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 第29章 29.好吧
    劉清此刻心里也是大喜,至于憐憫,真的沒有,死亡司空見慣,殺戮無比尋常,這就是這么個世道,那些人只能算是他們倒霉了。

    一切,一切,為了生存。

    劉清也是環顧左右,說道:“好,就依先生所見,現在我們直入衛輝府。”

    不過,又想了一下,他對著黃金翅問道:“黃百戶,那個水寇杭擔泥可靠不可靠,這幾千匹駿馬,要防這個人見財起意啊。”

    當說這里,眾人猛然醒悟,他們的一切計劃的重點,可是還有著一個水寇杭擔泥呢。

    杜成耕疏笑了一下,接著道:“將軍,我等可以將那杭擔泥招入定虜營啊,這樣做不就都是有了么。”

    劉清再次將眼神看向了黃金翅

    黃金翅獰然一笑,那黝黑的臉上,露出了一個殘酷的笑容:“將軍且放心,這杭擔泥要是識相也就罷了,要是不識相,哼哼,就別怪我老黃不客氣了。”聽到這句話,劉清沒說什么,剩下的事情等于就是交給了黃金翅了,不過,看到了依然半醉在地上的杜成耕,劉清再次拜了下來。

    他嚴肅的說道:“從今天起,杜成耕非我劉清之家奴,乃定虜營之軍師也。”說完這句話之后,他的身后的眾人,同樣的是拜下。齊聲的說道:“拜見軍師。”

    倒在地上的杜成耕仿佛是渾然未覺,但是那眼角不斷流出的淚水,卻是一點一點的將它此刻心情給出賣,終于,終于,二十年的等待,在今天修成了正果了,雖然渺茫,但是終于有了希望這就是最大的收獲。

    既然是已經定來了計策,所有的人都是找到了方向之感,所以定虜營所有的人都是干勁十足,就連他們的士氣也是提高了不少。

    而黃金翅卻是帶著他的曾經江洋大盜的屬下們,就要去再次的見一見那個水寇杭擔泥,不過,杜成耕卻是執意要跟著去,他對著勸他不要去的劉清說道:“這個計策是學生自己想的,自然要由學生來一體執行,這個杭擔泥,關系我等未來之謀劃,學生要是不去的話不放心啊。”

    看到杜成耕如此堅決,劉清也是沒有辦法,只能是叮囑著黃金翅一定要保證他的安全,黃金翅一拍胸脯說道:“請將軍放心,有我老黃在,保管軍師大人的安全。”

    就在定虜營他們想要招收水寇杭擔泥的時候,此刻他們要招收的對象,杭擔泥所在的水寨卻來了一群不速之客,其實要說不速之客也不一定,只是兩方以前是生死不共在天之敵。

    來的人,是官兵的使者,他們來這里干嘛,兩個字,招安而已。

    為什么官兵在這個時候想要招安呢?

    這個想法,卻不是王自用提出來的,自從他招降二十營流民失敗之后,再也不敢提那招降兩字了,對于流民軍,他的口中一切都是殺氣騰騰的話語。

    這

    但是,話剛說完,另外一個人說道:“不妥,不妥,那樣我們不是和定虜營成生死仇人了么,有這么一個流民大營和我等為仇,總是不好,以后我們就是要有官身的人了,不值得和他們結仇。”

    其他人也是一陣的附和,聽著手底下人們的討論,杭擔泥卻是沒有來的巨大煩躁,他輕輕的“哼”了那么一聲,底下的人們都是沉默了下來,他說道:“怎么,現在就想當官老爺的日子了,你們怎么不想想哪官軍是不是詐我們的?”

    聽到這句話,底下的人們都是沉默了下來,這個時候其中一個人走了出來,說道:“首領,這次是何縣令親來,應該不會吧。”“不會?就這些讀書人心眼多,這是大事情,需要謹慎小心懂么?”杭擔泥看了他一眼,又是想了想,說道:“好了,今天先這么著,你們去好好的巡邏下,記住,一定不能讓兩家人見面,知道么?”

    其中的一個人聽到之后,說道:“首領的意思是?”

    杭擔泥說道:“要是官軍是真的,我也愿意有個官身,那定虜營的使者就禮送出境,要是官軍是玩假的,就不要怪我杭某人不客氣了。”聽到這話之后,底下一陣英明之聲。

    但是,就在杭擔泥他們討論的時候,在定虜營使者的區域內的房間,空氣卻是一片的凝重,仿佛就要滴下水來。

    就在剛才,出去打探的屬下已回來了,他在這個水寨里面也是有著從前相熟的人,畢竟都在江湖上面吃飯的,靠的就是這個交情二字,他得到出一個巨大的消息,連忙向黃金翅和杜成耕匯報。

    聽到這個消息,黃金翅愣了半晌,只有一旁的杜成耕沉聲問道:“你說的確實是真的?”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