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 第20章 20.什么?
    與此同時,劉清已經是感覺到前方道路的難行,周圍都是拿著武器的人。

    但是,這一切,并沒有阻擋住他。

    他提到殺著,他的目光里面照應著的是,前方那個斷臂的身影,他依然在哪里傲立不屈,他依然在戰斗。

    他的周圍,只有三個人了,而且人人都是傷痕累累。

    但是他們周圍,留下了足夠的尸體。

    洪把總依舊是冷然的看著面前的三個人,剛才的殺戮,確實是讓他看到了這些流賊拼命的一面,不過,這又有什么?現在,就是讓他們死。

    看著周圍面色奇差的火銃手,洪把總已經提著刀,說道:“哼,給我射擊。”火銃手看到這個樣子,只有照他的命令,抬起了手中的火銃,瞄準,十九桿火銃,對著陳老五。

    獰笑,苦笑,瘋笑。

    陳老五猖狂的看著面前的一切,剛才,他一個人就是殺了五個人,看著那已經翻卷的刀刃,看著那些懼怕的京營官兵,他有著足夠的理由大笑。

    火銃聲音響起,無邊的血霧再次的爆發。

    陳老五和他的周圍的屬下們,都是應聲倒下。

    劉清,眼神瞬間變的通紅起來。

    天氣越來越冷了。

    長街上的廝殺已經是進行了半個時辰了,所有的人都是感覺到了一種深深的疲憊,每個人都是看著對面的那些人,希望他們能夠早點的倒下。

    當然,京營這邊的情況更差一點。

    當熱汗凝結成為冰晶,當寒冷吹過,所有的士兵,都是感覺到了一絲徹骨的寒意,就連洪把總也是不例外。

    他呼哧,呼哧,呼哧。

    喘著粗氣,那口中吐出的水汽凝結成霧。

    突然,他感覺到了一陣的晃動,這是什么聲音。

    他的目光倏然遠去,只是看到一陣馬踏板路的聲音,他的目光轉移,看到了讓人一輩子無法忘記的景象。

    在不遠處,二十余騎揮動這刀鋒,向著他們沖了過來。

    在那馬匹上,一個身材瘦小的男子,提著一桿長槍,散發著催人的奪命。

    時間在這刻靜止。

    就在剛才,劉清看到雙方膠著了如此長得時間,對著在遠方的孫大斗發出了進攻的信號。

    早就等的不耐煩的孫大斗,立刻催動著馬匹,向著這里沖殺了過來。

    他們就是劉清最后的殺手锏了。

    看著孫大斗他們的背影,劉清對著后面的幾百個定虜營士兵大聲的喊道:“或生存,或毀滅,如此而已。”

    “赤將軍!”后面的幾百定虜營士兵,使勁喊出了這個喊聲。

    這是第一次,他們在氣勢上面,壓倒了京營的士兵。

    洪把總也是第一次感覺到了京營士兵們的顫動。

    他提起了手里的武器,就要作勢一呼的時候,突然一把雪亮的刀鋒,穿透了他的胸口處。他的身軀,驟然之間,仿佛是失卻了所有的力氣,他努力的回頭看去,看去,看去。

    在他的后面,是一個斷臂的血人,那猙獰的臉上,分明寫著一絲的得意之色在其中。

    在不遠處的劉清看到,大聲驚喊道:“陳老五?”是的,這個人是陳老五,是那個斷臂陳老五。

    就在剛才,那個火銃手發射的瞬間,陳老五身邊的屬下們,用自己的身軀遮擋了那飛來的彈丸,但是他依然被那巨大的沖擊力震暈了。

    就在剛才,他終于從昏迷當中醒來,傷痛,失血的虛弱,不斷的折磨著他,但是他依然找到了那個仇恨的影子,一把長刀,刺穿了洪把總的胸口。

    他同樣的倒在了地面之上。

    而那洪把總張口的豪言壯語只能是咽卻在口中,嘶啞的他,發不出一絲的聲響,他伸手,試圖去抓住這個世界的一切,但是終于,他倒在了地面之上。

    而他的倒下,讓京營的士兵徹底的崩潰了,一夜的寒冷,連續主官的陣亡,還有那近在咫尺的危險,讓這些精銳們徹底的崩潰。

    孫大斗,他的長槍,挑動著殺戮音符,巨大的沖擊力,帶給了的是那無與倫比的快感,穿透,鑿穿,殺戮。這一刻,他們穿殺到了長街的那另外的一頭。

    而后面的定虜營士兵們也是同樣的發力,他們士氣高昂,而京營的官兵們,終于開始了逃亡,那往昔的榮譽,那往昔的一切,那往昔的勝利,破壞殆盡了。

    黑夜愈加的陰沉,那北風呼嘯而至,今夜的血水,凝結成冰,只有勝利者才可以有著他們最為偉大的歡笑,劉清舉刀,再次的高聲長嘯了起來。

    昨天的廝殺已經過去了,定虜營昨天夜里死傷二百多人,這么多的死傷人數,還是在夜間偷襲,占據了各種各樣的優勢,讓曾經興奮不已的劉清有些默然。

    陳老五已經給救活過來了,昨天晚上,還真是靠了他,不過他的那隊人已經是打散了,就連他自己的左手手臂也是保不住了,而且失血過多,只能是靜養著。

    別人,都還好,只是第二次來到這座城市,劉清還是有著很多的感慨。

    街道上的流民們,對于定虜營的到來,都是比較歡迎的,最起碼,定虜營不像京營的士兵一樣,總是欺辱他們,而城內的居民們,還是保持著他們一如既往的沉默。

    整個懷慶府街道上面,非常的靜默。

    那兩千的京營官兵,除了被殺的,被凍死的,自己自盡的,都是被抓了個正著,這個寒冷的夜晚,他們都是沒穿著衣服,凍也是會被凍死,約莫俘獲了一千多人。

    他們這些人,被黃金翅負責看押,這個曾經的江洋大盜,住慣了牢房,對于別人在自己的手下,有著一種近乎與病態的成就感覺在里面。

    不過,這次他們的收獲也是巨大的,首先,京營的那些武器裝備,還有那些衣甲儀仗,都是被劉清他們獲得了,在:城內府衙的外部,還有這大概三十幾匹馬,這些都是足夠的財富。

    而最是讓此刻劉清驚喜的是,他們竟然還找到了兩門火炮,雖然很小,但是這著實讓劉清感覺到了一陣的興奮,另外還有這那十九桿火銃,這對于劉清來說,也是非常非常寶貴的,這些裝備,都是給了錢行那個小隊,畢竟他們曾經是官兵,對于這些東西還是有著那么一定的經驗的。

    至于其他的甲胄弓箭什么的,都是被分發下去,然后劉清就決定在懷慶府城里面第二次征兵,這次他略微調低了一點的要求,由于有了上一次的基礎,所以這次的工作很順利。

    但是對于那些俘虜的京營士兵,卻是在內部發生了不同的看法,王橫等人是認為需要將他們吸收進定虜營,但是谷梁用等人卻是堅決的要求按照上一次的手段,將他們全部殺死,一個不留。

    而且雙方都是各有個的觀點,王橫他們看中的是京營那強大的戰斗力,感覺這一千多人如果加入到定虜營,他們不諦于將有一個質的提升。

    但是谷梁用的看法,也是很對,他是怕這一千多京營官兵進入到他們定虜營里面,沒辦法消化,留著始終是一個禍害,畢竟這些人曾經也是正規的官兵。

    劉清也是為此有些難以下決斷,如同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不過,這個時候,杜成耕出現了。

    他先是對著劉清做了跪拜的姿勢,然后說出了自己口中的辦法,當它的辦法說完之后,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他都是變了,里面充滿著一種叫做驚懼的東西在里面。

    不過,這個事情,總算是得到了一個解決了。

    在懷慶府城里面盤旋了兩日之后,劉清就是帶著自己的屬下們離開了這座被他們攻陷的城池。

    而在遠方,曹時年的鬼面騎兵已經是來到了彰德府,看到了在外面迎接自己的王自可和楊成朝,曹時年卻是重重的哼了一聲。

    但是王自可和楊成朝絲毫不以為意,沒辦法啊,形勢比人強,曹傾烈被任命為五省總督的命令一下,他們就知道,自己以后就要在這位爺的手底下混飯吃了,況且他們如今也是待罪之身,雖然他有首輔楊永昌支持,但這姿態得做足。

    其實,就在幾天之前,王自可就已經得到了段只有被殺的消息,但是他沒有絲毫的辦法,畢竟,現在的他也算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就算有火氣,也是過完這段時間之后再說了,不過,千萬不要將王自可當成一個沒有脾氣的人,在他的京營里面,他也是王瘋子的名聲誰都知道。

    他也知道曹傾烈對于自己和楊成朝的映像非常差,不就是因為嫌他們招降了流賊么,但是這也是皇帝首肯的,你怎么不去和皇上爭吵,和我們這些人過意不去算什么本事啊。

    王自可看著遠方漸漸來到的曹時年,在肚子里面不斷的腹謗,對面的曹時年來到了之后,確實沒有下馬。

    他昂然的看著王自可,眼角露出了一絲的不屑,看到曹時年這么不給自己面子,王自可就算是再怎么樣,心底也是露出了一絲的怒火,畢竟他也是堂堂的京營總兵。

    一時,就這樣僵在這里了。

    還是監軍楊成朝說話了,他本來就是宦官,低賤的人物爬到了高位,對于能屈能伸理解的非常透徹,他笑道:“小侯爺一路辛苦了,還請進大營一敘。”

    曹時年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只是說道:“王總兵,楊監軍,我想知道你們這部京營是不是該撤了啊?”

    這句話說完,王自可再也忍耐不住,他沉聲說道:“小侯爺,我京營創自太祖臨朝之時,要撤我京營這也是需要圣上許可的,小侯爺,你這句話,是什么意思?”

    聽到這句話,曹時年笑了一下,冷聲說道:“兩千京營官兵,連一千流寇都打不過,是京營太廢物,還是流寇太厲害?什么時候,流寇這么厲害了?”

    “什么?”楊成朝首先發言了,說道:“什么?小侯爺,你說什么。”

    看到楊成朝這么說話,曹時年說道:“哼,這件事一會再說,奉定國公令,以后本將專司豫北剿滅流賊的事宜,若有不服的,就別怪本將軍不客氣了。”

    聽完這句話,王自可和楊成朝兩個人的臉色都是變的很差,但是他們和一眾大小官員還是說道:“謹遵定國公之令。”說完之后,曹時年才下了馬匹,昂首大步走向了大帳。

    曹時年雖然狂妄,但是并不傻,知道在軍營里面跑馬是很犯忌諱的事情,他也知道這兩個人,是內閣首輔楊永昌的人,還是不怕,但還是少留點口實的好。

    雖然如此,而那內閣首輔確實很厲害,但是對于曹時年這種百年勛貴來說,并不是非常的放在眼里,要不然曹傾烈當時也不會一力上書要求斬殺這兩個人明正典刑。

    這么想著,曹時年來到了面前的大帳之中,后面跟著的是他的十六親衛,各個都是佩戴者鬼面騎兵特有的面具,身上遍布這紅色的衣衫,只有那黑色的面具,仿佛預示著什么。

    這十六個人一字排開,曹時年當仁不讓的坐到了那個大帳的主座位置之上,目視這大帳里面的眾人,待得他們都做好了之后。

    曹時年發話了。

    他灑然一笑,說道:“本將剛得到消息,王總兵真實帶的一手好兵啊,懷慶府城在京營二千強兵的看管之下,流賊赤將軍再次攻克。”

    聽到這句話,那些坐著的京營軍官們一下子都是站立了起來,他們的眼中滿是驚訝,簡直是不敢相信,尤其是王自可更是一臉駭然的看著在大座之上的曹時年,心中惶然。

    話說,曹時年的聲音落下之時,整個大帳里面再也聽不到一聲的響動,只有眾人吸氣的聲音。

    但是,這還沒有完,曹時年更是冷笑的說道:“好戲還在后面呢,京營士兵,被俘一千余人,竟然多數從賊,我真是不知道王大人和楊監軍是怎么管教京營的,我想太祖皇帝也不可能喜歡這樣的京營吧。”

    聽到這句話,王自可和楊成朝更是坐不住了,難怪曹時年剛才那么的跋扈,人家有底牌啊。

    王自可和楊成朝知道,這個消息要是真的話,那么就算是內閣首輔楊永昌都是沒有任何的機會來保他們的。

    畢竟,京營作為著大荊朝的精銳,丟不起這個人。

    想到了這里,眾人都是有些坐不住了,大帳里面卻是有些安靜了下來,所有的人,都是心里想著事情。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