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 第8章 8.為了生存而戰
    所以,當聽到宋大貴的話語。在坐騎上,劉清笑著說道:“你說來聽聽,沒有的話,你就當下酒菜了啊。”

    說完,劉清拿出刀,放在地面的之上。

    當聽到這句話,本來心底暗暗有些得意的宋大貴突然感覺到了一陣劇烈的顫抖,因為他想了不久之前的那一幕,那些瘋子一般流民將那些官兵咬嘶成一堆堆的骨架的情景了。

    宋大貴再也不敢掩蓋啥,大聲說道:“好漢,好漢,小人知道一處地方啊,那里肯定能夠搶到吃的。”眾人聽到這句話,都來了興趣,就連一直憎恨他的谷梁用也沒有說什么,自動省略了里面的那個“搶“字。

    現在不搶,難道還要來此等人將糧食送給你,這可是個糧食貴如金的時候,不搶別人的,自己就會餓死。劉清他們以前也不是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

    宋大貴在馬匹上,急聲顫抖說道:“啟稟各位好漢,在這里十里之外紫金山,那里有個隱秘的小寨子,是個鄉紳的存糧的地方,那里人不是很多,憑借幾位好漢的身手,一定可以奪取那里啊。”劉清連忙的問道:“哦,你是說,那里是個存糧的地方,具體情況你給我好好說說出來。”說完這句話了,劉清讓王橫將宋大貴放下了,宋大貴稍稍的平息了一下心情,看看周圍人的狂熱目光,急速的說道:“這是本地的一個鄉紳的存糧的地方,那人在紫金山附近有著不少良田,但是近來這里大亂,這個鄉紳躲到懷慶府城了,他的一個隨從貪*杯誤事,將這個事情告訴了小人等,所以我等才知道的啊,那里守衛也就只有二十多個,不過就是地方勝在隱秘而已的是啊。”聽到這句話,王橫揪住他脖子,說道:“當真。”看著面前一臉殺意地王橫的時候,宋大貴明顯的咽了口唾沫,說道:“小人哪敢欺騙各位好漢啊,如果欺騙各位好漢,那么就讓小人不得好死。”說完之后,宋大貴賭咒發誓了無數遍。聽到這句話,王橫猛的松開宋大貴,而宋大貴一下子沒有立穩,一下子摔倒在地,卻是無人理會,他們都被這個消息弄的異常的驚喜連連著,王橫說道:“大當家。”

    此刻,劉清輕輕的擺了擺手,似笑非笑的看著宋大貴,說道:“這是你們準備下手的地方對不。”宋大貴連忙說道:“好漢果然是算無遺策,經天緯地,無與倫比啊……”

    劉清沒有再理睬宋大貴的話,對著下面的各位說道:“好,今天我們就去那里,現在先好好休息一下,晚上行動。”眾人轟然應諾。

    于是眾人先來到了紫金山的附近,派遣幾個人觀察了一下地形,還有那個小寨子,如同宋大貴所說,那個地方確實是比較偏僻的,如果不仔細尋找,確實不容易尋找到。

    看著這里一望無際的原野,鄭時年突然下馬,使勁捏了捏這地,有些黯然的說道:“哎,這是種麥子的好地啊。”宋大貴立刻接著話茬說道:“好漢說的是,這里往年可是種麥的好地方,這紫金山還有一個別名,就是叫做麥山,不過最近兩年的這里廝殺太多,才荒廢了下來。”出奇的,王橫這次沒有訓斥宋大貴,眾人的心情都是有點不好,畢竟以前他們也就是農民,看到這一幕幕良田荒蕪,本能的心里卻是在這有些傷感的因素在里面。

    不過這些都不是主要,根據回探的人訴說,這里確實有個小寨子,而且寨墻不是很高,防守也不是很嚴密,聽到這些的情報,眾人的心情都是非常的興奮。

    于是,眾人先是找了處地方休息起來,劉清這才感覺到了肩膀上一陣陣的疼痛,剛才的箭傷只是簡單的包扎了一下,后來看著雖然箭傷不是很深,由于甲胄阻擋,但是現在經過了一陣的運動,卻還是沒有愈合。

    看著劉清有些痛苦的表情,宋大貴再次感覺到了危險,不過劉清卻是制止了王橫等人再次對宋大貴的毆打,只是似笑非笑的說道:“宋大貴,你說,咱們這事怎辦。”聽到了這句話,宋大貴撲通一下子就是跪了下來,此刻的他恐懼非常,才記得起來了,剛才的他可是用那一箭來射傷了面前的這位爺爺的啊。

    于是在想到這里之后,宋大貴連連的叩首,一邊扇著自己的耳刮子一邊大聲的呼喊道:“小人傷到好漢,愿意做牛做馬償還,望大人繞小的一命吧。”說這,宋大貴連大人都蹦跳出來了。聽到這句話,劉清微微看了他眼,說道:“做牛做馬?”宋大貴一看到有門,連忙說道:“做牛做馬,大人啊,饒了小的。”“呵呵。”劉清笑起來,一腳踹了踹宋大貴的身軀,說道:“怎么樣,你這一百多斤就賣給我了,恩?”宋大貴這個時候哪里敢不同意,說道:“主人啊,您就是小人的主人啊,小人這里給主人您問好了。”說完連忙做出動作,逗的劉清笑了起來。

    而其他的人們則是很不齒宋大貴的做派,他們感覺這樣恥辱的活著,還不如死去,但是一個人有一個人的活法,過了好一會,劉清才說道:“哼,好了,你以后就是我的家奴了。”宋大貴這才停止了動作,在一旁歇著。

    眾人卻都是無話說了,靜靜的等待著夜色的降臨,初冬的夜黑的非常的快,夕陽落幕,天上的黑色照耀了這片大地,披上了一層迷霧般的神色,讓一切歸于安寂了。

    而劉清他們卻在這樣的夜色下面開始自己的行動,他們這次一共出動的是五個人,有一個人在隱秘的地方看守著宋大貴,其他的人,酒足飯飽之后,連夜出發。

    今夜的月亮是彎的,整個大地,幾乎看不到一點,他們來到寨子下面,遙望著不遠處的寨子,那上面點點燈火,不時傳來一聲聲的狗吠之音,還有一些人在上面巡邏,身處在亂世生活,每個人都是活的小心翼翼,所以在這個小的寨子上面還是守衛的有些嚴密的。

    不過,好在這里有些難以發現的地形,讓那些莊丁們有些大意,不一會,竟然就有人打氣了盹,巡查的人,更是從三個人減到了一個人在那寨子周圍看著周圍。

    劉清他們有些緊張的看著遠方的寨子,每個人都是突然有了些緊張,握著武器的手心里面,都是有了些汗水,雖然這和金戈鐵馬的沙場比起來,不值一提,但是今天晚上的成敗卻關系著他們的生死存亡問題了。

    等待,等待,等待。

    夜更加靜了,在不遠處的地方,甚至連狗吠的聲音都沒有了,劉清帶著自己的手下們慢慢的摸近了寨子附近。

    這個寨子的寨墻并不是特別高,劉清拿來了繩索,指揮著手下們順著這繩索慢慢的爬上去,然后他拿著箭手在下面肅立著,突然,這個時候,一個凄厲的聲音傳來,“有賊子來了。”

    然后,就是一陣的鑼鼓聲響動,劉清遙望而看,卻是一個莊丁發現他們,劉清再不遲疑,張弓搭箭,一箭將那個莊丁射殺,然后怒吼道:“生死就在今夜,攻下寨子,就有吃的,攻不下,就都餓死。”說完他就第一個順著繩子爬了上去。身旁的手下們聽到這句話,也是一個個大吼的起來,嗷嗷的向著上面爬去。

    寨子里面這個時候也是雞飛狗跳,一個個莊丁們拿著武器從屋子里面沖了出來,向著寨墻之處殺去。

    漆黑的夜色,這一刻,終于染上了濃重的血霧。

    每個人,都是為了生存而戰,所以一上來,戰斗就是異常的殘酷和血腥。

    亂世存活之人,哪一個不是歷經百態之人,哪一個不是心如鐵石。

    劉清箭無虛發,在射死三個莊丁之后,口中含刀,爬上寨墻,發現上面已經是血腥無比,那些怒吼的莊丁們將沖上來的手下們團團圍住,一個個直就是拿著武器往身上砍去,而手下們也是毫不示弱,他們已經見慣了死亡,已經殺過了人,生死不過一瞬間。

    就連膽小的鄭時年都是長刀橫取,就是一顆人頭落地,大刀落下,就是人死身消。

    漆黑的夜,在這一刻,竟然如此的暴虐。劉清沒有絲毫的猶豫,他大吼著,抽出刀,就是加入了戰團,一個年輕的莊丁,他大吼著,拿著長矛而來,沒有任何的猶豫,劉清一把接住了長矛,然后一刀揮砍,那個莊丁的手臂立刻就是被砍下,入柱之血橫流,凄慘之音響徹狂野,劉清毫不遲疑,反手將長矛擲出,一下子將那個莊丁刺了一個透心涼,莊丁停止了叫聲,慘淡的倒下。

    劉清看著左右沖上城墻的十幾個流民,大聲的喊道:“隨我來,滅了他們,殺。”谷梁用跟隨在劉清的身后,也是大聲的喊道:“殺。”這個曾經忠厚老實的農民,此刻也是變成了沙場殺神,就在剛剛的時刻,他一刀曾經砍掉了一個莊丁的半塊腦袋,那涌出的鮮血腦漿,讓這個曾經無比怯弱的人,變的狂暴起來。跟隨著,往前沖。

    他們聚集在一起,揮舞著刀就是往下邊殺過去,更有的莊丁們跑了過來,他們也拼命了,王橫已經殺瘋了,他罵道:“宋大貴這個東西啊,不是說才二十個莊丁么,這卻至少有三十個莊丁在這啊。”一邊說,一邊躲避著,殺戮著。

    劉清手下里面傳來一聲慘喝,一個流民捂著自己的手臂緩緩的倒在地上,原來不遠處有莊丁用弓箭將他射傷,劉清目光血紅,立刻張弓而射,遠方立刻就是一陣的哀嚎,那個莊丁被劉清一箭射中眼睛,鋒利的箭矢穿透了他的腦袋,他不住的喊叫,遭受到了巨大的痛苦,劉清大聲的吼道:“殺。”說完,他跳躍而起,一刀劈開了前面的一個莊丁,那莊丁的抵擋的刀,竟然被活生生的劈斷,鋒利的刀,順著他的身體,劃成一條線,然后鮮血橫流,噴灑在劉清臉上,讓他仿佛如同地獄殺神。后面王橫他們四個人僅僅追隨。

    殺戮,徹底的開始,一切開始血腥無比。

    劉清的動作,帶動著手下們的血性,他們齊聲高喝,不管不顧的用刀將前面的莊丁殺死,他們總算是來到了寨門出,劉清揮刀一砍,寨門的門閂就是被劈斷,劉清和四名手下一個口哨,外面馬奔來,他們騎馬,沖到了迎來的莊丁群里面,大砍大殺起來,借助著馬匹巨大的沖擊力,劉清他們在瞬間就是將前面趕來的莊丁們撞的粉碎,馬蹄踏過尸首,再次向著前面沖去,這一刻被鮮血刺激的忘卻了一切,只是剩下了搶掠和殺戮,他們仿佛不知道了死亡,面對著莊丁們的武器,他們不躲不避,就是一刀橫出,就是準備著以命換命的招數,面對著如此的血腥,那些莊丁們此刻,終于開始了崩潰,他們無法想象這是一群什么樣的殺神們。

    只是見到在如畫的夜色之下,衣衫襤褸的人們,在騎著馬匹的戰士,

    他們揮動著如風的武器,雖然每一個招式那么的漏洞百出,但是那舍命而擊的勇氣掩蓋了一切,

    他們血腥,他們殘暴,他們不知生死,

    這些人,是來自亂世的吶喊,這些人,為了生存而戰,

    不想再去卑微的死去,那么就來殺戮的死亡,

    一個叫做萬有到的手下被一個莊丁的長矛刺進肚子,,但是他,怒目一張`

    忍著疼痛,順著長矛傷口大步催動馬匹向前走去,來到那面露驚恐的莊丁面前,

    一刀劈落,頭顱橫飛,在最后的剎那他面露微笑,

    五個人人同聲喝殺,亂世風起人亦瘋。

    他們向著寨子后面跑去,劉清率領著手下們緊隨在后殺去,而以后的戰斗毫無懸念,那些退無可退的莊丁們舉起了手中的武器投降,但是這些殺紅了眼睛的人們怎么能夠接受,他們在整個寨子瘋狂殺戮,他們縱情掠奪,人性的暴虐,這一刻用最暴虐的方式發泄出來。

    瘋狂,暴虐,血腥。

    他們搶掠著一切,他們殺戮著一切,人頭滾滾,莊丁慘嚎,當夜深人靜之刻,卻是一如既往的黑夜,這個異常瘋狂的年代,慘淡如斯。

    一切的一切,只是因為殘酷,只是為了生存,寧為太平犬,莫為亂世人。

    最后一個莊丁死去的時候,劉清他們個個都是呼哧呼哧的喘著氣,軟倒在地上,這一夜,實在是太血腥了,他手里面的長刀甚至都砍人卷了刃,他對著谷自用說:“好了,叫陳要旺他們過來,快點。”谷梁用立刻出去,劉清強忍住倦意,說道:“快點,將這些人收拾收拾,另外再去找糧食。”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