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 第3章 3.天助我也
    看著回來的眾位將士,曹傾烈輕笑了一下,說道:“好了,此次戰功我會給大家報功的,不過切莫大意,要知道這些賊軍殺之不絕,廝殺才剛剛開始。”眾位將領都是歡笑起來,卻是沒有將此話太放在心上,甚至有人說道:“將軍戰無不勝攻無不取,更是兼且襲成公爵之位,說不定哪天就能封王了。”等等話語,曹傾烈聽到之后,輕輕的笑罵一下,也就完事了,不過他的內心深處卻是有著一股隱憂,這股憂愁,卻是不為流賊,而為自己,自己身為五省總兵官,手握十萬雄軍,立下無數功勞,眼下幾乎封無可封,不知道多少小人向圣上進獻讒言,說恐自己尾大不掉,雖然那些人都被圣上訓斥,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曹傾烈總是感覺到了一種的不舒服。而想到和自己一起圍剿流賊的京營大軍總兵王鷙和監軍楊進朝驕橫的神色,曹傾烈就是一陣的煩躁,因為在前幾日,聽聞流賊有意要投降,惹得這幾個人歡聲大笑,但是作為和流賊打過無數次交道的曹傾烈懂,對流賊最好的辦法就是斬盡殺絕,這樣才能不留后患,這些已經造反造上癮的流民們,是不可能在安靜下來了,但是這些道理王鷙和楊進朝不懂,他們這兩個人想的是怎么完成圣上交待給的任務。

    但是,他也知道,圣上也是被這些流賊鬧的心煩不已,所以聽到這個消息,立刻準許了兩個人的奏折,想到這里,曹傾烈滿心的郁悶,這次他費盡心機好不容易將二十家流民壓在了這片豫北之地,眼看著就要剿滅的時候,卻是圣旨來到,這怎么能不讓曹傾烈感覺到無比的憤懣,但是他無能能力,他輕輕的嘆了口氣,下次再想剿滅他們就沒那么容易了,想到自己一族里是世受國恩,君恩深重,那么唯有盡全力而為之了。

    此刻在遠方,劉清他們卻還在沒命的逃跑著,卻是不敢有著一刻的停留,剛才這場戰事官軍的表現,徹底顛覆了他們往常的認知當中的官軍形象,現在的他們還是不住的后怕,而后方傳來的慘叫聲音,更是讓他們感覺到了一陣陣的心悸在里面。

    就是這樣,他們沒命的跑著,直到夜色鋪滿了大地,十月份的天氣,已經帶上了一股子寒意,借著月光,這十幾個人來到了一片樹林里面,算是停歇了下來。

    劉清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今天這一仗,是他來到這個世界之后所遇到的最兇險的一次,他心里不禁的感嘆,如果剛才自己要是沒有奪到這匹馬,會是什么樣的情況,現在回想起來,他也是不由的有股子后怕。

    由于怕著被人發覺,現在他們連火也不敢升,這個時候,一個驚喜的聲音響了起來“酒,我的天哎,這官軍的坐騎上竟然有酒啊。”劉清順著聲音看去,卻是看到一個身材瘦小的流民緊緊的抱著一個水囊,發出了驚喜的聲音,這個人劉清認得,叫孫大斗,雖然身材手下,卻是吃的極多,正好順了他那個名,孫大斗。

    孫大斗美不滋滋的抱著這個水囊,然后來到連頭面前,說道:“連頭,給,酒啊,嘗一口。”連頭睜開了閉著的雙眼,拿了過來,輕輕的嘗了一口,然后還了回去,對著大家道:“看看你們坐騎上面還有什么好東西沒有。”聽到連頭的這個吩咐,大家都是連忙的翻看著坐騎上面,這一翻還真對了,不少人都是翻出了干糧酒水等物,一時之間,莫名的驚喜,讓這群人沖淡了對于剛才戰敗的恐懼。

    人們都是大快朵頤了起來,生在亂世,這些人也被逼的變的豁達,看淡了很多的事情,只有填飽肚子這一條,變成了本能深處的信念。

    劉清也是同樣,借著烈酒,就著干糧,看著天邊的彎月,不知不覺陷入了一陣的沉思當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一陣的喧鬧,讓劉清從沉思當中驚醒了過來,只是見到周圍的人們一幅如臨大敵的樣子,手上的武器在月光下滲透著寒光,每個人的眼神都是盯著不遠處,因為剛才他們發現了不遠處的地方有人過來。

    而劉清同樣如此,就在剛才的時候,他也是已經抽出了自己的刀,盯著遠方,連頭對著大家做了一個靜默的動作,但是手上的刀卻是絲毫不曾猶豫,只待著一聲令下,就要沖殺出去。

    對面走來的人們,也是發覺了這里的異常,同樣的異常小心起來,接著月光,劉清遙望過去,對面約莫有著三十多號人,最起碼這一下子在人數上,他們是占了絕對的劣勢了,但是他并不著急,因為他們可是有著馬匹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對面突然傳來一聲喊聲:“不知道對面是哪家弟兄,我乃柴陵村啊。”聽到這句話,連頭看向了孫大斗,他算是這里面負責情報打探的,孫大斗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這么號人物,但是劉清他們卻是沒有放松一絲一毫,雖同為流民軍,但是他們之間可是一點的交情也沒有,況且自己這方的人數如此之少,要是讓對方給偷襲了,可是連哭都沒地哭去啊。

    連頭對著那個方向大聲的說道:“原來是柴陵村兄弟啊,在下連天錐,有失遠迎啊。”對面這個時候,也是嘀咕了一會,一個人接著說道:“原來是連天錐兄弟啊,呵呵,我等早就如雷貫耳了,今天的官軍可是夠厲害的,我等也是饑渴勞累一天,不知道兄弟那里可有什么吃食沒有。”

    聽到這句話,王橫恨恨的盯了那邊一眼,小聲的罵道:“這些賊廝鳥,可真是不知道客氣二字。”但是被連頭恨恨瞪了一眼,王橫立馬是不敢說話了。

    連頭說道:“大家既為兄弟,理當接濟,我這里還有些干糧,柴陵村兄弟如果愿意的話可以派人來取。”對面的人們聽到這句話,也是一陣騷動,這個時候柴陵村說道:“那可就謝過了。”說完就是靜默了下,對面這個時候走出來兩個人,卻是沒有帶著什么武器,慢慢的向著劉清他們這里走來。

    而連頭早就讓人將吃食給準備好了,在等待著,當兩人來到的時候,劉清才看清楚他們的樣子,同樣破落,不過不知道怎么回事,此刻的劉清總是感覺他們的眼神有點飄忽的感覺。而王橫卻是罵道:“看什么看,快點拿著回去才是正理。”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卻是沒說啥,只是拿著干糧,對著連頭說道:“謝謝大當家了。”然后就是慢慢的回去了。

    當人走之后,劉清對著連頭說道:“連頭,你看這……”連頭恨恨的瞪了那個方向一眼,說道:“要是不給的話,他們就拿刀來搶了,現在給了他們,希望他們不要那么貪心吧,都給我準備好了,今天晚上我看著這風向不對。”不用他說,眾人都是準備了起來。

    確實,如果剛才連頭不給這些人干糧的話,這些人為了吃食活命,肯定會殺向他們的,一口糧食一條命,這個亂世實在是太常見了。

    現在,連頭他們只能是希望這些人不要太貪心了。

    可惜,他們的希望確是落空了。

    柴陵村的兩個人回去之后,將糧食分發了下去,這時一個黑鐵般的大漢對著兩個人問道:“怎么樣?”兩個人驚喜說道:“大當家,對面就十幾個人,并且他們可是有著十幾匹馬的。”說到這里,周圍在狠吃的人們同樣是一臉驚喜,在一旁的柴陵村同樣驚喜的說道:“當真。”兩個人連忙說道:“這怎么敢欺瞞大當家。”聽到這個肯定的回答,柴陵村才是笑了起來,說道:“真是天助我的事啊。”然后他就對著周圍的流民們輕輕說道:“趕緊將干糧吃了,今天,咱們就做他回。”不怪這些流民如此,實在是十幾匹馬匹實在是珍貴無比,尤其是在這種亂世的里面,這就是軍國利器啊,今天如果不是在那種擁擠的戰場上面,兼且連頭手下的人也是悍不畏死,他們是無論如何也搶不到這十幾匹馬的,就算是這樣,他們的代價也是慘重異常,殺了十幾個官兵,自己這方傷亡近百人。

    至于說道義問題,柴陵村和連頭他們有交情么?在亂世里面,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活著,至于其他,已經被完全的放在了等而下之的地位,因為這就是一個殘酷的世界。

    夜寂靜了下來,但是臨近的兩方人馬卻是都沒有放松一點的神經,或許他們都知道,今天的事情是完全不可能再善了的了。

    深沉的夜,在雙方都在暗暗準備的時候,天邊的烏云卻是遮蔽了月亮,仿佛天空之上的神靈也在預示著什么一樣,柴陵村此刻卻是大喜過望,他對著自己周圍的屬下們說道:“看來老天都在我們這邊啊,弟兄們,等會隨我殺人奪馬,將這些馬獻給合王,就是我等這些人的晉身之資啊。”

    而在另外一邊,看到烏云遮蔽了月亮,劉清暗暗的嘆了口氣,找到了連頭,說道:“連頭,看來對面不會放過這次的機會了。”看著面前這個少年,連頭心里也是一陣的唏噓,當時救他的時候,這個少年一看就還是個善良之人,但是兩年的磨練,現在在他面前的已經是個沾滿鮮血的狠人。

    不過這樣的唏噓沒有多久,連頭輕輕的笑道:“是啊,現在的這個世間哪里還有道義二字?”劉清輕輕的張了張嘴,卻是沒有說什么,只能是讓周圍的弟兄們暗自戒備。

    漆黑如墨的夜色,沾滿了未知的恐懼,突然,劉清聽到了一陣輕微的聲響,他連忙的對著周圍的同伴們發出了警告,這一下,所有的人們都是起來,努力的傾聽著,孫大斗咬牙切齒的說道:“看來,這柴陵村還玩意真不知足,可惜了那些美味的糧食啊。”周圍的人都是一股子的憤怒之情,連頭也是輕微的皺眉,最壞的結果:到來了,沒想到對面還真是一點臉面都不要了。

    眾人都是趴在了地面上停著聲音,王橫輕輕的一指一個方向,眾人點頭示意,輕輕的拿起幾張弓,拉弦搭箭,向著遠方射了出去。

    只是聽到黑夜里面突然傳出來了一聲的慘叫,然后就是一陣的喊叫之聲,他們遙遙的聽到柴陵村的聲音“兄弟們,給我沖啊,殺了他們。”劉清他們只是聽到了無數的呼喝從周圍的地方響徹起來。

    恍惚之間,仿佛他們陷入到了包圍之中,順著聲音的方向,劉清他們連忙又是抽弓射出了幾箭,然后就是抽出了刀,迎擊了上去,順著聲音,雙方在幾乎漆黑不見拇指的地段展開了廝殺。

    夜戰,是最考驗人的勇氣的地方,因為任何人面對黑暗的未知都會感覺到一種的恐懼,這和膽量無關,只是人的本性之中對于冥冥的未知的那抹敬畏之心。

    殺戮,在進行,衣著破爛的雙方,沒有任何的仿佛,迎接上刀鋒,就是一死了之。不斷有著慘叫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不斷有著觸摸的肉體感覺從刀鋒上面傳播開來。

    劉清摸黑前行,他仿佛一個人置身在永恒之黑暗,周圍可能就迎接死亡之鋒的到來,和同伴們都是失去了聯系,只能是憑借著聽覺,憑借著感覺,來在此活命。

    突然,一陣風響而來,劉清頭皮一陣的發麻,他急忙的迎刀而上,一陣火星在黑暗里面閃現出來,劉清連忙抽刀向前,緊接著就是一聲慘叫,然后是濕漉漉的感覺,然后就是撲鼻的腥味,劉清知道,前方的那個敵人死了,但是這刻最是讓人緊張的,因為這刻的慘叫吸引過來了敵人,不知道什么時候烏云離開了月亮,迎著月光,劉清看到了一抹雪亮向著自己的頭顱飛劈而來,他立刻翻滾下來,來到了那個人的跟前,一刀斬斷了那個人的一只腿,那個人猙獰痛苦的面孔在月亮底下是如此的恐怖,不過劉清沒有任何的猶豫,又是一刀,斬斷了他的咽喉,結束了他的生命。

    他這刻,才有余心展看此刻的沙場,這里已經遍地都是血水流淌著了,地面上無數的死尸沉地,不過依照記憶里面,大多數都是對方的尸體,看到這里,劉清的心里才有了一絲的放松,然而,他突然聽到了王橫的一聲痛嘶,然后就是一陣的哭泣的聲音,他連忙尋著聲音看了去,看到王橫此刻卻是抱著一個人大聲的哭泣著,劉清的心底突然有了一絲不好的感覺,連忙跑了過去,只是入目的情形,讓他愣了。

    因為連頭就是那么靜靜的躺在王橫的身邊,身軀上有著一個大洞,一看就知道是被長槍給貫穿了,眼看是不活了,劉清過去緊緊的握住了連頭的手,卻是一句話都是無法說出來,連頭看到了劉清來到了,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說道:“我知道你是個有學問的人,我走了,你就做他們的首領,帶著大伙,在這個亂世里面活下去,恩?”劉清緊繃的臉龐上,沒有一絲的表情,只是嘴里面發出“恩”的聲音,然后,連頭就是那么的頭一歪,卻是再無一點的氣息。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