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網游小說 > 我就是能進球 > 第四十三章 是個男人就會嫉妒
    “小姐姐,小姐姐。今天我會首發出場,還是第一次主場首發,心情很緊張。能不能用一個吻,祝福我能表現好。”

    “你是圣保利的球員?”

    “……”

    “美女,首發求吻,有你的吻做祝福,我一會兒肯定能進球!”

    “上帝!你是甄!我知道你!”

    “……”

    “這位姐姐,到你了,我半天才求到一個吻,馬上要開始比賽,任務沒完成啊!”

    “什么任務?”

    “……”

    “我還是單身,這可能會影響到進球。如果你能吻我一下,今天的比賽贏的幾率大大提高!”

    “我吻了你,你能進球嗎?”

    “……”

    “為了圣保利!獻出你的吻吧!”

    “我只聽過騙-炮的,還是第一次聽到騙吻的,但我不在乎,因為你是圣保利的球員。”

    “……”

    無節操模式火力全開,甄少龍到看臺見到女球迷,就滿眼誠懇的求個吻。

    圣保利的女球迷們足夠大方,哪怕是覺得他是在‘騙-吻’,知道是圣保利的球員,還在首發陣容中,大多也會不在意的送上一個吻。

    有些女球迷還非常主動--

    “如果你今天能進球,我不介意送些你更想要的東西。”

    “這是我的聯系方式。”

    “有興趣可以來找我,我有了外號叫‘夜女郎’,你打聽下就知道了。對了,你是圣保利的球員,所以,免費哦~”

    “能不能吻著你拍照!”

    “我不想只親臉,嘴對嘴更有感覺……”

    “……”

    當遇到以上回應的女球迷時,甄少龍得到吻后離開甩腿閃人。

    女人也是很可怕的動物。

    他只是求吻。

    如果求吻的對象有其他想法,就只能說聲抱歉了,他只是為了完成任務,迫不得已放棄一身的節操,而不是荷爾蒙驅動尋找釋放激-情的方式。

    其他人不這么看。

    圣保利一眾隊友隔著小窗口,看著一個個女球迷去親甄少龍,都嫉妒的眼睛發紅--

    “這家伙太厲害了!”

    “嗎-的,我才剛知道,原來還能這樣干!”

    “第幾個了?”

    “我也想過去……我快嫉妒死了!他到底說了什么,那些女人怎么都去親他?”

    “他能一天換一個女人!”

    “我有點想分手了……如果我是單身,一定要和甄學習!”

    “說的對啊!”

    “等甄回來,我就拜他為師!他哄女人的本事比中國功夫還厲害!”

    “……”

    甄少龍忍受四周的異樣目光,他強咧出一絲微笑,不斷提醒著的自己,“其他人都是NPC,其他人都是NPC、其他人都是NPC……”

    這種安慰很有效果。

    他保持著風度走下了看臺,隨后快速跑著回到更衣室,才剛推開房門,就看到一眾嫉妒的隊友。

    還有幾乎暴怒的……貝格曼。

    “你剛才到底在干什么!”貝格曼吼的很大聲,讓更衣室一片安靜。

    “我……”

    甄少龍尷尬了一下,隨后真誠的說道,“先生,我是去求祝福,球迷們很熱情,他們給了我祝福!”

    “是女球迷吧?”

    “因為我無法忍受和男性親密接觸。”

    “你……”

    貝格曼用手指著甄少龍,被堵得臉都黑呼呼的。

    其他人則聽的目瞪口呆,他們有一種‘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的感受。

    甄少龍懵懂無知的左右看看,仿佛不知道貝格曼為什么發怒,“先生,我是第一次首發,球迷的祝福也許能讓我運氣更好!”

    “是這樣?”

    貝格曼話是這么說的,但語氣一點都不友好,他粗喘著氣,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甄少龍的做法和比賽規則沒關系,也不能算違反球隊紀律,只是返回更衣室遲了一些,真追就起來只能算個人興趣愛好,或者是私生活作風……

    沒有先例可循啊!

    貝格曼惱怒的憋出一句,“你說能讓運氣更好?我就當是真的!但如果你今天不進球,以后決不能再那么干!”

    ————

    甄少龍站在球場上,回想著發生的事情,感覺運氣相當不錯,竟然沒得到什么懲罰,而且教練只說‘不進球,下次不能再干’,又不是‘堅決不能再干’。

    這是話柄。

    兩者的區別很大。

    他已經抱著被怒罵一頓,堅決禁止繼續的心里準備。

    如果是那種情況,下次只能找空隙,繼續去完成任務,挨罵也就挨罵了,屢教不改也必須完成任務,比起得到強大的系統技能,一切就都是浮云了。

    ‘不進球,下次不能再干’,也就是‘只要進球,下次繼續沒問題’,教練大概不會意識到,或許還覺得語氣很嚴厲,但抓住話柄下次就有說法了。

    甄少龍頓時感覺很幸運,但一切的前提是能夠進球,想完成進球可不容易。

    圣保利的對手是科特布斯。

    本賽季的德乙聯賽中,科特布斯是成績最好的球隊之一,他們排名積分榜第二位,直追聯賽第一名的波鴻,相差只有三個積分。

    聯賽排名高,實力和表現就不會差。

    哪怕是在米勒門球場,科特布斯依舊打出壓制攻勢,圣保利只能穩固防守,找空擋打出一波反攻。

    甄少龍一個人頂在前面。

    圣保利的陣型是442,依舊派上了兩名前鋒,除了甄少龍以外,另外一名前鋒是菲利克斯-盧茲。

    兩人不是第一次搭檔了。

    不過他們也只能算是一起出場,配合完全就看不到了,科特布斯的控球時間更多,進攻次數也更多,大部分時間圣保利還是要防守,盧茲也只能回撤參與防守。

    盧茲也很是無奈。

    他對甄少龍不回防憤憤不平,因為和其他隊友搭檔時,是他頂在前面,不用回撤參與防守,和甄少龍搭檔,他就需要回撤防守,但他的心情沒有人理會,就連主教練貝格曼都偏向甄少龍。

    原因?

    菲利克斯想想都很痛苦,他已經幾個月沒有進球了。

    作為一名前鋒來說,沒有進球、助攻,就等于是沒有表現,為了能保持競爭力,他只能回撤參與防守,給比賽盡可能做出貢獻,否則隊內位置都不會穩固。

    甄少龍在努力投入比賽。

    科特布斯在防守上對甄少龍還是比較重視的,哪怕場上球員不在意,但他們得到了主教練的提醒,知道眼前的中國小子,過去幾場比賽表現很出色。

    另外,圣保利的進攻投入不大,科特布斯有足夠多的精力應付防守。

    于是甄少龍身邊,總是有對方防守球員。

    哪怕是沒有好機會,甄少龍的表現也并不太差,隨著身體的屬性增加,比賽經驗多了一些,他不會輕易被對手擠開,表現就變得穩定了。

    比賽過去了二十分鐘,甄少龍的表現沒有太出彩,但也能算是個合格的前鋒。

    這很了不起。

    主教練貝格曼仔細注意著甄少龍,也對他的表現感到驚訝,他忍不住和助理教練說道,“你注意下甄,他的進步好快。”

    “是啊。”

    助理教練也感嘆著。

    回想甄少龍剛進入球隊時,還是個什么都不懂的年輕人,到比賽場上,也不知道該怎么跑動,小身板被對方一撞,似乎就要倒下了。

    現在他的表現不算太好,但跑動能跟上進攻節奏,對抗上也提升了不少。

    “他一直很努力。”貝格曼想到‘求吻事件’,又補充了句,“只是總做一些滑稽的事情。之前弗洛爾和我說,甄的性格有點怪,我還不太相信……”

    “大概因為還年輕,不成熟。他才十八歲,據說還沒女朋友。”

    兩位教練八卦著給了甄少龍肯定的評價,但單單的‘合格’很難得到球迷的認可。

    看臺上不少球迷也談論著‘求吻事件’--

    “就是那個,新人前鋒,聽說之前幾場表現不錯,但都不是主場。”

    “他剛才到那邊找女球迷要吻。”

    “這家伙真不知羞-恥……即便我成為職業球員,也干不出來那種事!”

    “你是嫉妒吧?”

    “是個男的就會嫉妒!我剛才看到很多女人吻他!天吶,真想體驗一把連續被很多女人吻的感覺。”

    “這里是圣保利,只要你有錢。”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