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網游小說 > 我就是能進球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擁有魔法的神秘符號
    “甄少龍在往前沖!”

    “他的速度非常快!巴伊亞跟不上了!好機會!”

    “看這一次——

    “GOOOOOOL!Gol!Gol!甄少龍!甄少龍!吊射!一次精彩的吊射,門將蒂默爾什么也做不了……”

    “一次快速反擊!甄少龍,他利用速度、爆發力,趕在巴伊亞之前,把球成功送入球門!”

    “這次的助攻屬于克茲莫爾,克茲莫爾是去年夏天簽約圣保利的球員,他在防守上做的不錯,這腳傳球踢的位置剛剛好,巴伊亞在拼速度失敗后,其他人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在說完進球以后,德國解說員興奮的說起了比分,“1比0,再加上上一回合,比分變成了4比2,圣保利領先了兩個球。”

    “我們能看的出來,圣保利就是要打防守反擊,利用進球優勢,利用后防的穩固,也利用甄少龍的點。”

    “費耶諾德沒有什么好辦法,前面的進攻不利,后面的防守也出問題,比賽繼續下去,圣保利晉級的希望很大……”

    解說員對費耶諾德的點評,至少在兩個中后衛身上得到了驗證。

    當甄少龍完成進球后,巴伊亞的臉色充滿了無奈,還多少有點不甘心,他沖刺的時候,沒能跑過甄少龍,覺得自己是臨場發揮不好。

    怎么會呢?

    巴伊亞連續盯防甄少龍,對甄少龍還是有一定了解了,爆發力上來說,對方可不一定比自己強,可剛才對方突然加速,他就是沒能夠跟上。

    巴伊亞回憶了下,還是覺得‘空閑’時間太長了,長時間不沖刺跑,突然一個沖刺,就有點沖不起來。

    對方更是如此。

    “難道說,他連續站在那里,就是為沖刺做準備的?”巴伊亞突然冒出這個念頭,但最終還是只能搖頭,沖刺和原地不動,根本是兩個概念,基本不可能聯系在一起,還是他自己臨時發揮不好。

    特奧-盧修斯比巴伊亞郁悶的多。

    當甄少龍完成進球時,隊友尼基-霍夫斯就埋怨的說了句,“你應該在后面,別沖上來!那個十三號,必須要仔細的防守!”

    特奧-盧修斯惱怒的回了句,“管好你自己!是你丟的球!”

    尼基-霍夫斯被狠嗆了一句,他也只能轉身不語,因為確實是他丟球,給了對方反擊機會。

    特奧-盧修斯也挺郁悶的,他不是主動要攻上來,而是對方要求上前一些,中前衛都到禁區找機會,外圍就需要助攻來填補空當。

    當對方反擊得手,就責怪自己上前了?

    盧修斯都冤死了!

    ————

    另一邊。

    甄少龍開始做慶祝。

    他和吉恩、蘇倫蒂克、博爾以及盧茲,快速走向了一側邊線。

    甄少龍站在最前面。

    其他四人橫向排后面三米左右。

    四周看臺球迷頓時來了興趣,有的球迷還以為,幾人是要來上一段‘集體舞蹈’,甄少龍的舞蹈已經很好看了,多人一起表演還是很受期待的。

    他們錯了。

    五個人一起站在位置上,臉上都帶著笑意,隨后站在前面的甄少龍,把外面的球衣拉到了肩膀上,頓時露出里面的白色內襯。

    內襯上清晰的用中文寫些字,媒體上的中國記者,第一時間就明白過來--

    “甄少龍

    給全體中國球迷

    拜年!”

    “原來是拜年啊!”中國記者們反應過來也非常興奮。

    這里可是聯盟杯的賽場。

    在中國傳統的大年初一,歐洲聯盟杯的賽場,有中國球員完成進球后,利用機會給中國球迷拜年,一系列條件加在一起,也是歷史性的第一次。

    接下來。

    吉恩、博爾等四人,也把球衣拉了起來,還一起來了個瀟灑的轉身,只見四人的背后,并排印著一個中國大字,從左到右分別是--

    “豬”、“大”、“年”、“吉”!

    甄少龍還在擺著POSS,給記者們足夠多的拍照時間,等轉頭一看就發現了不對,立刻糾正道,“法比安!你換到第三位!你站錯位置了!”

    博爾正在放飛自我。

    博爾的后背是一個‘大’字,他仔細研究了許久,發現這個字蘊含著深奧的哲學,‘大’意味著寬廣,意味著雄偉,意味著占據高位。

    當然了。

    博爾的文學水平,不可能去研究‘大’字哲學,他主要看的是心態,他發現漢字‘大’是個形體動作,整體對應人的雙腿、雙手以及腦袋。

    此時此刻。

    博爾就雙手伸直、雙腿邁開,昂著頭還閉上了眼睛,擺出一副放飛自我的模樣,和背后的‘大’字,形成十分和諧的景象。

    這個景象吸引了不少眼球。

    甄少龍轉頭看向博爾的樣子,都不由得點了個贊,隨后就皺起眉頭,感到深深的不滿,“這家伙是在搶鏡頭啊!”

    “肯定是!”

    “完全沒有作為配角的覺悟!”

    看看其他三個人,盧茲頂著個‘豬’字正在掏鼻孔;蘇倫蒂克是一個‘年’字,正自以為得意的,和看臺球迷招手;吉恩頂著個‘吉’字,正咧著大嘴笑,仿佛是要化身恐怖的年獸。

    其中放飛自我的博爾,動作和‘大’字形成和諧畫面,就有點太吸引眼球了。

    終于慶祝(拜年)結束。

    一直到最后,博爾也沒有換位置,他的放飛持續了近二十秒,還是甄少龍還不爽的,用一個掃陰腿動作,才讓博爾清醒過來,嘰嘰咋咋的顯擺道,“我剛才擺的POSS怎么樣?”

    “那可是我設計很久的,從背上的漢字形狀上領悟出來的。”

    甄少龍不想說話,他正進行深度思考,“法比安這家伙……什么時候學會裝X了?”

    旁邊的盧茲否定了博爾的成果,“你那算什么!我的POSS才叫帥!才叫有吸引力!”

    “你什么POSS?扣鼻屎?”

    幾個人都看了過去。

    盧茲得意道,“我根本不用特別的動作,只要站在那里,就肯定是最有吸引力的!”

    “知道為什么嗎?”盧茲說著掀起了球衣,“看看我的后背,這個字,怎么念來著?對了!是zu……zu!就是這個音!你們看!你們看!我的這個zu,比你們的復雜多了!”

    確實。

    豬的筆畫最多!

    “我已經喜歡上這個復雜的中文圖畫了!我決定了,以后它就是我的幸運圖。”

    “我就是zu,zu就是我!”

    “我要把它紋在手臂身上,不對,是紋在背上,等以后比賽,只要我亮出后背,肯定能震懾所有對手……”

    甄少龍對盧茲的想法,表示一萬分的支持。

    等以后閑得無聊的時候,讓盧茲掀開后背,看看深深刻印在上面‘豬’字,也許就能大笑一番放松心情。

    所以甄少龍對盧茲豎起了大拇指。

    博爾就被忽略了。

    誰讓他擺的POSS太帥,太出眾,甚至有點搶了甄少龍的風頭呢?

    當然了。

    甄少龍的想法不代表大眾,實際上,對完全不了解中國文化、漢語的圣保利球員,盧茲的說法能得到一定程度的認可,單單是一條‘字形復雜’就很有說服力,更何況,他們還知道,中國人是在慶祝‘豬年’。

    所以推理上來說,‘豬’字肯定是有特殊含義的。

    在他們的眼中,‘豬’字已經成為,擁有魔法的古老符文,每一個筆畫、彎曲都很有吸引力,把如此神秘的漢字,紋在身上還真是很吸引人啊!

    ————

    場上。

    上半場剩余時間里,費耶諾德重新提起斗志,不斷發起一波波攻勢,但還是敗在了圣保利的密集防守下。

    最終上半場以1比0結束。

    費耶諾德的感覺是非常郁悶的,哪怕是客場的比賽,他們也不甘心完全淪為‘配角’。

    是的,配角!

    對于甄少龍的慶祝,費耶諾德是感覺很郁悶的。

    那種慶祝是在進球以后,最好是甄少龍的進球以后,也就是說,對方在比賽開始前,就已經計劃好進球了。

    這有點太囂張了吧!

    關鍵是,對方成功完成了進球,也成功完成了慶祝,或許在球迷和記者眼里,都已經沒有費耶諾德,唯一就只有圣保利一支球隊。

    “現在比分是4比2,他們還能有機會嗎?”

    主教練埃爾文-科曼,持有悲觀態度。

    以目前的比分而言,費耶諾德要打進三個球,也就是說,客場打出1比3的比分,才能成功淘汰圣保利。

    這太難了!

    如果是正常的對攻戰,費耶諾德還有一點機會,但對方明顯是全線防守,完全依靠打防守反擊,想要打進三個球,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

    當然了。

    主教練是不能說沒希望的,埃爾文-科曼,還是用話語激烈了球隊,讓球員去爭取最后的希望。

    其實也不用埃爾文-科曼多說,球員們到了聯盟杯的舞臺,也不會輕易放棄比賽,他們也希望自己,能夠在歐洲賽事有好的表現。

    比如。

    特奧-盧修斯正想著,“下半場什么都不干,也和巴伊亞一樣,跟在對方十三號身邊!”

    “看到時候,誰還說我防守有問題……”

    ————

    PS:不出意外,明天就能回家!就能恢復更新啦!期待已久~~~~

    。搜狗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