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 第1章 1.打起來了
    蕭殺的紅色,散亂無序的雜色。

    兩種色彩好似豆腐塊一樣,在曠野中相遇了。

    一塊整整齊齊,邊角直棱。

    一塊跟豆腐渣一樣,歪七扭八,拉扯成了一個難看的橢圓形長斑。

    一邊是旗幟鮮明的官軍,一邊是鬧哄哄的流民軍。

    劉清站在流民軍中,遙遙望著對面只有幾千人的官軍,心中不禁閃過一抹憂色。

    來到這個世界兩年了,穿越者的自信跟驕傲,全部被現實攪得粉碎。

    降臨之初,劉清就換了一具更加年輕的身體,但那具身體骨瘦如柴,眼看著就要餓死了。

    是連頭救了自己,給了一口吃的,讓他艱難的活了下來。

    看看周圍,全都是衣不遮體,面黃肌肉的流民。如果放下那些簡陋的武器,其實就是一群難民而已。

    流民的組成很復雜,有逃荒的難民,也有混在里面作惡的青皮地痞,甚至還有一些熱血青年,想著匡扶社稷之類的美好愿望。

    一路走來,很多人倒下了,也有更多的人加入進來。

    其實這群流民的愿望并不復雜,活下去而已。

    說起來,也是這一代的皇帝倒霉。

    現下這位皇帝,并不是劉清熟知的歷史人物。

    經過一番打聽,劉清知道了這個世界的大致歷史走向,從唐朝往后,就完全走偏了。

    五代十國時,歷史出現了極大的不同,冒出了好幾位豪杰軍閥,大亂的天下被他們整合。

    之后又是兩百年,被推翻了,建立了新的皇朝,再次被推翻,就成了現在的嘉熙皇帝。推算起來,差不多是明朝年間。

    同朝的幾位皇帝還算是勵精圖治,但到了嘉熙皇帝時,可能是覺得之前太茍了,或者覺得積累足夠了,這位好大喜功的嘉熙皇帝開始了民不聊生的北征南伐,加上奢華造物無數,引起了民間的極大不滿。

    原本只是這樣,百姓還是可以繼續放任這位皇帝的,但災害的降臨,給了這位皇帝最后一擊。

    先是蝗災,地方官員有災不報,寧可百姓餓死,也不想讓自己的政績出現污點。

    大量難民出現了。

    第二年,百年大旱出現了。

    這次沒敢隱瞞,朝廷也開倉放糧了。

    但打開那高聳的義倉時,連十分之一糧食都找不到。

    至于糧食去哪了?這是個困擾了民眾幾千年的疑惑,這里就不多說了。

    這點糧食無法賑災,甚至每天應允的白粥,也都出現了三天,甚至四天一次,而且還是那種連米粒都看不到的白湯。

    怎么辦?活活餓死?還是走出去尋找一條出路?

    漸漸的,小股難民開始團結在一起。

    他們起初是不敢與官府做對的,就跟老鼠一樣,只是想要活下去而已。

    但在一次意外中,被驅趕的流民爆發了。

    那些尸位素餐的朝廷軍隊,除了驅趕,還會借機剝削流民那點家產,甚至對女性做出一些茍且之事來。

    本來就活不下去了,再被這么欺辱,流民們徹底反抗起來了。

    紅著眼睛的流民,拿著鋤頭木棍,沖向了官軍。

    本是抱著必死的念頭,但結局是令人愕然的,甚至不解的。

    上千流民沖擊,同樣數量的官軍就像泡沫一樣被沖散了。

    他們哭爹喊娘的丑態被流民們發現了,流民們開始亢奮,從拼死一搏變成了驅趕敗兵。

    就這樣,流民隊伍開始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壯大起來。

    幾番對抗,官軍甚至無法抵擋一次普通的戰陣沖擊。

    次數多了,流民也漸漸摸清了朝廷軍隊的底細,完全就是一群銀镴槍頭,中看不中用啊。

    流民勢大,官軍反而成了縮頭烏龜。

    占地為王,滋擾良民,因為流民內部人員復雜,經常出現一些老鼠屎,所以名聲也漸漸臭了。

    就這么僵持著,整整七年過去了。

    劉清加入已兩年了,從最初的白紙,到現在的黑墨,劉清經歷了一番現代人的適應性改變。

    狠辣,心細。

    這是劉清立足的根本。

    加上能識字,甚至那九年義務教育的幾何代數,都成為了讓人們驚訝和贊嘆的資本。

    大部分流民除了名字,基本是文盲狀態,要是識字,估計也不會淪落到這樣了。

    所以劉清的能力漸漸凸顯,成為了連頭之下的第二人。

    摩挲著手中武器,劉清抬頭看了看天色。

    驕陽好似被驅趕的綿羊,一層黑壓壓的烏云籠罩在了天空上。

    空氣有些悶,遙遠的云層中,閃現著若隱若現的電芒。

    收回視線,不知是怎么了,自從看到對面的官軍后,劉清就心神不寧的,感覺胸口好似壓了一塊大石頭一樣,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來。

    可惜,周圍人依然一副輕松模樣,對那群只有幾千人的官軍根本不放在心上。

    要知道同樣數量,甚至兩倍以上的官軍,他們都打贏過,更別說只有幾千人的小小方陣了。

    雖然己方武器裝備很簡陋,但數量多啊,幾萬人還能干不贏幾千人?那不成笑話了。

    但熟知歷史的劉清可不這么想。

    人數很重要,但真正的精兵,可不是一加一這么簡單換算的。

    特別是這些精兵成為方陣,那威力可是...

    想到這里,劉清不禁有些焦躁起來。

    可諾大的流民陣勢,根本不可能聽從劉清的警告和提醒。

    他們這群人,也只是流民中的一支小隊伍而已。

    劉清這邊還在胡思亂想,對面的官軍方向,卻突然傳來了金鼓齊鳴聲。

    “要打起來了!”

    心中閃現著這個念頭,劉清不禁探身張望,陡然抽了一口涼氣。

    那是一片紅色的海洋,它精致到了每個細節,卷曲的駭浪在醞釀著讓人心驚的殺意。

    腳步聲震天撼地,仿若一股洪流一樣,壓向了流民軍。

    他們動作協調嚴謹,武器裝備精良,臉上帶著惡鬼一樣的面具,只能看到一雙毫無感情的眸子。

    弓箭,騎兵,步兵...雖然只是一個幾千人的方陣,但兵種多樣復雜,幾乎可以面對各種狀況。

    劉清正驚嘆敵人的強悍精良,身邊不遠處卻突然傳來了一陣嗤笑聲:“哼!這些官軍也就是樣子貨,肯定一沖就散,全是蠟槍頭!!”

    劉清回頭看去,是一名黑大漢,正一臉不屑的望著官軍方陣嘲諷。

    黑大漢名叫王橫,敢打敢殺,加上有把子力氣,算是一號人物。

    看到劉清望過來,王橫頓時收聲,不敢亂嚼舌頭了。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