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 第15章 15.殺
    聽到這個聲音,這些貧民們眼光卻是轉了過來,緊接就是大聲的喊道:“謝大當家仁慈。”看著那一雙雙虔誠而又卑微的眼神,劉清感覺到了一陣的成就感。

    他大步走到了谷梁用他們那,看著一臉激動的其他人,也是不由的笑了笑,這些人,都是下九流出身,什么時候受到過如此感激,難怪他們會如此的興奮了啊。

    頓了頓,他看著那一眼望不到邊的貧民們,舉起了手中的刀,說道:“現在我們義軍入城,有愿意加入我們的,就過來,飯有食,衣管暖,生死由已握,富貴由天命。”聽到這句話,在瘋狂搶掠的人們猛的慢了一下,但是緊接著,就有著人大聲的喊道:“大當家,小的愿來,小的愿來。”

    只是見到在人群的后面,有著十幾個衣著破爛的人跑了過來,當頭一個人,卻是賊眉鼠目,一看就是奸猾之人,尤其是其他人看到他之后,都是連忙的給他讓出的一條道。

    錢行皺了皺額頭,對著劉清輕聲的說道:“大當家,這個可是這懷慶府里面有名的潑皮無賴陳老五,大牢進過,兵營呆過,整日里面游手好閑,號稱是就賭一條命。”

    就在錢行說的時候,這個陳老五已經走了過來,滿臉上近乎崇拜的笑容,對劉清說道:“我等感懷義軍恩情,加入義軍,懇請大當家收留。”看到他們,而錢行的話語才剛剛的落下,陳老五好像是聽到了剛才的話,臉色有些不自然,劉清看到了,上前將自己手中的刀遞給了陳老五,說道:“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我等出身本寒微,既然老五兄弟你愿意來,我們就收了你們,這把刀給你,希望老五兄弟你能不辜負我的期望。”說完,這把長刀就是給了陳老五,陳老五臉色猛的就是一顫。

    他們這等潑皮無賴,雖然性格難纏,卻是出名的好面子,講恩情,什么時候,陳老五被這等看重過,更是當著這無數人的面子,陳老五卻是有了一陣的哽咽起來。

    陳老五結果那把刀,大聲的說道:“謝大當家恩情。”

    說完,陳老五就走進劉清的隊伍,其實劉清這么做也是有些想法的,既然陳老五是這懷慶府城里面有名的潑皮無賴了,那么肯定是對城里情況非常的熟知,正好詢問。

    當這陳老五帶著人投軍之后,后面的人都是騷動起來,漸漸的就又有些人跑了過來,這亂世里面,人命賤如狗,跟著這等義軍說不定還有著那么的口飽飯來去吃。

    當天色將明的時候,劉清他們的身后已經有了近千人的隊伍,在如今的這個世道上,糧食不好找,兵員卻是非常的好找的,不過劉清都是挑選的精壯,所以人數少了點。

    更多的貧民循著城內的呼喊來到了這里,露出著狂熱看著那滿地如同黃金般的糧食,整個懷慶府城逐漸再次的陷入到了一陣的喧鬧里面,那不少高門大戶的人家,一個個都是閉緊了房門,但是昨夜的廝殺,讓那里面傳出來的一陣陣的恐慌,卻是怎么也沒有辦法驅散的。

    更多的貧民來到了劉清的身后,他們赤手空拳,但是帶著一種在極度絕望當中,抓到希望的神色,每個人興奮不已的憧憬著未來,這個時候,孫大斗已經回來了,看到孫大斗第一眼,劉清緊張的問道:“怎么樣。”

    “哈哈,好叫大當家得知,這周圍百里之內肯定是沒有官軍的身影了,估計都是跑到黃河邊上去了,大當家神機妙算,我孫大斗算是服了。”說完孫大斗就是拜了下去。劉清沒有阻攔著他,他知道,孫大斗曾經也算是他們十個人里面!的二號人物,這次是樹立權威的時候,代表著位置的確立。

    當他回頭看著那近千興奮不已的流民的時候,他知道,這將是他最大的財富。

    就在他怔怔出神之時,宋大貴也跟著回來了,他的身后有著一百多的官兵服飾的人,不過現在這些人滿臉的滿足,哪有一點的垂頭喪氣的樣子,可想而知他們昨夜的愉快,而宋大貴那抹趾高氣昂的神色,卻是怎么也掩飾不住,尤其是打老遠的時候,看到了那近千人的隊伍,在這個用人數決定勝利的時代,人多,就代表著強大的武力。

    十騎奪城,如此一樁大事,在現在,算是剛剛的穩定下來。

    看到來到自己面前的宋大貴,劉清輕聲的說道:“大貴,這場大貴如何。”宋大貴聽到這話,顧不得地上的臟污,五體投地,說道:“主人恩德,小的沒齒不忘。”然后,他又興奮的說道:“主人,小人遵主人命令,上街巡查,一共有一百三十員士兵愿意加入我等。”聽到這句話,劉清滿意的點了下頭。

    就在這時,又是一陣的喧鬧,只見這鄭一凌也是摔著一百多人的隊伍過來,鄭一凌也是笑著對劉清說道:“劉清兄弟,我奉你之令,上街捕殺宵小,一共斬首一百一十二級,更有六十多好漢加入我等義軍。”劉清說道:“一凌兄弟辛苦了。”

    陸陸續續的,人們逐漸歸隊,劉清看了看那快要散完的糧倉,說道:“留幾個人在這里看著,余下我等,在府衙門前集合。”聽到劉清的命令,亂哄哄的人群如流水般向著那個方向晃動著,僅僅是一夜之間,劉清的身后已經跟隨著共有數千的人馬了。

    威嚴的府衙門口,此刻還有著昨日廝殺的痕跡,斑斑的血跡訴說著昨夜的血腥,當這些人,逐漸的來到的時候,劉清登上了一個用桌椅堆積的高臺之上。

    他慢慢的掃視著底下的人,他們面有饑色,但是無一例外的是有著一股子發自內心的狂熱在里面,但是在劉清的目光之下,一個個人們漸漸的安靜了下來,就是那么一會的功夫,府衙門前已經安靜若斯。

    這個時候,劉清的聲音響起,他激昂的說道:“承蒙各位的抬舉,昨日之夜,由于這個天殺的世道,沒法子讓人再活下去,我和我的兄弟們殺進了府城,今天,我們成功了,你們知道這是為什么么?”底下的人群有著一陣的騷動,但是沒有人回答,劉清再次大聲的說道:“因為我們敢殺人,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補路無遺骨,這個世道,就是一個殺人的世道,只要你敢殺人,你才有活的希望,手中有刀,心中不慌,憑什么當官的、地主老財可以酒肉美女伺候,我們卻要為一塊狗都不吃的東西爭個你死我活,因為他們有刀,他們有兵,他們敢殺人,現在我們有刀了,有人了,敢殺人,我們也可以過上他們的生活,我們也可以頓頓吃肉,也可以讓那些美女伺候,我們也能過上好日子,現在沒有吃的,現在沒有女人,現在沒有田地,不要緊,我們去搶,我們去殺,我們用命來博。”

    聽完這句話,這些人群瞬間安靜下來,但是無疑,劉清的話說道了他們的心口處,這里面,哪一個人沒有被地主乒過,哪一個人沒有被官府逼迫過,在沉默之后就爆發出來瘋狂的吶喊之音,這些一無所有的人們大喊著:“殺,殺,殺。”

    尤其是追隨著劉清一起攻克懷慶府城的人們,從十騎,到錢行的官軍,到黃金翅的囚徒,到鄭一凌的游俠,他們幾乎忍不住顫抖身軀,奮力的拍打著胸膛,緊接著,現場的數千人也是瘋狂的拍打胸膛,頓時間,府衙前面響徹起來了一陣陣拍打胸膛的聲音。劉清看到這個樣子,同樣是感覺到熱血沸騰,他知道,這些人,以后歸他了。接著又是說道:“以后誰再敢乒我們怎么辦?”

    一群瘋狂的人說:“殺。”劉清揮舞著自己的拳頭,接著說道:“有人阻擋我們過上好日子怎么辦。”一群瘋狂的人用更大的聲音喊叫道:“殺。”劉清舉著自己的刀說道:“告訴我如果想活下去怎么辦。”一群瘋狂的人聲嘶力竭的說道:“殺。”

    頓時,狂笑之音響徹起來,劉清大聲的說道:“安靜一下。”這些陷入一種歇斯底里的流民們,聽到劉清的話語,等待著他再次給他們帶來什么話語。只是見到現在的劉清拿著自己的刀,指著西方,說道:“在一千多年前,有一個英雄,他的名字叫做班超,他率領著三十六人平定了整個西域,建功立業無數,何其雄哉!今日,我等大好男兒,既然做上了這刀頭添血的買賣,此乃天意乎?我決意去我等之名為定虜營,我等昂昂男兒,生于世,怎能不辦一番大事業,我們今日力量雖然弱小,但我們會相信,總有一天會讓整個天下聽到我們的名字而顫抖。”這些流民聽到劉清的話之后,一齊大聲的呼喊道:“定虜營,定虜營,定虜營。”

    一時群情洶洶。

    整個府衙前陷入了一片瘋狂的海洋當中,在府衙里面,懷慶知府曹宣望凝神聽著外面的歡呼之音,還有那一絲絲的沖天殺氣,他一下子卻是有了一股子疲憊在心頭,他知道,懷慶完了,豫北完了,一切都成了空。看著面前的一家老小,禁不住的老淚縱橫起來。而曹晴柔此刻也是目露著悲苦的看著自己的父親,心里面同樣的是難言的困苦。她家世出名門,但是父親卻受到如此的折辱,再想想自己的大伯和二伯,現在只是希望他們能救他們出來,不過,當那個眼眸瞬間出現于她眼前的時候,曹晴柔卻是沒有來的一陣臉紅。

    而此刻,那雙眼眸的主人,已經命人打開了兵器庫,并且拿來了做呀的武器盔甲,分發了下去,不過還是有著不少的人手里面并沒有武器,只能是那著木棍權且充數。

    草上飛此刻也是清點完了人數,他對劉清說道:“大當家,一共九百七十六人。”劉清聽到之后,擺了擺手,示意他下去。

    雖然現在名稱已經確定了,但是現在很多事情還沒有定下來,首先分配人手的問題,他的手下雖然人數不多,但是卻是非常的繁雜,他們這十騎的老兄弟,錢行的那隊官兵,黃金翅的囚徒們,還有鄭一凌等人,但里面劃分的很亂,宋大貴和錢行的關系好,黃金翅是王橫等人救出的,里面的關系復雜無比,但是這些人卻是他們的核心,共有一百多人。

    他先讓王橫挑選出來了一百人,充當著自己的親衛,然后又讓孫大斗、皮里針、草上飛他們三個帶著宋大貴帶來的官兵們和一些流民,鄭一凌他那一百多人,錢行和黃金翅各分一百人,剩余的人就讓谷梁用、鄭時年、丁老三他們分了。

    不過,看著底下的那些目露兇光的屬下們,劉清知道他們在想著什么,這些他也懶的去管,他又一次的說道:“好了,答應你們的就不會食言,大掠三天,只許富戶,要是讓我發現有人敢欺辱良善百姓的,定斬不饒。”底下人們,一下子就是笑了起來,說道:“大當家放心。”聽到這句話,劉清卻是不覺有點怪異,他大手一揮:“以后叫我將軍。”底下的人們愣了下,連忙的改口道:“赤將軍放心。”聽這,劉清哈哈大笑。

    突然想了想,他對著宋大貴說道:“大貴,練老財家看好了么?”宋大貴面露卻是著一絲的詫異,說道:“看好了。”

    看到宋大貴一臉驚異的樣子,劉清問道:“怎么了,還有什么事情么?”

    宋大貴說道:“不知道怎么回事,練老財院里面卻是先廝殺了開來,跑出了個窮酸,一邊喊一邊的讓小的帶他來見將軍。”聽到這里,劉清急忙問道:“他來了么?”

    宋大貴不屑的說道:“這等窮酸我怎么能讓他來見將軍,打發了個地方,讓他呆著就是了。”劉清哭笑不得說道:“快快帶著我去見他。”

    看到劉清這個樣子,宋大貴連忙的帶著劉清來到了那個院門外,看到了在里面唏噓不已的那個儒生。

    只是見到他雖然渾身是血,一臉的疲敗之色,但是那留著一個山羊胡子,三角眼,卻將他的氣質表露無疑。

    他也聽到了遠處的聲音,看到了在院門外站立著的劉清,連忙的拜倒在地,說道:“學生杜成耕拜見英雄。”

    聽到這句話,劉清先樂了起來,他問道:“我怎么是英雄?”這個叫做杜成耕的儒生跪著說道:“英雄身懷天下蒼生之苦,興義旗,抗*,這可是漢高祖的偉業啊,怎么不能夠成為英雄,我看英雄……”聽到面前的話語,劉清卻是有些面色古怪的看了眼宋大貴,心想:這兩個人倒是挺像的。

    +不過,劉清打斷了他的話語,問道:“聽說就是你給練老財出的主意?”杜成耕趕忙的說道:“英雄明見啊,這些可都是練老財的主意啊,竟然想跟英雄你作對,真是死有余辜啊,學生也是身不由己,陷身賊營,這就差點就是被他們殺戮了啊。”說完,他一個大男人竟然哭了起來。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