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其他小說 > 雙世錄 > 第二十一章 曾是之離
    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不一會門就被吱呀一聲打開了,清晨的第一縷光照到房里,也照在了他的身上。林埕之一進門便瞧見她坐在床邊,開口講道:“過來用早膳,”

    扶離笑了一下,急忙穿好鞋子跑到了他面前乖乖坐下,“是什么啊?”

    “粥,早晨吃得清淡一些比較好。”

    是她最熟悉的語調,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好。”說著,還沒等林埕之講話她便吃了起來,才喝了一口就被燙的差點掉了眼淚,惹得一旁的林埕之哭笑不得,拿起她手中的粥,不停的放到嘴邊吹,“叫你心急。”

    她嘟嘟嘴,眼巴巴的瞧著他吹著,不一會就放到了她的嘴邊,她也順勢張開了一口吞了下去,果然不燙了,“昨天麻煩你了,還把我抱到床上。”

    “夫妻之間談什么麻煩。”

    夫妻......她不禁的偷樂了一下,然后又喝了一口,然后拿過碗,“我自己來吧,你也要吃的。”

    林埕之笑笑,答了一個好字。

    “用過膳后,你就去車里等我一會。向晚聆來把東西取走,我便去找你。”

    她乖乖的點點頭用過膳后就去了文墨院外的那個馬車了,卻沒成想在這里遇到了熟人。

    不過她似乎有些心不在焉,連扶離從她身旁走過都無知無絕的,“林臻兮。”

    林臻兮這才有了反響,看到扶離臉上才有了些許漣漪,“嫂嫂?”

    “你怎么了?怎么看起來不太舒服,你是來找你哥的?”

    林臻兮抬頭看了看文墨院的門匾,低下了頭,委屈的仿佛就要哭出來了一樣,扶離見狀,有些措手不及。這有些時日未見,怎么變得有些落寞了呢?

    “怎么了?誰欺負你了嗎?”

    她搖搖頭。

    “你不用害怕,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我和你哥一定會替你討回公道的。”

    她繼續搖了搖頭,猛地一下撲到了她的懷里,帶著哭腔的喊道,“聶晁.....我找不到聶晁了。”

    聶晁?......啊?這句話說得簡直讓她摸不著頭腦,“聶晁?聶晁欺負你了?”她扳正林臻兮的肩膀,不可思議的瞧著她,“是不是聶晁欺負你了,你告訴我,我替你教訓他!”這個聶晁,來了中原竟然是要給她惹事的。

    “我找不到他了。”她仍是哭著。

    “你找他做什么?”

    “他答應我要娶我,他卻食言了,他回西蜀了,我再也找不到他了。”說完,便大聲的哭了出來。

    這......娶她?什么時候的事情啊,一點征兆都沒有......恍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上次聶晁來找她,似乎也是說了一些奇怪的話,難不成,他們兩個真的?......好在林埕之這時出來了,她不禁感嘆,真是她的救星。

    林臻兮見到林埕之出來了,瞬間收住了眼淚,似乎并不想讓他知道些什么。林埕之便也沒什么都看見,就也沒注意,“臻兮?”

    林臻兮不敢去直視他,怕他看出她眼底未散的淚花,“我......”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是想來告訴林埕之讓她幫她找聶晁,可人站在她面前,她卻說不出來了。扶離見狀急忙說道:“人家來就是想和我聊聊天,特地來找我的,是吧。”她看向林臻兮。

    林臻兮點點頭,強忍著淚水,“對啊,我想嫂嫂了,來看看。”

    “你怎么知道她在這。”

    “我......我問了你府中的人不行嗎?”

    林埕之姑且相信了,扶離急忙圓場道:“既是如此,那我和臻兮坐一輛馬車,你騎馬吧。”

    什么?林埕之嘆嘆氣,似乎也不能說什么反駁的話,只好繞開去牽馬。

    兩人在馬車里也是為了不讓林埕之聽到便盡量壓低了聲音,“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和聶晁怎么......”

    林臻兮委屈的看著她道:“是我喜歡他,他被我纏怕了才答應娶我的。”

    “婚姻之事怎能兒戲?!”她頓了頓,接著問道:“那他喜不喜歡你啊?”

    “他說他會照顧我的,可是......”林臻兮欲言又止。

    “他跑了?跑回西蜀了?為了躲你?”

    林臻兮搖搖頭,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日他走了,我便問了他同客棧的人,說是招呼都沒打就回了西蜀,是啊,也沒有和我打招呼。”

    這么一聽,到真像是無禮之舉,但他也不是背信棄義之人啊,“他或許真的有什么急事。”急事,西蜀有急事她能不知道,難不成是他自己?也就這樣能講通了,“或許他很快就回來了呢,你不要杞人憂天了。再者,若是真的沒回來,后天我就回西蜀了,到時候我幫你把他揪回來......不過,相比這個,我更想知道你們兩個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

    提及此,林臻兮“蹭”的一下臉就紅了,雖是嘴上說的什么都沒有,但不一會就聒聒噪噪的說個不停了。

    原來,后來林臻兮知道了那日她醉酒調戲聶晁的事情了,說是要請人家吃飯安撫一下人家幼小的心靈。不過聶晁是誰,他在她身邊那么多年,除了扶家的人就沒見他對誰上過心,自然是拒絕再三了,不過在剛強的男人也比不過女人的軟磨硬泡,特別是像林臻兮那樣的,于是乎,就在那一頓飯上吃出了小火花。聶晁,她是知道的,窮得叮當響,倒也不是掙不到錢,只是掙到的錢都給他遠在山村的奶奶了。所以當林臻兮說她沒帶錢的時候,他就意識到要做壞事了,記得上一次吃霸王餐也是第一次是在西蜀她女扮男裝之時。

    他并沒有埋怨林臻兮沒有說要請他吃飯卻沒有帶錢害得他又上演了被“仇人”追殺的場景,只是林臻兮在他牽著她的手跑的那一瞬間,一些不確定的情愫在兩人之間暗暗產生。

    林臻兮:“下次我再請你吃飯,一定記得拿錢。”

    聶晁:“別了大小姐,我可再也受不住這等恩惠了。”

    林臻兮:“你是不是不賞臉?!”

    ......聶晁:“怎會?”

    林臻兮:“那你重新說。”

    聶晁:“......我請,下次我請好吧。”

    林臻兮咯吱咯吱笑了,聶晁見狀也莞爾一笑。

    隨后,林臻兮便借著各種理由去找他,或是在去找他的路上......扶離不見感嘆,真是女追男隔層紗啊。好個聶晁,如此不聲不響,這次回去定是要好好質問一番!

    講著,便到了世子府。林臻兮卻望而卻步了,她忽然想起來上次回去之后母親的責罵,說她沒有出息,那又不是她的親哥哥。她雖然嘴上反駁著林埕之待她如親妹妹,可心里明白著,畢竟同父異母有很多隔閡呢,她想若不是窮途末路她都不會來找林埕之。思索了一番與林埕之和扶離道了別,別匆匆離去了。

    路上,林埕之問道:“林臻兮同你說了什么?”

    “沒說什么啊,她就是來蹭馬車的。”此話一出,連她都覺得有些扯,便別開臉訕訕著,又轉移話題道:“我回去收拾東西了......”說著,便跑開了。

    林埕之望著她離去的背影,一如十年前的那個背影一樣。他不如她,有一個和親美滿的家庭,有疼愛她的父親母親,才讓她有如此純真善良,聰慧真誠的性格,她或許早已忘記了他就是當年那個在樹下接住她的男孩子,也忘了他曾視她為畢生,歸離,盡歸扶離。而他一開始想的名字卻是:之離。

    他的嘴角不禁的上揚,連他都感覺得到,自從遇見她,他事事都很順心,似乎她就是一劑良藥,包治百病的那種。聽她的笛聲,五味雜陳,各種情調都有,他也曾一度以為找到了音樂上的知己。后來,每每想到她就會時不時的展露喜色,那是一種很自然的反應,就像三月的春風,不請自來。

    隨之,他也邁開步伐走了過去,忽然想到還有一個“小孩子”,肅然有些怯步,但還是很期待和這個小家伙見面的。

    不忘室一如從前,只是門前的那一株梨花開了,遠遠的就是一陣沁人心脾的香味。不知道她喜不喜歡吃桃子,中原的桃子恐怕她會愛上的,那樣最好......

    他愣在門口,卻沒有聽見里面有什么動靜,卻是在下一刻聽見扶離講道:“你說這件我拿不拿?”問的人不講話,扶離又說道:“好不好看你倒是說啊,真是的!”對方仍是不講話。

    林埕之緩緩的推門而入,只看見扶離和一只狗坐在床上,床上地上全都是她的各種衣服,林埕之下意識的怔了一下,盯著那只狗看了半天,想著要是這時候借口離開,會不會讓她認為他很是沒有膽量,這么一只小狗都怕,可他想離開,那雙腳就像是站在了地上怎么也拿不開,只好站在原地愣愣的看著扶離。而就在林埕之進門的一瞬間,歡澤便嗚的一聲躲到了扶離的身后,原來歡澤也是一個膽小鬼啊,他似乎有些安心了,果然扶離沒有騙他。他正想著要不要過去,便聽到扶離問道:“你不收拾衣服嗎?雖然這里沒有很多你的衣服。”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