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 第14章 14.分糧食
    悲鳴的馬兒重重的跌落在地面之上,它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鮮血的橫流,逝去了它的生命,微微的閉上了眼睛,再也不理這個塵世的殺戮,作為軍馬,它的一切都將結束在沙場。

    “呼哧”劉清也是被摔了一個慘重,他嘶啞咧嘴的忍受著心中的血氣翻滾,但是他看到了那把刀得一切,一陣的興奮在他的心中升騰起來。

    但是,出乎他們的意料,那千戶大人最后的一刻,目視著周圍的所有家丁們,說出了一個字。“殺”,徹底點燃了更加慘烈的廝殺,就連宋大貴此刻,也是同樣的淚流滿面。

    只是那披散的頭發,遮去了面目,但是他的下首卻是更加的殘忍了。

    那些士兵們冷冷的看著面前的劉清,目光中的仇恨傾四海之水也是無法洗刷的,他們是千戶大人恩養的家丁,千戶大人的死亡,意味著他們一切的破滅,而且平時的生活,又怎么會沒有感情,這個時代的人,猶重忠義,主辱臣死。

    瘋狂般的叫聲,同樣從這些士兵們的口中撕扯出來,長槍大陣突然被收了起來,但是還未待流民們感覺到高興的時候,從里面沖出來了同樣是手拿長刀的士兵們。

    這些人面色通紅,個個陷入了魔癥一般,上來就是和這些流民們以命換命的架勢,這讓流民們有著一股的措手不及。

    王橫此刻已經身中三創,現在的他剛剛砍翻了一個士兵,卻是面色焦急的向著前方奔去,因為在剛才他已經看到了,劉清所在的地方已經被死死的包圍住了。

    他一邊跑著一邊的大聲的喊道:“大當家,王橫來也。”帶著巨大的長刀,猶如在鮮血里面炫耀的鬼神,每一次的前進,都必將帶起沖天的血霧。

    而劉清卻是已經陷入了到巨大的危險里面。

    在他的周圍,都是仇恨的目光,那漆黑的眼瞳里面,如果可以噴射出火焰,那么此刻的他肯定會被燒成飛灰。甚至有那么一刻,他那冷酷的心感覺到了恐懼。

    千夫所指,就是這樣的滋味么,我不甘心。

    劉清心里面喧囂著,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此刻的他手中沒有半點的武器,突然,一陣劇烈的疼痛在他的背后傳來,一個面色赤紅的士兵,已經砍破了他的后背。

    冰冷的刀鋒,碰觸著肉體,帶起了一陣的血花。

    如同霧的般噴涌,如同帶著一絲的迷離之花,在黑暗里面盛開,竟也是如此的絢爛奪目。“吼。”劉清狠狠的發出了一個音符,那是一種絕望,一種瘋狂,一種欲望。

    帶著幽火的眼神向著后方看去,瞬間就讓那個面帶得意的士兵冰冷徹骨,劉清帶著逼人的氣魄,踏血而行,他仿佛置千萬人于無物,這刻,他未在了世間,未在了時間,未在了自己,他只想著:“殺,殺死面前的一切。”

    身軀的潛力全部的爆發,劇烈的疼痛和絕望的摧使下,讓一個曾經的文明現代人,竟然也是變得如此的癡狂。他一手捉住那士兵的左手,狠狠的一扯,“嘭”那士兵的左手應聲而者,噴涌的血水,澆筑了劉清的一身,他瘋狂,他痛苦,故他此刻如同地獄魔神。

    劉清高高舉起了手中的這個人,那噴流的鮮血流遍他的全身,扔出,奪刀。

    流出鮮血!

    露出白骨!

    跌倒在地!

    失去生命!

    那個士兵,在一陣的痛苦里面,完全的回歸大地。

    王橫看到了如此血腥的一幕,他默然,旋即就是高聲的呼喊:“赤將軍。”三個有著奇妙的魔力的名字,先是孫大斗喊出,接著是鄭時年,谷梁用,接著,所有的名字喊出了這三個字。

    仿佛這里不是戰場,是一個接受著英雄凱旋的地方,劉清就是那個萬眾矚目的英雄,是的,他享受這樣的感覺,人活在一世,總得有那么幾個瞬間讓自己感覺到自豪,為此,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如若不然,豈不是獲得太窩囊了。

    劉清桀驁的身影,再次的讓所有的人震驚,所有的官兵們也是愣神了那么一個瞬間,久久的不敢上前。

    但是,殺戮是要進行下去的,不是么?這個世界的一切,已經是用刀兵說話了,就讓這一切變的混亂吧,這個世間的一切,在血水中毀滅,在火焰中重生,才有嶄新的面貌。

    一個軍官嘶吼道:“都他媽愣著干什么,殺了他,給大人報仇。”說完,他刀背砍周圍的幾個愣神的人,這是,官兵們才如夢初醒,一個個的再次揮舞著刀,殺向了劉清。

    劉清提刀狂吼,突然一支飛箭,射穿了他的右臂,劇烈的疼痛,讓他的刀應聲落地,他仿佛陷入了黑暗,但是一抹強光將他召回,哦,那是長刀雪亮的鋒光。

    那長刀向著他的腦袋劈了過來,劉清狠狠的咬了下自己的牙尖,他奮力的將那個箭矢拔出來,帶血肉的箭矢,仿佛在預示他所遭受的疼痛,他左手持箭,身體旁邊一躲,然后就是將箭矢狠狠的刺進對方的咽喉,然后重重的將那個士兵扔到了一邊。

    但是,這次,劉清的所作所為,并沒有嚇退這些士兵們,他們甚至連愣神的時間都沒有,就是一個個揮舞著長刀沖了過來了。

    刀光血影之中,劉清看到了一個個猙獰的臉,難道自己就要徹底的在這個地方么。

    外面王橫、孫大斗、宋大貴他們凄厲的吶喊,里面這些血水里面走出的敵人,劉清一陣的恍惚,突然,他感覺到了一股內心深深的疲憊,他想休息了,刀鋒在他身上。

    血霧在綻放,劉清只是盲目的反擊著,在他的眼里,仿佛回到了那個文明的時代,那里有著這個世界所沒有的東西,他開心的與那些同學們一起玩著電腦打著游戲。

    一切都要結束了么,我累了么,這世界……

    這時,忽的喊聲:“赤將軍,啊?那不是劉清兄弟。”

    劉清感覺到一身的沉重,這個時候,他恍惚當中突然聽到了一個聲音,讓他的神經再次的繃緊起來,而他周圍的狂暴士兵們,仿佛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威力一般,開始潰退。

    卻原來是在劉清的背后突然殺出了一隊的人馬,這些人人數并不是很多,大約有著十幾個人,但是非常的兇悍,當先的一個漢字,使用一把長槍,在人群里面縱橫馳騁,當他來到了劉清的面前的時候,對著劉清說道:“哈哈,果真是你啊,劉清兄弟,沒想到你們還真膽大,竟然敢攻打這懷慶府城,我今天就陪你瘋一回,哈哈哈哈哈哈。”

    劉清定睛一看,認出了來人,原來是鄭一凌,也是不由的笑道:“一凌兄弟。”說完,他就是一個踉蹌,趕忙的用自己手中的那把長刀拄在了地上,算是勉強站立住了。

    他回頭一看,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鄭一凌一邊將旁邊的一個士兵一邊笑著說道:“這些事情,一會再說,先將這些士兵給殺死了再說,哈哈。”劉清看了看自己的樣子,苦笑著點了點頭,因為有了鄭一凌這支生力軍的加入,官兵方面在腹背受敵的情況下頓時大亂,加上千戶大人的死亡,漸漸的再也是不支,而王橫他們看到劉清受傷如此嚴重,那是又急又氣,再也顧不得什<么,手中的武器揮動的又快又狠。

    絕望的廝殺,終于讓這隊官兵潰敗了,看著越來越少的袍澤,看著兇狠的敵人,終于有一個士兵扔掉了兵器,向著遠方的黑暗逃走,但是一抹長箭射穿了他的身軀,高小溪拿著一把長弓在那里得意的笑著,滿是得意。

    當有了第一個逃兵,官兵們再也支持不住了,任憑那些軍官們大喊大叫,無濟于事,王橫一刀砍掉了最后一個抵抗的軍官,他們終于獲得了勝利,看著周圍鋪滿血水的一切,劉清突然有了一股子要發狂大笑的沖動。

    王橫、孫大斗、宋大貴他們愣神的看著周圍一切,劉清目光炯炯的看著他們,大聲的說道:“我們贏了。”“我們贏了”這句話徹底點燃了所有人的熱情,他們高高的將手中的武器舉起,在這個殺戮之夜里面,他們成為了勝利者,雖然現在的城中還是還是可以聽到喊殺聲,雖然火光依然沖天,但是毫無疑問,他們此刻成為了城中的主人。

    當這一股子官軍被擊潰的時候,城中沒有任何的勢力可以再阻擋他們的腳步。

    劉清強自忍著疼痛,對著孫大斗和鄭時年說道:“谷梁用,鄭時年你們兩個去打開官府的糧倉,開倉放糧,舉旗招人。”孫大斗和鄭時年興奮的說道:“是。”

    接著,劉清對鄭一凌說道:“此次謝謝一凌兄弟了,不知道一凌兄弟以后有著什么打算。”鄭一凌笑著說道:“還有什么打算,從今天起,我就跟著劉清老弟你干了。”劉清聽到之后,笑著拍了拍鄭一凌,高興的說道:“好啊,承蒙一凌兄弟你不棄,兄弟我也就不矯情了,現在請一凌兄弟你帶上三十個人看到有趁夜劫掠的百姓的,你就直接給我殺了。”說道這里,劉清又對宋大貴說道:“大貴。”聽到劉清在喊自己,宋大貴連忙過來,一臉笑容的道:“小的在。”劉清笑了笑,說道:“你帶上十個人,和一凌兄弟一起出去,看到有潰兵什么的,能收服的你就直接給我收服了,但是,這些人必須給我交張投名狀。”宋大貴聽到這句,愣了一下,說道:“這……”看到他一臉不解的樣子,劉清露出了一嘴森白的牙齒,哼道:“城中富戶官員這么多,害怕投名狀不夠用么?”聽到這句話,宋大貴驚喜起來,這豈不是一堆的財富,其他人也是滿臉羨慕的看著他,宋大貴連連的說道:“請主人放心。”

    吩咐完他們兩個,看著有些艷慕的其他人,劉清笑了一下,說道:“我劉清神什么時候說話不算話?大掠三天就是大掠三天,怎么,你們等不及了?”

    眾人哄笑了一下,黃金翅出來說道:“大當家有所不知,我等在那囚牢里面暗無天日,多少日月沒見到女人了,如今……”說完,他露出了一個男人特有的曖昧,眾人看到之后都是一臉的笑意,不過眼光里面的肯定卻是再也無法掩飾。

    劉清突然之間嚴肅了起來,他抽出了長刀,說道:“說過的,我一定會實現,但是現在我等困在官兵的包圍圈里,這條命還沒得保,那里可以放松大意?懂了么?”眾人看到了,也是連忙收斂起笑容,孫大斗也是出來說道:“大伙放心,大當家說道做到,一個唾沫一口釘,再有誰敢懷疑大當家的,我老孫第一個劈了他。”眾人連稱不敢。

    于是,接下來,事情一件件的吩咐了下去,孫大斗帶著幾個人出去充當斥候,其他人也都是各忙各的,劉清也就要走進府衙,準備好好的詢問一下那個知府曹宣望。

    不過,就在他抬腳要走的時候,遠處突然傳來的一陣的喧鬧,這股子聲音由大到小,由遠到近,山呼海嘯般涌來,劉清神經一下子繃緊起來了,他看了看左右僅剩的十幾個人,快步的向著聲音所在的那個地方跑了過去。

    此刻的劉清,心中也是暗暗的向想道:不會是出什么問題了吧。就在他這樣想道的時候,在黑暗的街道上,突然涌出來了許多的人,這可著實嚇了他一大跳,他和周圍的護衛們連忙的抽出了手中的刀,一臉的戒備,不過,那些人影看到他們的動作之后,先是一陣的害怕,甚至有人大聲的喊了出來,不過緊接著,這些人卻就再也沒有顧他們,直接是朝著一個方向跑了過去,這讓劉清他們一陣的疑惑。

    走著走著,錢行這個時候對著劉清說道:“大當家,那是懷慶府的糧倉所在。”聽到這句話,劉清若有所思的點了下頭,卻是沒有放慢自己的腳步,一直朝著前邊沖去。

    漸漸的走近,他們挺清楚了那聲音里面的內容,無外乎感恩戴德的聲音,還有谷梁用那聲嘶力竭的聲音:“義軍入城,大開糧倉,分發貧民了。”接著就是無數的聲音:“義軍仁德。”

    在火光的映射下,劉清看到那平日里面看守嚴密的官倉此刻卻是完全的被打開,閃耀著一種神奇金燦燦金子般的魔力的東西,那是無數的小麥,在這個亂世,還有什么比這個更值錢的東西。

    一個個貧民,拖家帶口,拿著布袋,拿著瓦罐,甚至還有當場就開始生出這些麥子的人,他們面色激動,滿臉的感恩的神色。谷梁用他們也是看到劉清的到來,此刻興奮無比的谷梁用大聲的說道:“看,那就是我們的大當家,今天發給大伙糧食的,就是他啊。”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