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網游小說 > 精靈之冠位召喚 > 第三百二十三章:剛好我夫人也在那邊
    夜色漸濃,勞斯萊斯很快駛入了公寓車庫。

    三人上樓后,意外卻意外的聽到了有些不對勁的聲音。

    那是略顯匆忙和慌亂的腳步聲。

    白軒眉頭一皺,迅速打開門,卻見穿著居家服的女子面色蒼白的躲在客廳。

    “葉護士?”白軒有些意外的問道。

    此時的女子一張俏臉上還有幾分病態的蒼白,居家服下呼之欲出的飽滿微微起伏,整個身子縮在沙發上,一看就是被嚇到了的樣子。

    看到突然走進來的三人,葉夢涵眼中仿佛有了看到救星一般的神采,雖然俏臉微紅,但還是看著白軒小聲的說道:“那邊有蟑螂。”

    白軒:“——”

    牧菁涵:“——”

    慕念煙:“——”

    再然后,白軒就發現身旁的兩人齊齊退后一步,目光認真的看著自己。

    喂喂喂?

    好歹也是訓練師吧?

    雖然這樣想著,白軒的雙眸還是一瞬間彌漫上了淡藍色的光彩。

    話說家里為什么會有蟑螂?

    不可能啊?

    只是一瞬間,白軒就注意到了在壁櫥后面的,大約有三四厘米長的身影。

    還真是惡心的生物啊。

    下意識的就打算用波導直接將它捏碎,但是下一刻,白軒的目光突然變得凝重了幾分。

    “學姐。”他側過頭,對著慕念煙問道:“你調查蟲屬性寶可夢案件的時候,有沒有查過那些蟲卵是怎么被送進來的?”

    “從殘留的蟲卵上采集到了昆蟲的......”慕念煙說道這里突然一愣。

    目光有幾分驚愕的看著身旁的青年,脫口而出的問道:“蟑螂是被人送進來的?”

    “應該是吧。”白軒點了點頭,最后看了眼那個惡心的生物,波導直接將其捏的粉碎。

    下一刻,淡藍色的光芒再一次涌現,白軒的波導直接掃過客廳的各個角落,正要檢查房間的時候,身旁的牧菁涵卻突然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葉護士的房間還是我來檢查吧。”

    白軒一愣。

    也對。

    用波導去檢查女房客的房間好像不太合理。

    就在慕念煙的注視中,牧菁涵淡粉色的雙眸也在下一瞬變為了和白軒的眼睛相同的顏色。

    波導?

    她也會嗎?

    慕念煙的眼中有幾分意外。

    但是很快,慕念煙突然就想到了一件事。

    葉護士的房間是牧菁涵在檢查,那自己的房間......

    一瞬間,一抹緋紅浮上俏臉,慕念煙輕抿著粉唇,身后的尾巴輕輕擺動。

    也對,他連內衣都幫自己整過了,哪還有什么不能看的。

    但是突然間。

    慕念煙似乎想起了什么,目光看向身旁的女子,眼中多了幾分慌亂。

    剛剛牧菁涵好像只說了要檢查葉護士的房間......

    “沒有了,應該就那一個。”白軒收回波導,神色卻沒有多少輕松。

    關上門,三人走進客廳,白軒眼神溫和的看著沙發上俏臉微紅的女人,問道:“沒事吧?”

    “沒事。”葉夢涵搖了搖頭,心中卻是有幾分羞惱。

    好像有些丟人了。

    以前的公寓也會出現蟑螂,但都是蕭琴解決的,今天因為在家休息,蕭琴又不在,她還是嚇到了。

    “你之前不是說煮了粥嗎?”白軒問道。

    之前三人本來是打算先回家一趟,但是葉夢涵說她打算自己煮點粥,而且蕭琴也要加班,所以白軒三人就打算直接去餐廳。

    但是此時因為慕念煙的事情突然回來,卻發現葉夢涵似乎也才剛剛起床的樣子。

    “因為剛剛進廚房,就看見了。”葉夢涵小聲道。

    牧菁涵輕輕一笑,說道:“那葉護士等等就和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好。”葉夢涵點了點頭,起身說道:“那我去換下衣服。”

    “我也去換一下。”牧菁涵此時穿著的還是西裝,但是等等出門的話她還是打算換一套。

    白軒此時則是翻出醫藥箱,取出酒精棉花看向身后的女子,問道:“先消毒?”

    慕念煙點了點頭,溫順的坐在沙發上,銀黑色的長發落在肩頭,頭上軟萌的耳朵耷拉著。

    白軒取出酒精棉花,抓住慕念煙的右手,看著有些深的血印,眼神微微一變。

    坐在沙發上的慕念煙就這樣看著青年抓著自己的手,拿酒精棉花小心翼翼的給自己的傷口消毒。

    “疼嗎?”白軒低著頭,問道。

    “不疼。”慕念煙的視線溫和的落在青年的側臉上,微微一笑。

    “一只A級寶可夢而已,我召喚的都是S級的,之前忘記和你說了,還好你指甲不長......”白軒此時話要比平時多了一些。

    往日那個只喜歡靜靜坐在沙發上聽著音樂的青年,正在抓著自己的手碎碎念,慕念煙輕輕用手將發絲捋到耳后,眼神溫和的看著青年,沒有說什么,只是輕輕的笑著。

    白軒倒是第一次注意慕念煙的手。

    手指修長,十指纖纖,慕念煙的皮膚本就白嫩,此時被握在手中卻如柔荑一般,仿佛吹彈可破,不忍用力。

    替她處理好傷口,白軒才拿來紗布小心的替她包扎好。

    收回手,慕念煙才眼神溫柔的看著白軒,問道:“你還沒說呢,怎么突然可以召喚寶可夢了?估計馬上就要報道出來了,兩個D級訓練師召喚出那樣的寶可夢,肯定是會被重視的吧?”

    “獻祭召喚,用一些寶可夢感興趣的東西作為祭品,吸引強大的存在獎勵,并且締結契約,就可以讓它們幫你作戰一段時間。”白軒解釋道。

    “這種方法,學校沒有講過哎,網上也沒有,你從哪里聽來的?”慕念煙眼中有了幾分意外。

    白軒想了想,問道:“你認識薛萱唯嗎?”

    “認識啊,聽過她的歌。”慕念煙一愣。

    但是很快,她就想起來了一件事。

    薛萱唯,帝都薛家。

    獻祭召喚。

    這一次召喚那只噴火龍的青年,同樣來自帝都豪門。

    所以......

    “你認識薛萱唯?!”慕念煙野性的雙眸中有了幾分詫異。

    她這句話說的和白軒問她的差不多,但顯然是兩個意思。

    白軒是問她知不知道薛萱唯這個人。

    而慕念煙則是意識到,薛萱唯可能和白軒交談過。

    至少,是說得上話的關系。

    白軒笑了笑,說道:“她不是在巴黎開演唱會嘛,剛好我夫人也在那邊,好像就認識了。”

    你...夫人?!

    ————————————

    求月票,求推薦票,求點贊,求打賞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