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 第12章 12.提親
    宋大貴聽到這話,臉色大喜,而聽到這話,二十多個士兵有些動搖,但看到那雙狠厲的眼睛立刻說道:“我等愿意。”

    錢行立刻說道:“還請大貴哥做主。”宋大貴這下,頓時卻是又有了一些意氣紛發的感覺,他喊道:“現在義軍入城,正在掃蕩殘敵,我等就要進攻府衙……”下面話,宋大貴卻是沒有說出來,錢行臉色變幻了幾下,說道:“我等新進義軍,未有微末功勞,我等愿為先登。”宋大貴高聲笑道:“好。”

    遠方的劉清一直看著不遠處的宋大貴他們,他剛才已經暗暗叮囑周圍的屬下,如果前方有什么異動,立刻弓箭齊發,然后縱馬奔馳,在最短的時間內殺死前面的所有敵人。

    不過當看到前方的隱隱笑聲,他知道事成了,縱然他冷酷無情,這刻也是感覺到了心里一陣石頭落下,看到回來的王橫和宋大貴,臉色森森的說道:“怎么樣。”

    興奮無比的宋大貴說道:“主人,都辦妥了。”劉清又將詢問的眼神看向王橫,得到滿意的回答以后,也終于笑了一下,喊道:“好,給你們兩個記一功,聽我號令殺。”

    這支擴大了的隊伍大喊道:“殺。”首先沖出去的是錢行的那二十多個人的小隊伍,跟在后面的,是劉清他們十幾騎,向著那曾經威嚴的府衙沖殺了過去了。

    一路之上,所有的人看到這股人馬都是辟易兩旁,所有的人都是用一種恐懼的目光看著他們,就算是有阻攔的人也是立刻殺死,森然的寒意讓所有人驚懼完之后,就接著陷入到了無邊的廝殺里,此時此刻,劉清心里焦急的想著:“快點,快點,再快點啊。”

    終于,在這種心聲的呼喚之下,他們終于看見府衙,喊聲的聲音再次響徹而起,而府衙里面明顯是有了防備,里面射出來了弓箭,劉清看著那邊有個探頭的人,搭手就是一箭,那個人慘叫一聲落地而亡。

    錢行喊道:“兄弟們,給我沖啊,義軍入城,榮華富貴在此一舉了。”說完讓眾人搬來堆砌之物,向著府衙里面就要往里面沖殺著,這些衣著破爛的士兵們聽到這話,看著那往日里面森嚴的府衙,頓時有了些猶豫之色,錢行這個時候提刀就砍了一個人,凄厲的慘叫,讓眾人神色一明,錢行滿臉猙獰,手中的刀此刻被溫潤的鮮血沾上,他說:“現在,不想死的就沖,要不然現在就給老子去死。”

    士兵們看到如此,再無猶豫,瘋狂的吶喊,當他們砍出第一刀的時候,再也沒有了恐懼,剩下的只有瘋狂,沖擊府衙本來就是死路一條,既然上了賊船,那么只能獲得勝利才有那么的一線生機出來,所有人怒火沖天,翻越著府墻。

    在府衙里的人們,此刻同樣是瘋狂的反擊,他們知道,這個時候,讓這些人進來,等待著他們的必將是死亡,恐懼帶來的力量,同樣是驚人的,雙方竟然有了些僵持出來。

    看著在墻體兩側瘋狂廝殺的人們,劉清早就等不及了,他對著孫大斗說道:“老孫,你讓兄弟們將那扇門撞開。”聽到這句話,孫大斗驚了一下,說道:“大當家。”

    劉清說道:“都什么時候,撞開了,這城就是我們的。”

    孫大斗猛的就是一震,說道:“我知道了,大當家。”

    說完之后,谷梁用招呼道:“高小溪,皮里針,過來。”

    聽到了那孫大斗的招呼聲,兩個人連忙的過來,待得孫大斗吩咐下來,那兩個人的臉色立刻就是變的有些難看,但是下一刻,就是一股子狠厲出來了。

    兩個人對視一眼,惡狠狠的喘著粗氣,然后找來馬罩子,將兩匹馬的雙眼給蒙上了,然后騎上了馬匹,然后大呼道:“我草他娘的,沖啊。”

    只是見高小溪和皮里針兩人架上馬匹,用刀在馬屁股狠狠的就是一扎,鮮血涌出,馬凄厲的嘶鳴著,兩個人就是這沖著那個府衙的那扇大門沖了過去,狠厲的氣息頓時震懾全場。

    高小溪和皮里針本來是邊軍,但是由于鬧餉發生兵變,待得朝廷平息了兵變,不少邊軍都是懼怕被株連而逃亡,這兩個人就其中的兩個人,然后追隨著流民軍開始廝殺生涯。

    此刻他們就是準備與他們的馬匹一起撞擊開這扇門,常年的廝殺,使得這兩個人著實的瘋狂膽大,只是見到馬匹如同飛般的向著那扇門沖去,在距離僅僅只有十米的時候,高小溪和皮里針突然從馬匹上面跳了下來。

    帶著巨大的慣性,兩匹奔烈的馬匹種種的撞到了那扇門上,就是轟然一聲的巨響,碎肉漫天飛零,那扇門微微的動了一下,但是依然屹立如故。

    看到這個情況,孫大斗眼睛瞬間通紅,立刻就是催著自己的馬匹往前沖去,不顧那哀鳴的戰馬的嘶鳴,再一次撞擊在了那扇門上,這一次,終于,那扇門有了些晃動,孫大斗提著刀,猛的上+前就是一下狠踹,經歷了巨大撞擊的門撞開。

    孫大斗渾身鮮血,仿佛是從血池尸海里面走的魔鬼,他大聲的嚎叫,第一個沖進了那扇門里面,在他的后面高小溪和皮里針也是緊緊的他的后面,提著刀就是沖了過去。

    緊接著,在里面就是一聲聲的慘呼,他們已經是奮力的殺戮起來,還在一旁督戰的錢行看到眼下的這個情況,臉上卻是有些掛不住,剛剛還說要靠自己來打下這座府衙,現在的這個情形讓他有些羞愧,但是很快,這股子羞愧變成了憤怒。

    他看著周圍的還在愣神的士兵,罵道:“還給老子愣什么愣,跟我沖。”說完錢行揮舞著手中的長刀,踩踏著滿是血水的地面,沖了過去,在他的后面,剩余的士兵,也是緊緊的隨在后面,劉清看到這個樣子,心中的石頭終于落了下來了,只要能夠攻進去,一切都是好說。

    戰馬嘶鳴,天邊烏云密布,府衙里面的喊殺聲更大了起來。

    左右看顧著自己的屬下,劉清喊道:“走,殺進去。”催動著戰馬,劉清也是率先沖了過去,后面的王橫。谷梁用等人也是催動護衛在他的左右,當他們進入到府衙里面的時候,里面的殺戮已經是接近了尾聲,畢竟面對著這一伙的亡命之徒而言,府衙的防護能力還是顯得相當薄弱。

    劉清看到如此,立刻說道:“王橫,宋大貴,你們帶人去牢房將犯人給我放出來,告訴他們,義軍進城,想要富貴的就跟著我們干。”王橫、宋大貴等人立刻稱是,此刻的這兩個人露出著興奮的目光,他們現在還是如同在夢幻里面,怎么也不會想到,一府之城,竟然在這刻被他們攻陷了。

    劉清接著又說道:“孫大斗,你帶幾個人,清理防備府衙,其他人隨我來去找這個懷慶的知府”

    眾人轟然應諾,劉清他們各自開始行動了起來,手起刀落,那些或者逃去,或者反抗,或者哭喊的人,都是被他們的武器斬落馬下,劉清他們六個人,穿越過層層的院落,終于是來到了懷慶知府的所在之地,只是見到這里古色清幽,端的是一處文人的好去處,劉清等人來到這里,直接就是沖進了那個正堂里面,只是見到當堂的椅子上面,有著一個身著大荊服飾的中年男子,他面色威嚴,看著劉清他們進來并沒有太多的恐懼之樣的神色。

    谷梁用看如此,輕輕的“哼”一聲,舉刀就要喝罵,只是那個中年男子已經開口說話,他怒指著劉清一行六人,罵道:“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哼,朝廷天兵不日將至,你們速速投降方是正理。”谷梁用罵道:“老匹夫,去你娘的狗日的朝廷,老子告訴你,我不欠這個朝廷一分一毫的,反而是你們這些貪官污吏倒是一群群的乒我等良善百姓。”

    聽到這句話,那個中年男子也是有些黯然,但是旋即立刻面色激動的說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這個時候,劉清已經是罵道:“屁話。”

    看到這里,劉清罵道:“腐儒爛泥,我不屑和你說話。”說完,劉清就拿著刀上前準備結果了這個知府,那個知府此刻也是緊緊的閉上了眼睛,準備接受著那寒冷的刀鋒。

    突然,一個悅耳焦急的聲音傳來,喊道:“好漢住手,莫傷我爹爹。”只是見到一個人影突的出現在了劉清他們的面前,撲倒在地下,抱住劉清的腿說:“求求你們不要殺我爹爹。”

    劉清眼睛定住一看,才看到跪在自己腳下的是一個二八年華的少女,雖然面色慘白,但無法掩飾住天生麗質,劉清鼻子微微抽動一下,就是嗅到一抹女生特有香味。

    見到這個少女到來,那個面色如水的知府也是大急:“柔兒!”然后狠狠的瞪著劉清說道:“你要殺要掛悉聽尊便,但是請不要禍及我的家人。”聽到這句話,谷梁用罵道:“狗官,你們這些東西禍害我們良善百姓的時候怎么不想這些。”

    那個知府說道:“我曹宣望為官,豈屑此等之事。”

    而在劉清腳底下的少女也是緊緊的抱著劉清的腿,說道:“公子,我爹爹是個好官,真的,你要相信我。”

    劉清這個時候,卻是沒有來的心軟,他低下頭,輕輕的問道:“你叫什么名字。”那個女子頓時羞紅了臉,這個時代,如此問一個女子的名字是一種很失禮行為,所以如此情況之下,那個女子也是羞答答的說道:“曹晴柔。”

    然后,這個少女突然抬下頭,看向了劉清,劉清正好的看到了那個少女的眼睛,心卻是仿佛被重重的擊了一下,那種感覺滿滿的,無法言喻。

    那一個什么樣的眼神,那一抹的柔弱因為我的過錯么,

    摯愛的女孩,是你么,你在我的面前,是我驚嚇到了你么,

    穿越過了時空,在凄惘的歲月,是讓我看到了你啊,

    如果說這一切都是一場夢的話,我寧愿沉淪在你的目光里面,永世不回。

    仿佛是一種宿命,劉清這一刻,突然感覺到了一陣的慌張,那是一種許久不曾出現在他身上的感覺,這算是一見鐘情么?縱又千生千世我愿與你同在。

    他直直的盯著那雙明眸,再也無法移動,仿佛這一刻有著千年,有著千世,有著永恒不變的時光也無法抹殺。

    那個少女同樣也如此,她先是感覺到一陣不滿,但是卻被那雙眼睛里面的東西所吸引,那是一種孤獨般的憂傷么,

    那是一種柔情么,

    為什么在這個一瞬間卻是如此的溫暖,

    雙方就是這樣,仿佛就是突然,或許也是必然,相視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聽到一聲咳嗽,劉清和曹晴柔才是猛然的驚醒,曹晴柔一下子就是羞紅了臉,卻是曹宣望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才故意的咳嗽了一下,讓他們驚醒。

    而劉清這個時候也是有些尷尬了,剛才一陣廝殺的氛圍一去不復返,他柔聲的說道:“我相信你。”

    然后,他抬著頭,問了一個非常好笑的問題:“楚大人,這是你的女兒。”雖然局勢凝重,但是曹宣望也是這個問題問的愣住了,然后木然的說道:“是。”

    但是緊接著,曹宣望仿佛就是發怒的獅子般,問道:“你要干什么。”劉清一下子竟然有些被嚇到了,還是這個時候后面的鄭時年嘻笑著說道:“干什么?提親啊。”

    鄭時年面色就嚴肅了一下,大聲說道:“我們大當家看上你家閨女,怎么?”

    曹宣望猛的就是一陣氣勢,但是旋即就是一陣落寞,他嘶啞的聲音對著那曹晴柔說道:“柔兒,我等清白人家,怎能從賊?“聽到這句話之后,曹晴柔臉色白了一下。

    然后,突然之間,曹晴柔就是要沖著旁邊的椅子上面猛的撞了過去,看到這個樣子,劉清也是一身冷汗出來,他一下子將這個少女抱在了懷里,大聲的罵道:“媽的,怎么,你這是要逼死你女兒么?”曹宣望這個時候,同樣的大聲激動罵道:“死也死的清清白白,總比被你這賊寇糟蹋好,我曹家世世代代忠良之心傳于世間,怎能被你等反賊所玷污。”

    聽到這句話,劉清上前就踹了曹宣望一腳,罵道:“沒見過你這么狠心的父親。”這個時候,在劉清懷里面的曹晴柔看到這個情況,大聲的伏在劉清懷里哭泣起來,說道:“莫傷我父親,我一切都依你。”聽到這句話,劉清才是停息了下來,卻是稍稍平息了下心情。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