍前面,將右手的桃木劍放在左手,右手伸出,口中念叨著,他的面前形成了一道無形屏障,所有的石頭撞到這個屏障上面,都像是黏住了一般。

    “虛空成咒,這個粗眉毛,竟然是一位得道全真。”茅山明看到九叔的手段,心中大驚,雖然他的道術只有半桶水,但這點基本眼力勁還是有的。

    鐺鐺鐺……

    馬三娘倒是一個愛護手下的好領導,黃崇近身之后,她不僅沒有退去,反而是保護著自己的部下離開,她自己則是和黃崇交起手來,背后的黑斗篷和黃崇手中鋼刀相撞,發出陣陣清脆聲響,另外還有兩只手和兩截尾巴,從各個方向圍攻黃崇。

    黃崇的雙刀舞得是密不透風,以少敵多,看似處于弱勢,但實際情況卻正好相反,黃崇處于絕對的攻勢,面對黃崇的雙刀,馬三娘疲于應付,黃崇的刀甚至還能威脅到她所保護的部下,這讓馬三娘很是吃驚,眼前這個年輕人不僅是個道士,還是個武術高手。

    “咻!”馬三娘的斗篷化成一團黑影,從背后,將黃崇和她自己給包裹起來,像是一個鐵籠一般。

    “嘩……”好似用了穿墻術一般,馬三娘從斗篷的里面脫離出來,留下黃崇一人。

    “師傅。”秋生看向九叔。

    “放心,這種雕蟲小技,根本奈何不了你師叔。”九叔倒是很淡定,對于黃崇很有把握,他的眼睛,一直盯著馬三娘。

    其實以九叔的能耐,要擊敗馬三娘并不難,畢竟是得道全真,不過這是難得的機會,所以他放手讓黃崇自己發揮。

    實戰,才是成長最好的良藥。

    撕拉!

    果然,九叔的話音剛落下不久,卷成圓筒的斗篷就被黃崇的雙刀劃開一道道口子,口子越來越大。

    轟!

    整個斗篷突然燃燒了起來。

    “什么。”馬三娘大吃一驚,大喝一聲:“走。”

    “想走,可曾問過我的雙刀。”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