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雙世錄 > 第二十章 《南朝臣集》
    一個時辰過去了,他仍然聚精會神的一個字一個字的抄的認真。扶離委實有些坐不住了,心想著溜達利達總是可以的吧,看著身后一眼望不到邊的浩書煙海,竟然萌生了想要閱讀一下中原書的念頭,雖然嘴上說是想要豐富一下知識,實際上只會想多多了解他,進入他的世界,中原人管這叫共同語言!

    林埕之并沒有阻止她,只是讓她小心點,她知道嘛,小心這些名貴的書籍!

    什么《歷任皇帝名跡史》,什么《朝奉錄》,什么《詭異典籍》,看著就很頭疼,翻來覆去也就這本《南朝臣集》還算看得懂,她簡單翻了一下,都是一些名臣將士的流頌事跡,哪一個不是身先猝死,也正是印證了那句話:贏得生前身后名啊。殺敵御國,誓死護國,原來中原人和他們西蜀人一樣都是勇士啊。驀然,皺了一下眉頭,只因翻到了一個人,與那些人不同,整篇言語對他竟然都是貶低之話,嗜血如魔,喪盡天良,殺人放火真是無惡不作,理所應當的,他便被歸入了奸臣的行列。她翻了翻,似乎被墜入史冊的奸臣也寥寥無幾,明顯寫他的篇幅要比那些人多的多。無奈這其中有很多字她都不認識,只是估摸著在字里行間猜測著,他犯下了很多罪行,有一項最嚴重的便就是起兵造反逼宮未遂被誅殺在乾清殿里,株連九族最后落得個人人喊打的奸臣之名。

    她把書拿過去,正好他也剛剛抄完了一本,見她走來問道:“你餓了嗎?”

    扶離搖搖頭,她這個人一直在吃的方面很忌諱的,恐怕在每個女孩子心里都很忌諱吧,所以也會盡量控制住自己的食量,“你餓了?”

    林埕之不作回答,看見她手中的書便問道:“想看書?”

    她又是搖了搖頭,“我看不懂,這個~”說著,她把書攤到他面前,指著那個人的名字問道:“這個人叫什么?”

    林埕之瞧了瞧,臉上似乎漾起了些許波瀾,面不改色的回答道:“沈承蘊。”

    沈承蘊,很好聽的名字啊,怎么會做這么多惡事呢?

    “怎么了?”他發問道。

    “沒什么,只是覺得哪里不對。”

    “哪里不對?”

    “說不上來,就是隱隱約約覺得不對。”說著,便又翻了翻,“他真的像書中說得這么壞嗎?”

    林埕之向她投去一個疑惑的表情,隨即問道:“你不相信?”

    她急忙擺擺手,“我不是質疑你們的書,只是......”

    “連你都感覺到了。”林埕之嘆了口氣。

    “什么?”

    林埕之正視著她,笑道:“編書一方從來都是勝利的一方,世事如何,非當時人如何下得了定論。”

    是啊,你我皆不是目睹之人,又從何得知世事如何,或真的濫殺無辜,或有些大夸其詞,還不是勝利一方說了算。

    扶離張了張嘴,話還沒問得出來,便聽到林埕之道:“不要在糾結這種沒有答案的問題了,誰又能改變什么呢?”

    的確如此,確實什么也改變不了。但......她抬頭看了眼他,若是他要墜入史冊的話,那一定是青史!

    “謝謝你。”

    對于這突如其來的道謝,林埕之禁不住的怔了一下,疑惑的問道:“謝我什么?”

    謝他什么呢,謝他愿意娶自己,讓她遇到一個如此明眸善睞的丈夫,謝他給與她那么多信任與寬容,讓這場原本枯燥無味聯姻路布滿芬香,謝他......對上他的眼神,似乎在其中看到了期盼,她愣了一下,木訥的回答道:“謝你讓歡澤留在了府中。”

    他噗嗤一笑,那種笑扶離沒有見過,原來他笑起來這么好看,嘴角隱隱約約還有淺淺的酒窩,他嘴角上揚的那一刻在她的腦海里似乎只出現了一個詞:溫柔。那種笑看起來連發梢都是溫柔的樣子。

    “你笑起來真好看。”

    聽到這話,他反倒不笑了,一本正經的與她說道:“你若真想謝我,答應我一個要求。”

    “好!我們西蜀人說話最講信用了,你說吧!”扶離拍拍胸脯,一副一定能做到的樣子。

    他似乎一下子就恢復了往日的嚴肅,溫柔之中又透露著些許剛毅,“答應我,以后無論如何,都不要離開......南陽城,最起碼不要離開中原。”

    “這是什么物理要求啊?我嫁到這里難不成還不能回西蜀了?”

    林埕之仍是一臉嚴肅的回答道:“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要聽話,不該回去的時候不要回去。”

    “什么叫不該回去?我回自己家有該不該這一說,你們中原人也太霸道了吧!”扶離撇撇嘴,似乎并不想答應。

    “答應我。”林埕之還是極其認真的與她講,“如果你相信我。”

    “這......”扶離自己想了想,怎么感覺這買賣有點虧啊,“那我現在還就要回去了,你陪不陪我?”

    林埕之還是那句話,“答應我,我有分寸,也絕不是想要拘謹你。”

    扶離有些怒意,幾乎就要拍案而起,“好,我答應你!”

    “后天。”

    “什么?”

    “后天。”他笑著看著她,“后天我陪你回去。”

    扶離的臉上難掩的喜悅,怕他反悔立刻將小手指放到了他面前,“拉鉤,誰變誰是小狗!”

    林埕之怎么也沒想到竟然有一天會做這樣一個幼稚的手勢,他一貫都是口頭承諾,決不食言的。他看著她的手猶豫了一下,隨即將手輕輕放到了上面,“一言為定。”

    說完,扶離便高興的撲到了他的懷里,林埕之完全沒有意料到,任由自己倒了下去,扶離就這樣趴在了他的身上,間不容發,親密之極,想來她已經嫁到這里有兩個月了,似乎這些日子以來也沒有這般親密過吧,哪怕是睡在一個房間里。

    她看著他朱紅的唇,竟然萌生了一種念頭,鬼使神差般竟想要嘗嘗那是一種什么樣的味道,說著便伴隨著桌案上的香爐之氣,緩緩俯下身子。林埕之當然知道她想做什么,活到如今已有二十六載,從來沒有這般渴望過,那就像是未飲的鴆酒,神秘而又令人沉淪,原來他對她已是到了這種交付的地步了。

    叩叩兩陣敲門聲,打破了這一切的寧靜,兩人皆是一片狼藉,扶離急忙從他的身上撤開簡直想要找個洞藏進去,只見林埕之也咳咳兩聲強忍住臉上的紅暈與嗓子間難掩的意亂,盡量平復一下心境瞬間恢復了往日的嚴肅問道:“何事?”

    門外之人繼續說道:“我們要去用晚膳了,先生要隨之前去嗎?”

    “不用了,你們用吧。”

    “可先生午膳似乎也沒有用,學生擔心先生的身體。”

    “我沒事,你們去吧。”

    那人訕訕,只好說道:“那好吧,先生不要太過勞累了。”

    門外漸漸沒了動靜,等林埕之撇過臉瞧去便看見扶離將頭深深的埋在了他的衣服了里,耳朵的紅暈還未消散,看得他不禁一笑,拍了拍她,安慰道:“人走了。”

    扶離還是不愿抬起頭來,林埕之無奈只好任由她如此,不久,天色也漸漸暗沉,林埕之整理好筆墨將扶離扶了起來,“想聽蕭嗎?”

    扶離這才覺得有些緩和,只是如小家碧玉一般輕輕的點了點頭,“我想聽《歸離》。”

    他又笑了一下,“好在我學了,不然你可真是給我出了一個難題了。”

    聽罷,扶離俏皮的笑笑。

    只見他起身拿蕭,許是經常擦,那白玉晶瑩的透徹,一塵不染就和它的主人一般。

    曲起,音色竟然如何美妙,她一直以為這種西蜀的調子只適合用西蜀的樂器演奏呢。緩緩地,她閉上了眼睛,幻想自己置身一片汪洋之中,一葉扁舟一蓑翁,船頭還坐著個俊俏的丫頭,時不時的在對著劃船之人笑。蕩過一片蓮花,隨手摘下一朵蓮蓬,蓮子入口,時甜時苦,在他口中在她心里都是生活的樣子。她剝了一個送到他身邊,船不禁的跟著搖晃了一下,一時間歡聲笑語。

    回到那間茅草屋里,女子看著床上熟睡的兒子,幫他拉了拉被子起身去燒飯,而男子則是在外面劈柴澆水,一切都是那么的安詳,令人心馳神往。

    后來,她就不記得了,似乎是墜入了夢鄉一般,只是隱隱的感覺到有人把她抱了起來然后輕輕放到了床上。

    林埕之坐在床邊看著熟睡的扶離,隨手幫她整理了一下頭發和衣服,想到方才不禁笑了笑,只見他緩緩俯下身子,在她的額頭上輕輕的落下了一個吻,很綿延很漫長......

    ......

    翌日清晨,她早早的就醒了過來,早已不記得她是何時睡的,也忘了怎么就睡著了,只是記得做的那個夢很美很真實。

    她起身下床便環顧了一下四周,這里不是不忘室啊......恍然,她想了起來昨日她要聽蕭,然后聽著聽著就睡著了,然后就跑到這張床上了,咦?她抬頭掃了一眼,林埕之呢?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