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 第18章 18.仗義每多屠狗輩
    一室安靜。

    同樣是一個深沉的夜晚,劉清帶著他的屬下們悄悄地摸到了懷慶府城下。

    在夜色里,懷慶府依稀還有這前幾天被搶掠的痕跡,最起碼那扇城門一看就是新換上去的,甚至還有這木漆未干的痕跡在上邊。

    劉清雖然已經攻破了一次懷慶府城,但是這一次還有莫名的緊張,畢竟現在府城里面有的是大荊朝廷的精銳,京兵大營,雖然聽到了曹時年的跋扈,殺掉了他們的千總,導致他們的軍心不是很穩,但是他手下這一只流民組成的隊伍真的能夠獲取到這次的勝利么?

    但是,這一切已經別無選擇了,自從上一次他們攻破了懷慶府城開始,他就走到了一條單行路上,除了不斷的殺戮,不斷的前進,不斷的掠奪,他卻是別無選擇了。

    黑沉的夜啊,在夜幕的飄蕩之下,逐步的隱沒了這個塵世的一切。尤其是對于經歷過一次兵災的懷慶府城來說,這個夜市更加的寂靜。

    在城中,鄭一凌看著不遠處的城門,手中的長刀緊緊的握住,他回頭看了看緊隨自己的三十名屬下,在城中潛伏的這幾天,讓他們心中憋足了戰意。

    勝利,殺戮,富貴,這些詞語在每個人的心頭旋轉著,這個時代,他們有著常人所難以理解的欲望和勇氣,?輕輕的嘆了口氣,鄭一凌迅速的回過了神,他對著后面的人說道:“走,隨我來。”

    十幾個黑色的人影來到了城門的附近,那里京營的士兵已經陷入到了酣睡,只有幾個人還在勉強睜著自己困頓的眼神,看著外面的一切,對于他們來講,從沒有想到這一帶有人敢于進攻他們把守的城池。畢竟,他們是跟隨太祖皇帝征伐天下的精銳。

    但是,突然有一個人突然聽到了一個聲響,他的神經猛然的就是繃緊了,輕輕的問向了旁邊的同伴:“你是不是聽到了什么聲音。”“你傻了是不,有什么聲音,就算有聲音,也可能就是幾個毛賊,管他干什么。”一個老兵嘿嘿的笑了一下,接著說道:“這一帶的流賊走光了,你怕什么。”聽到這個回答,那個人也是自嘲的一笑,怪自己的神經緊張了。

    然而,就在他的笑容還停留在臉上的時候,驟間就是變成了一絲的驚駭,因為,他看到了人,看到了幾十個手持長刀的人向著他沖過來,他猛然擦了擦下眼睛,這次錯覺么?

    但是這都遲了,他還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響,他的生命已經終結了,卑微的生命,失去在這個卑微的人間,在臨死前,他看到了旁邊那個老兵同樣恐怖的眼神,不由的有了絲笑意,黃泉路上也不孤單么。

    鄭一凌看了看腳底下這兩個死去的士兵,對著遠方的人,打出了一個順利的手勢,后面的屬下們,連忙的跟了上來,殺戮吧。

    摸進了營房,那酣睡的士兵們,在睡夢里面喪生,那精銳的人,最終為大意失去了生命,曾經卑微的流民,這一刻第一次發現他們竟然也是如此的偉大。

    奪取生命的瞬間,就是掌控生命的開端,殺戮。

    在外面的劉清默默的看著,他的身上已經有了一絲的寒意,難道行動失敗了么,就在他這么想的時候,城門緩緩的打開了,那是通向勝利的通道么。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喊道:“殺。”

    跑啊,跑啊,跑啊,這些衣著破舊的人們,撒腿向著城池跑去。

    他們每個人的臉上,有著絕望,有著默然,有著興奮,

    同樣的,只有那手上,雪亮刀鋒,

    就算在漆黑的夜晚,那上面的森寒,依然讓人恐懼,

    入城,殺戮,不知道是誰,在這個寂靜的夜晚,恐怖的叫了一聲,他仿佛是在敲醒所有的驚懼。

    殺戮,火起,瘋狂。

    就讓這一切,同樣的成為這個人間最成功的祭品。

    這一刻,喊聲大作,這一刻,殺聲四起,這一刻,血流滿地。

    劉清一刀劈向了面前的一個士兵,那是一個面色稚嫩的人啊,這一刻,他的眼神里面,也有著對于死亡的恐懼么,“我不想不想不想死。”在靈魂的最深處,生命的渴望在痛聲的歡呼著,但是仿佛沒有人的作用,他的頭顱,飛向了高空。

    不愧是精銳的京營啊,在呼喊的那一刻,就已經有人沖出了營房,雖然他們的身上沒有披甲胄,但那手上的武器倒還是很齊全的,不過,當他們沖出來的時候,已經開始遭到了殺戮。

    畢竟,出來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劉清他們帶著一隊隊的士兵,縱橫馳騁在他們中間,有著死亡,有著勝利,有著痛楚,但是沒有停息的時分,在他們的不遠處,原來知府的衙門所在,那個姓洪的把總已經被這一片的殺戮所驚醒了,他身上一陣冷汗而出,旋即就是跳了出來,拔出了自己的刀,沖出了房門,看著在院子里面列隊等候的人們,他大聲的說道:“隨我去殺賊。”

    “殺賊。”院子里面的二百多人的呼喊,他們是這兩千人里面的最精銳者,以前一直是被當做了親衛使用,這一刻,他們就要親上沙場了。

    一路之上,他們召集這那些士兵,他們的隊伍逐步的擴大,把總看著火光漫天,他的心中充滿了悔意和殺意,這一切,只是因為他們的驕橫,只是因為他們的過失,只是因為他們的內心深處的那么一絲的不屑。

    不知道怎么的,他突然想到了曹時年的面孔,不知道這一次之后,那位勛貴子弟又會說出什么話來,但是京營的榮耀不能逝去在自己的手中。

    他緊緊的握著自己手里面的武器,突然看到了前面的流賊,他喊道:“弓箭手。”他的話音剛落,就有著數十個弓箭手出列,沖著那些流民們射殺了過去,凄厲箭矢,撲來。

    那一隊流民,是王橫帶隊的,他看著迎面撲來的箭矢,揮動著手中的長刀格擋著,當他看到了不遠處那一層層的黑影之后,果斷的選擇退卻遠走。

    雙方的人,不斷的聚集,不斷的退卻,雖然在那剛剛的進城的一個瞬間,劉清他們取得了那巨大的優勢,不少的京營士兵死在夢鄉,但是京營訓練有素的水平,開始展現。

    他們在那位把總的帶領下,他們混亂的人群不斷的圍繞在把總的周圍,向著劉清他們所在的方向推進了過來,而定虜營的士兵們也是逐漸的圍繞在劉清的周圍,緊張的看著面前的京營官兵們。

    距離在不斷的接近,粗壯的吼聲在喊出,仿佛是在預告著什么不朽的偉業一般,雙方的人都是在鼓舞這自己的士氣,劉清心里卻是有那么的焦急,這次,會勝利么。

    畢竟啊,他的屬下,前一段時間還是流民。

    而這些京營士兵的表現,徹底讓劉清驚醒,這次,面對的不是那些衛所士兵,而是這些號稱大荊精銳的人,看著那些匯聚如山的殺意,這一刻,劉清也是有了絲慨嘆。

    雙方逐漸的接近,終于,殺戮開始了。

    這一刻,在城區,發生了最慘烈的喊聲,一切都是沒有了用處,一切都是失去了意義,一切都是陷入狂熱,每個人的那心里只有三個字:“活下去。”

    鮮血漂泊,刀鋒橫閃,定虜營的士兵們和那些官兵們開始這最原始的殺戮。

    街道,沒有了騰挪的空間,勇氣,決定這一切。

    你的四面八方啊,都是擠擠的人群,你的前后左右,都是雪亮的刀鋒,沒有退路,就殺出一條血路,沒有希望,那么就用絕望洗刷,沒有富貴,就靠著今天的殺戮獲取。

    血在流出,聲在肆虐,王橫舉著他的長刀,沖進了京營官兵的陣營里面,一陣的喧嘩,他的后面,追隨著他的士兵,手上的長刀在不停的揮舞,大地上的鮮血在逐漸的堆積。

    王橫此刻,他怒吼著,那迎面而來的京營官兵他們身上沒有什么甲胄,碰到了那鋒利的刀鋒,就是死亡的結果。

    王橫他們卻是還好一點,雖然身上的衣服破敗,但是上次攻下懷慶府城的時候,也是裝備了一些甲胄。

    但是,定虜營的其他的各個隊伍此刻卻是被壓制著,猛然間,在黑暗的世界里面,驟然的爆發出來了火花,那璀璨的-顏色,那轟鳴的聲音,在這個并不寂靜的夜晚,依然是那么的悅耳。

    “火銃!”在劉清旁邊的宋大貴大聲的喊道,劉清隨著他的聲音,驚訝的看著在不遠處的那一排京營火銃手,他們手中的條狀東西在黑暗里面看不清楚,但是剛才的那一排璀璨火光確實就是從那里發出來的。

    隨著剛才的那一閃即逝的火光,卻是在密集的定虜營士兵中間造成了極大的損傷,如此相近的距離,那巨大的沖擊力,頓時讓十幾個士兵倒在了地上,尤其是那些未曾死去的士兵,他們呼喊這,痛苦的哀鳴,在這刻如此凄慘。

    宋大貴黯然的說道:“被火銃擊中了,沒救了。”

    說完,他就示意旁邊的定虜營士兵將那幾個士兵殺死,以緩解他們的痛苦。

    而此刻的劉清,還是處在震驚當中,他怎么也不會想到,這個時代,竟然有了如此成熟的火銃技術,而且最震驚的是竟然已經在軍隊里面裝備上了。

    但是未待他從震驚出來的時候,那有如魔怪般的火銃聲音再次響起,在定虜營陣中造成更大的傷亡,不少的士兵有了不穩的跡象。

    而在京營所在的方向,那個姓洪的把總看到這個情況,不由的大喜過望,他喊道:“兒郎們,前進,流賊不行了。”在京營的大陣里面傳出了“呼喝”的聲音。

    他們向著前方殺了過來。

    頓時,定虜營里面人心思動起來,孫大斗罵道:“怕什么怕,大不了碗口的一塊疤,十八年后還是一條好漢,告訴你們,誰要敢跑,我老孫一刀剁了他。”說完,他揮舞了一下手中的刀,總算讓定虜營的情緒穩定了一下。

    但是,看著那不斷爆發的火舌,就算是再有勇氣的人,也是有著那么一絲的驚詫,劉清死死的咬住了自己的牙,他怎么也未曾想到,本來以為是輕松可取的戰斗,竟然會演變成這個樣子,京營的強大戰斗力將他所設購的一切打的粉碎。

    現在怎么辦?

    劉清心里也是有了焦急。

    “不行,不能這么做。”劉清心里重重的下了這樣的決心,但是,他回頭看了眼畏畏縮縮的定虜營士兵,他知道,必須要振興他們的士氣。

    在這個時代,士氣幾乎決定著戰場上的一切。

    所謂士氣,就是男兒的血性。

    想到了這里,劉清看了不遠處的陳老五,招手將它叫了過來,直接問道:“你怕死么?”

    聽到這句話,陳老五臉色頓時漲紅了起來,像他這樣的街頭無賴出身的人,命可以丟,但是臉面,絕對不能下,看到這里,陳老五大聲的說道:“將軍,我陳老五要是怕死,你就將我給砍了。”

    聽到這句話,劉清說了聲:“好。”說完,他指著不遠處的那些火銃手所在的地方:“把他們給我殺了。”

    說完,讓周圍的人給陳老五上來了酒,呼哧呼哧的粗氣在陳老五的口中喘出,但是他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干完了手中的酒,“啪啦”往地上一摔,就率著自己的那幫無賴子們沖了出去。

    杜成耕此刻就在劉清的旁邊,他有些不確定的說道:“將軍……”劉清看了他一眼,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聽到這句話,杜成耕仿佛一下子定在了那里,久久的不能說出一句話,但是他的哪眼神里面的痛苦與憂傷,卻是怎么也時掩藏不住了。

    不過,劉清顧不上搭理他了,劉清又是對著孫大斗問道:“大斗,我們還有多少馬匹。”孫大斗眼珠子轉了下,說道:“將軍,我們還有二十匹馬。”聽到這句話,劉清說道:“都給拽出來,你給我帶二十個弟兄,到后面給我藏起來,待得一會我號令一出,你就殺出來。”“得令。”孫大斗聽到這句話,沒有任何的猶豫,就領命張羅去了。

    然后劉清又讓人傳令給各個隊的隊長,讓他們務必要努力的防守住。

    而王橫,此刻已經是敗退下來了,他的那一隊士兵,傷亡了足足有二十個人,他同樣也是渾身是血,只是看它滿不在乎的樣子,很為他的神經感覺到一種驚嘆之情。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