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網游小說 > 我就是能進球 > 第四百三十三章 他們一定會感謝我!
    二月份的第一場比賽,主場迎戰米德爾斯堡,紐卡斯爾聯如同遭遇噩夢。

    紐卡斯爾的寒冬影響,開始席卷整個隊伍,比賽過程中,拼搶、對抗十分激烈,也導致許多球員中途受傷下場。

    最先下場的是門將吉文。

    吉文在一次撲救中,沒有平衡好身體,摔傷了右手腕,他連手套都摘不下來,走到場邊疼的齜牙咧嘴,醫生進行了檢查,就十分肯定的說,“換人吧!這個月謝伊無法出場了。”

    史蒂夫-哈珀登場以后,沒過多久就再次出現受傷--

    歐文。

    在和對方球員的拼搶中,歐文彎彎扭扭的倒在場上,好消息是他自己走出了球場,但傷病情況也很難確定。

    之后是邊后衛卡爾。

    卡爾的受傷有點怪異,他放鏟對方沒有鏟倒球,反倒自己爬不起來了。

    卡爾是唯一被抬下場的。

    一場比賽出現三名球員受傷,對紐卡斯爾聯的士氣,無疑造成了巨大的影響。

    最終的比分是1比1。

    甄少龍被死死的盯防,但還是打進了一記,十分帥氣瀟灑的反身抽射。

    所有人都關心球員傷病情況,檢查結果也很快出來了,歐文倒是運氣不錯,只是普通的肌肉拉傷,休息上一個月就好了,快的話只需要三個星期,就能重新回到賽場上。

    吉文的手部傷病嚴重,已經牽連到手部的骨骼,需要動個小手術矯正。

    “他這個賽季都沒辦法出場了!”

    醫生說的非常肯定。

    卡爾是被抬下場的,情況肯定不樂觀,但他的傷病比吉文輕一些,受傷的只是肌肉,但傷筋動骨一百天,他想要在本賽季出場也很難。

    一場比賽,三個主力受傷。

    傷病潮來的如此迅速,讓紐卡斯爾聯俱樂部上下,都感覺到了措手不及,阿勒代斯就更關心球員身體了,他讓俱樂部的相關人士,每場比賽以后,都給各個球員身體狀態,進行相關的評測。

    但是傷病和科學的關系,真的沒有那么直接。

    哪怕是在球員身體保證方面,投入最大的巴塞羅納、AC米蘭,都會經常經歷傷病潮,有球員傷病也是很正常的,畢竟訓練和比賽里,每個球員動作不一樣,傷病可能性也不一樣,經常去對抗的球員,哪怕健康指數再高,出現傷病也都很正常。

    所以阿勒代斯的做法,具體有什么效果實在不好說。

    當然。

    努力去做肯定是對的。

    甄少龍是隊中最核心的球員,俱樂部上下,乃至于球迷、媒體都這么看,他的健康情況自然會得到大量的重視。

    當下午訓練結束后,他就需要到醫務室,做身體方面的簡單測試,醫生還會仔細觀察他的口腔、喉嚨,以防可能會遭遇到的感冒。

    甄少龍也有點怕感冒。

    《金身》技能降低的是物理碰撞產生傷病幾率,感冒是內發的疾病,就沒有任何關系了,感冒難受暫且不說,需要休息一個星期,就至少錯過一場比賽。

    一場比賽怎么有個進球吧?

    十萬英鎊啊!

    甄少龍想要感冒可能會損失十萬英鎊,就感覺異常的心痛。

    痛!

    真痛!

    雖然身體還硬邦邦,沒產生什么問題,但隊內也有人開始感冒了,他都能夠想想那種難過。

    “對了!《強健》!”

    甄少龍眼前一亮,查看起系統屬性數據--

    宿主:甄少龍

    年齡:20歲

    力量指數:66

    力量指數稱號:《繳械(初級)》、《壓制》

    耐力指數:68

    耐力指數稱號:《站樁先鋒》

    靈敏指數:67

    球感評價:60

    顏值:84

    顏值屬性稱號:《內衣愛好者》、《特權》

    技能:《真實》、《必殺》、《預知》、《校準》、《強襲》、《金身》、《巧技》、《強健》(未激活)、《射術》。

    他注意的是顏值--

    84點。

    “不知不覺,顏值已經84了……”這個數值比克勞迪奧、愛麗絲還要高。

    當然。

    男人和女人無法相比。

    可因為系統輔助的關系,其他人的顏值數值,和他的顏值效果存在不曉得差距,他的顏值帶來的吸引力,是針對所有女性的,哪怕是傾向怪異的女性,只要是女性就會起到作用。

    這就是強制性的作用。

    比如,一個喜歡肌肉男的女性,看到他也會感受到同樣的吸引力。

    再比如,一個百-合女子。

    等等。

    正因為強制性吸引力的作用,才會有那么多的女球迷,瘋狂的喜歡上他。

    “顏值太高,太受歡迎,還真是很煩惱啊!”甄少龍感慨了一句,卻對顏值數值,還是有點不滿意,顏值沒有到九十點,《強健》技能就處在‘未激活’狀態,而《強健》技能才會帶來身體內在的健康,才會大幅度降低內在疾病。

    甄少龍很快發現了其他改變--《站樁先鋒》,以前的稱號名字叫《站樁勇士》,技能肯定是有了提升,但和《內衣愛好者》一樣,技能的提升也沒有直接提示,他一直都沒太在意,沒想到已經提升了。

    “《站樁先鋒》:作為一名站樁先鋒,當你站在原地不動,積累到一定時間,就會觸發身體的特殊效果。

    你的體能會獲得緩慢的提升。

    當站立不動時間超過三十秒,再挪動雙腳時,你會獲得短暫的特殊效果:爆發力獲得瞬間的提升,五秒之內,身體維持最佳狀態。

    站立時閉上眼睛,特殊效果的激活時間縮短一倍。

    (《站樁先鋒》為可升級稱號,分為勇士、先鋒、達人、宗師四個等級。)”

    比起原來的《站樁勇士》,《站樁先鋒》增加了兩條屬性,一條是“閉上眼睛激活時間縮短”,另一條是特殊效果里有了短暫的“爆發力增強”。

    “爆發力增強的作用,應該是體現在突然運動的一瞬間……”

    這個提升說有用也有用,說沒有也沒有多大用,因為只是一瞬間的增強,也就是瞬間的加速會快一點。

    “閉上眼睛激活時間縮短”,倒是個十分不錯的效果。

    事實上。

    自從加盟紐卡斯爾聯,參加英超聯賽以來,站樁的稱號技能,作用完全變成了恢復體能,因為特殊效果需要的激活時間也太長了一點。

    三十秒啊!

    紐卡斯爾聯可不是圣保利,哪怕是和頂尖的曼聯、阿森納比賽,也很難被對手連續壓制三十秒,他沒幾次機會,能連續站在前面三十秒。

    當比賽節奏比較快的時候,他甚至連‘站樁’的時間都沒有,腳步一停不停的到處跑。

    “閉上眼睛激活時間縮短”,作用就會變得非常明顯了,看到對方拿到球以后,就直接閉上眼,連續十五秒就能激活效果。

    這還是很不錯的。

    除了顏值屬性、耐力指數稱號之外,其他屬性中,耐力也有一點額外的提升,應該是和連續參賽,體能持續消耗有關,力量、靈敏和球感,都是保持不變的數據。

    “現在的日常任務,偶爾還會刷新出一點屬性獎勵,但也是力量或耐力,靈敏就完全靠努力去提升……”

    “自從新賽季開始,靈敏幾乎就沒有變過,是最近鍛煉太少了?”

    甄少龍無奈的想著。

    上賽季效力圣保利的時候,他一直很重視靈敏屬性,做瑜伽、跳舞也讓屬性有了一些增長,來到紐卡斯爾聯以后,大部分時間都被比賽占據,每天回到家里就想著休息,偶爾有點精力還被女人……

    咳咳。

    沒辦法啊!

    男人就是被壓制的群體,社會對男人非常不公平,要賺錢、拼搏,還要在身體、精神上滿足女人。

    “唉……”

    甄少龍長長嘆了口氣,決定以后要努力一些,否則下一個技能獲取任務,真的可以用‘遙遙無期’來形容。

    ————

    甄少龍堅定找回曾經的努力。

    在一天的訓練結束以后,他還去健身房加練一個小時,拉伸一下渾身肌肉。

    練!

    再練!

    努力!

    甄少龍拖著疲憊,在健身房里揮灑汗水,過了不一會兒,一個身影推開了門。

    甄少龍抬頭看過去,驚訝的發現是弗羅拉。

    “羅拉!”他喊了一聲。

    弗羅拉聽到聲音也很驚訝,旋即臉上的表情就變成了驚喜,“我才剛回來,聽說這里有個健身房,就過來轉轉,你怎么還沒回去?”

    “我在鍛煉。”

    “你真努力!”

    弗羅拉眨著大眼見,左右看一眼發現沒人,立刻扎進了甄少龍的懷里。

    兩人膩味一番。

    在甄少龍憋不住打算進一步行動的時候,突然清醒過來推開了弗羅拉,小聲道,“別在這里。外面有個叫布魯諾的家伙,是這座健身房的管理,他偶爾就過來一趟朝里面看。”

    “真討厭!”

    弗羅拉皺了下眉頭,“我讓邁克爾開除了他!”

    甄少龍撇撇嘴,“開除了他,還會有別人來,這里肯定不行。”

    “可是……”

    弗羅拉一臉可憐兮兮的樣子。

    甄少龍忽然開動腦筋,小聲道,“我有個好地方,就在辦公樓一層,我先過去,你一會兒過去。”

    “好。”

    弗羅拉立刻轉怒為喜。

    很快兩人就在‘獨屬于甄少龍的衛生間’相聚,衛生間的裝修很豪華,環境倒是也非常不錯,也不知道什么時候,里面還要多了一張小床,就放在隔角的位置上,能夠讓人休息使用。

    “這里怎么有一張床?”弗羅拉疑惑。

    “我也不知道,前兩天工作人員搬來的,說是可以用來休息。”甄少龍稍微解釋了下,就和弗羅拉放開身心,好好的糾纏了一番,都差點進入最后關口,出現流血狀況鬧出人命才罷戰。

    甄少龍帶著疲憊回去了,路上就幡然悔悟,感慨努力還真是很難。

    難啊!

    太難了!

    世界到處都充滿了誘-惑,不在誘-惑中沉淪已經很了不起,能保持一顆努力奮進的心,就已經能點上一百個贊。

    甄少龍覺得自己能點上一百二十個贊。

    另一邊。

    弗羅拉去了主席辦公室,她和父親約好一起吃晚餐。

    等走進辦公室的時候,阿什立早就等在那里,他笑著歡迎了女兒,寒虛問暖好一番,才找了個話題說,“羅拉,你大概不知道最近的趣事。”

    “甄,認識了吧?他向我申請了個俱樂部內,獨屬于他個人的衛生間,還在門口貼上了,不讓歐文進去的標志。”

    “哈哈!笑死我了!”

    “我都懷疑甄和歐文有點什么。”阿什立意識到和女兒說這個不太好,馬上跳過到結果,“所以我干脆讓人在那個衛生間里放了一張床……”

    “哈哈哈……”

    “我越想就越覺得好笑。如果他們真有點什么,看到那張床會不會感謝我!”

    “……”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