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 第26章 26.出發
    接著說道:“另外臣舉薦一人,協助定國公剿滅流賊。”

    聽到這里的時候,嘉崇皇帝問道:“誰人?”

    楊永昌說道:“陳云定。”

    “陳云定?”嘉崇皇帝默默的念著這個名字。

    話說這陳云定也是大荊朝的一個奇人,他奇在哪里?奇在他是大荊朝立國百年以來,第一個三元及第的人,更難為可貴的是,這個人,沒有那么一般書生的迂腐氣,端的是文采風流大人物,倜儻遮天貴相公。

    現在,陳云定官拜大荊朝左僉都御史銜,領內閣大學士,是楊永昌在朝廷里面的得力外援。

    此刻,楊永昌將他派了出來,意思很明顯,就是為了不想讓定國公得此功勛。

    朝廷的這潭水里面勛貴和文臣,爭斗的激烈程度遠遠超越一般人的想象,畢竟,一個是武臣,一個是文臣,仿佛天生就帶著那么一點不順眼的意思,更為深層的原因卻是對于權力的追尋。

    勛貴世襲,基本都是開過元勛的后代,自然有著那么一絲的傲氣,文臣都是寒窗苦讀上來的,也有著那么一股子書生意氣,兩方人,在經歷了開國之初,太祖皇帝時代的聯手融洽之后,漸漸的開始了爭斗。

    爭斗什么,當然是大荊朝的最高權力。

    勛貴領首輔,也并不是沒有先例的,太宗皇帝之時,文國公徐韻新,就是官拜當時的內閣首輔,讓天下讀書人之氣為之一奪,那次的事情,也成為很多文臣心中的傷痛。

    如今,楊永昌殫精竭慮的出了這個十面張網之策,當然不是為了讓定國公曹傾烈得利,平定流民,掃清天下,這樣的功勛足以讓定國公曹傾烈入閣了。依照他的聲隆,足可以威脅到楊永昌的首輔之位,這是楊永昌最為忌憚的一點。

    雖然,當今圣上對于定國公曹傾烈有了那么一絲的疑慮,但是百年以來形成的那種信任,卻絕對不是那么容易被那么一絲的疑慮擊倒的,所以現在圣上對其依然信任有加。

    那么,只能將這個功`勛攬到自己的人身上。

    至于失敗,楊永昌沒有想過,他是一個自傲且自負的人,在他看來,以他首輔之尊,定下如此之策,還能是剿滅不了幾個流賊么?

    所以,這才有了今天他向嘉崇皇帝訴說的這些話。

    默默的想了那么一會,嘉崇皇帝看著楊永昌,里面卻是有些難以捉摸的東西在里面,不過,呆了一會,他說道:“朕準你的奏折,不過陳云定么,定國公前幾天說流賊二分,一下陜西,一入湖北,我想,陳云定就和定國公各剿一方,卿下意見如何?”

    聽到嘉崇皇帝這么回答,楊永昌的臉色變了一下,他知道這是嘉崇皇帝對于他的意見的一種折中,但是里面不乏鞭策的意思,看看你的人和定國公誰先殲滅流賊,誰就將會是真正的國之棟梁。

    至此,楊永昌也是有些無可奈何,只能是接著說道:“懇請皇上調換三邊總督洪秉尋麾下橫漠軍……”但是這句話,直接被嘉崇皇帝否了,他說道:“洪秉尋上奏折,夷狄人也是不穩啊。”

    聽到這句話,楊永昌也是默然,只能是跪拜下去而出了文圖書房了。

    看著楊永昌那遠去的背景,嘉崇皇帝,卻是不知道怎么的,有些沒有來的煩躁,雖然他不了解全部,但是他依然可以知道,現在大荊朝的天下,真的禁不住再有任何閃失。

    但是,朝堂之上,諸位大臣卻還在想著爭權奪利。

    這讓嘉崇皇帝在嘆息的同時,卻是沒有太多的辦法,他的目光只能是移向了窗外,看著那陰沉的天空,一如他陰沉的心情般,不知道何時才能夠有陽光照射到那里。

    就這樣,這個決定天下的策略,就是在這個小書房里面被大荊朝的兩個最高舞臺上面的人物給定了下來,然后映發成驛文,開始往天下各處的要地發送了過去以作準備。

    可以想象的是,整個天下,將再次迎來一片蕭然。

    十天的時間就是這么過去了。

    劉清依舊是率領著他的定虜營行走在豫北的土地之上,他們并不知道,在他們走后的第二天,曹時年率領的大軍就已經是來到了麥山,不過,就算是知道,他們也并不會有太多的在意的。

    雖然,官軍沒有追來,已經被他們甩在沁河的西案,但是他們卻遇到了一個新的難題。

    那就是糧食。

    是的,就是那曾經地里面長的糧食,如今卻是變的比金子都要貴重了,它就是所有。

    豫北的這個地方,經歷了官軍和流民大營將近三個月的廝殺之后,已經徹底變成了荒蕪,他們從懷慶府城里面搶得糧食,也就是夠他們吃上半個多月的。

    在先開始的時候,劉清還想著碰到什么村莊寨子什么的,可以去搶掠一些東西,但是在沁水東岸,卻是比西岸更加的難以見到人煙,那一個個村寨,早就變成了廢墟。

    那上面的斑斑血跡,仿佛是在說,一個不久之前的故事。

    而且,這里的官兵不知道吃了什么的藥,一個個變的非常勇猛善戰,來死命的偷襲他們,劉清他們并不知道,這是因為曹時年已經連續斬了兩個衛所百戶的緣故。

    在生死之間,所有的人們,又怎么可能不拼命啊。

    天氣是越來越冷了,劉清使勁的搓著手,此刻的他們在一片山谷里面,底下的士兵們或是在烤火,或是在聊天,或是在擦拭著自己受傷的兵器甲胄。

    就在這個時候,在不遠方,傳來了一陣馬蹄子震動的聲音,這讓在寂靜的夜里面的定虜營士兵,都是感覺到了一陣的緊張,有的人甚至已經是抽出了兵器,時刻準備著可能的廝殺。

    但是很顯然,他們的這樣的緊張是虛驚一場。

    來的人是孫大斗。

    自從在和懷慶府左右千戶所的廝殺當中,孫大斗展現了他再馬術上面的威猛之后,劉清就專門將定虜營的所有馬匹都是交給了他,組成了一個六十多人的騎兵隊伍。

    一方面是專門的的斥候,另外一方面也是為了戰陣上面的沖陣。

    此刻,就是孫大斗來報告消息來了,為以防萬一,劉清將這手底下的所有騎兵分布在方圓三十里的范圍內,一有什么風吹草動,定虜營就會立刻反應過來好早作準備了。

    不過,現在此刻,孫大斗到來這里,肯定也是有著什么重要的情報。

    話說,在冬日里面,滿身汗水的孫大斗來到了劉清的面前。

    卻說那孫大斗滿臉的興奮,他遠遠的看見劉清就是喊道:“將軍,在附近的寧郭,里面有一個官兵的驛站,那里繁華,屬下還打探出寧郭驛里有不少良馬,,不如……”

    劉清聽到之后,卻是罕見的沉默了一下,他明白孫大斗話里面的意思,自從渡過沁水以來,定虜營幾乎都在躲避當中度過的日子,沒有一次劫掠,沒有一次補給,光吃不帶,日子自然過的有些危急。

    但是,劉清并沒有立刻同意孫大斗的話,他也是有著自己的想法的,畢竟這段時間開始,定虜營所遭受到的困難是罕見的,雖然他表面還是一副豪氣干云的樣子。

    不過實際上,他已經聞到了空氣當中彌漫的那股子血腥味道,是的,他仿佛看到了在不久的將來,迎接定虜營的那一場接著一場的慘烈戰事。

    這是出于劉清對于危險的直覺。

    所以,他沉吟了一會,對著孫大斗說道:“那個驛站附近怎么樣?”孫大斗說道:“都查過了,那個驛站周圍雖然道路方便無比,并且鎮子里面,卻是沒有什么官兵駐扎。”

    得到了這個回答,劉清又說道:“他們有多少人?”孫大斗說道:“大概驛站也就是幾十個人,鎮子里面可能會有一些鄉兵一類,不過,寧郭驛里面的馬匹糧食應該不會太少,這個鎮子從外面看起來也算是富庶的地方。”

    得到孫大斗肯定的回答,劉清當即拍板,他對著王橫說道:“準備一下,今天晚上和我一起去端掉這個寧郭驛。”聽到又將有仗可以打,王橫連忙的興奮說道:“是。”

    鄭一凌說道:“將軍,區區一個驛站,一個小鎮,怎么可以勞煩將軍出手啊?”劉清笑了一下,說道:“我是想鍛煉一下親衛隊的實力,好吧,一凌你帶著三百人隨著我一起去。”

    “恩。”鄭一凌也是答應了下來。

    說干就干,很快的四百名定虜營士兵集合起來,看著他們,劉清大聲的說道:“出發。”

    人們都是整裝待發已久,聽到了這個命令,行動迅速而快捷了。

    話說那寧郭驛距離他們定虜營所在的地方并不是非常的遠,并且由于地處在道路的通達之地,還有個鎮子,所以這里并不是個偏僻之地,不過,在這個歲月里面的,道路上面在這個時間早就沒有了什么行人,整個鎮子也是安靜無比。

    而今天,寧郭驛卻是有些戒備了,無他,就在剛才的時候,跑來了一個從京城來的驛使,帶著加急的文書,要趕到開封府,看他那個剛來時候的風塵仆仆的樣子,驛卒們都是感覺到了有些詫異,不過當詢問后得知這個人竟然用了一天半的使勁,就從京師順天府趕到了這里,還是讓他們所有的人都是感覺到了一絲的緊迫。

    好酒好料伺候這這個驛使和他的馬匹,整個驛站里面開始了久違的忙碌,驛站的驛長同樣是讓人們警戒了起來,畢竟最近這段時間,世道并不是非常的太平,自己的驛站里面來了這么位特使大爺,還是小心一點的為好。

    雖然驛站如今不如往昔,但是,總算是份飯碗不是。

    不過,驛長今天的一切都是徒勞的,他們并不知道已經有人盯上了他們。

    寧郭驛其實是在一個小鎮里面,嘉崇十年的時候,懷慶府通判竇光儀修筑了這里,如今這座小鎮也叫做竇公城。寧郭驛就是置在于此。

    鎮里面的鄉老什么的,也是接到了驛長的通知,不過個個的人卻是沒有多少的危急。

    畢竟,他們在映像里面,流民們不是都在河對岸么?

    不過,今夜之后,會給他們留下一個深刻的映像。

    現在,定虜營對于夜間攻城,已經有了一系列成系統的東西,畢竟,兩次定虜營的成名之作,都是攻克了懷慶府城,而今面對著這么一座區區小鎮,一個小小驛站,所有的人并不是很緊張。

    但是,戰爭就是戰爭,當你臨近的時候,不管怎么樣,那股子凝寂的氣氛,總是會讓人變的出奇的嚴肅的,此刻的劉清就和孫大斗,王橫,鄭一凌在外面觀察著。

    這里的城墻也就不到一丈高的樣子,比起懷慶府城差得很遠,而且,從外面來看里面的防備也不是那么的嚴密,劉清對著鄭一凌使個眼色,鄭一凌當即明白里面的意思。

    他對著身旁的一個瘦小的男子說道:“周翎子,給我上。”旁邊的那個瘦小的男子立刻說道:“是。”這個人,周翎子,就是一直跟在鄭一凌身邊的那個人,他因為身材瘦小的緣故,以前更是曾經學得過一手好武藝,所以攀爬功夫很是了得。

    現在,在他的后面,已經站出來了十幾個人,都是拿著繩索套鉤之類的東西,這也算是定虜營組成的一個攻城營,里面的人,多是一些游俠兒。

    周翎子偷偷摸摸的和這十幾個人來到了城下,拋上繩索等物品,很順利的就是摸到了鎮子里面,鎮子的圍墻上面,有那么幾個鄉兵模樣的人,正在那里打著瞌睡,周翎子抽出綁在腿上面的刀,來到了那幾個人身前。

    刀下,血出,人亡。

    一切都是那么的順暢,這也許是定虜營最近這些時日里面打的最輕松的一次戰爭了。

    以后的事情就是沒有了什么樣的懸念,無非就是劉清率領著親衛隊和鄭一凌的三百人,在鎮子里面大肆殺戮的事情,這些其實都不是重點。

    重點在寧郭驛。

    是的,這里才是他們進攻的原因,這里有馬匹。

    騎兵,在這個時代,依然有著他極其特殊的作用。

    是一個王者兵種。

    而定虜營現在實在是太缺少馬匹了,劉清知道,他們要在很長時間里面流動作戰,那么肯定就要少不了馬匹這種戰略物品,而定虜營里面卻是僅僅不到一百馬匹。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