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穿越小說 > 我成了大明改造者 > 第30章 30.一言難盡
    那個黃金翅的屬下,是一個精悍的漢子,他說道:“軍師大人,屬下所言句句屬實啊,近幾天,官軍派出使者,來這個水寨招降他們,那杭擔泥和他的手下都是有些心動了。”

    聽到這句話,黃金翅猛然的暴躁起來,他罵道:“不行,我得找那杭擔泥說說去,他這是想干什么?恩?欺辱我黃金翅么?”杜成耕連忙拉住了他,說道:“你去有什么用?”

    黃金翅急得滿頭是汗,說道:“但總比不去強。”

    此刻,杜成耕卻是冷靜的很,他沉聲說道:“要是那杭擔泥下了決心,你去了反而是不好,反而讓他警覺起來。”

    然后,他又問那個黃金翅的屬下:“你知道官軍的使者在哪里么?”那個精悍的漢子,叫做計全銳,他說道:“屬下知道。”

    聽到這話,杜成耕臉色沉默了一陣,將手往羽扇上面重重的一拍,說了一句臟話:“王八蛋,爺就這么干了,擦他姥姥的。”

    黃金翅有些出奇的看著這個軍師大人,在他的映像里面,杜軍師可是一向注重形象的,他問道:“軍師大人,你準備,怎么做?”

    杜成耕卻是再次恢復了之前的那副模樣,他說道:“你知道定虜營這個稱呼的來歷么?”黃金翅說道:“當然,這可是班定遠當年平定西域的時候,要……”

    他突然結巴了,他說道:“軍師大人,你,你不會是想?”

    這個時候,杜成耕的眼光當中兇光一閃,說道:“不錯,就這么辦,今晚我們去殺了官軍的使者。”

    黃金翅聽得就是一陣的猛呼:這軍師還真是狠啊。

    在此刻,反而是黃金翅有點下不了決心了,杜成耕嘲笑似的問道:“怎么,怕了,在將軍面前你可是拍著胸脯說要是杭擔泥敢不來,就不客氣的人物,怎么,現在殺他個把的官軍都卻是不敢了么?”

    聽到這句話,黃金翅臉色再次漲紅,作為一個曾經混江湖的人,最怕的就是別人的小看,他罵道:“怕他哥吊,既然軍師大人這么決定,我黃金翅就陪軍師大人來他這么一回,王八蛋的。”

    看到黃金翅下了這樣的決定,杜成耕就說到:“好,只要黃百戶有如此雄心就好,今天半夜時分,我等就摸到官軍使者那里,殺他個措手不及。”

    黃金翅聽到這話重重的點點頭,兩個人就是這么的合計了起來。

    當月半時分的時候,整個夜色都是暗淡了下來,在定虜營的院落里面,空氣當中卻是緊張的不行,他們一行七個人,都是穿著的緊身的衣服,拿著武器,眼睛死死的盯著夜色。

    又是等了那么一小會,杜成耕對黃金翅說道:“一切都準備好了么?”黃金翅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說道:“軍師大人放心,剛才計全銳那個小子已經將路給探好了,這一路上肯定碰不到杭擔泥的人。”

    杜成耕這才放下了心來,然后說道:“好,現在走,今夜之事務必小心,我等的生死不怕,不要壞了將軍的大事才是真的。”

    黃金翅也是連忙的說了句:“軍師大人所言極是。”

    他們七個人穿梭在水寨里面,躲避著杭擔泥屬下們的巡視,當這些人來到了一座的小房子外面的時候,計全銳指了指那間還亮著燈的院落說道:“那里就是官軍那里。”

    杜成耕先是觀察了外面的夜色,又是觀察了一下巡視這里的杭擔泥的人,悄聲的對著黃金翅說道:“這次,我們一定要迅速,我看了一下,我們的時間也就只有那么一刻,黃百戶,能成不?”

    黃金翅仔細的想了一下,說道:“軍師大人請放心,剛才那個計全銳查了,這里總共也就不到十個人,依照我們的突襲方法,綽綽有余了。”

    聽到了這里,杜成耕才笑著說道:“好,開始。”

    得到命令之后,黃金翅重重的一點頭,說道:“是。”說完了之后,他們慢慢的爬過了院落,這里是水寨的院落,不過就是一個小圍墻,所以黃金翅他們迅速的爬過去,就算是杜成耕這個他們映像里面的文弱書生,也是很是利落。

    看到這幾個人的眼神,杜成耕笑一下,說道:“吾曾拿書。”聽到這話,黃金翅等人笑了,他們懂得,拿書是文人說法,就是說明杜成耕以前也是做過偷書的這種買賣的。

    由于這個事情,驅散了此刻的緊張,他們拔出了武器。

    黃金翅使了一個眼色,計全銳連忙的來到門前面,小心的將那門閂給打開,里面卻是一片的漆黑。

    做出了一個“噓”的手勢,黃金翅第一個摸了進去,上去就是一陣的砍殺,后面的人也是連忙的跟了進去,照著那有呼吸聲音的地方就是一陣的亂砍之音,頓時,慘呼四起。

    就在黃金翅和杜成耕他們殺入這個院落的前一刻,在房子里面,何知風卻是怎么也是睡不著,他碾轉反側,總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覺到了那么一絲的危險的降臨。

    這里可是水賊窩啊,當那欲望的熱血冷卻的時候,何知風才是猛的給驚醒了過來,這里可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他又看了看外面的夜色,決定起床,他住的是里屋,外面是它的隨從的房子,就在他起床的那一刻。

    外面傳來了慘叫。

    聽到這聲慘叫,何知風感覺到了自己的腿腳都發軟了,他的心噗通的就是劇烈跳動起來,在他五十年的春秋里面,他還是第一次碰到這么樣的事情。

    緊接著,他就軟到在了地上,然后,內室的門被踹開了。

    走進來了七個渾身是血的人。

    這七個人就是黃金翅和杜成耕他們七人了,當他們走了進來之后,發覺里面有一個官員模樣的人,黃金翅哈哈大笑起來的說道:“喲,這里還有個官老爺呢,嘿嘿。”何知風畢竟是當了幾十年官的人了,身上自有那么一股子氣質,所以才被黃金翅如此的說了出來。

    何知風這個時候可是感覺到渾身都發冷了,尤其是看到那滿是鮮血滴落的長刀,還有黃金翅那兇神惡煞的面容`,他說道:“小人叩見各位好漢,好漢饒命,好漢饒命啊。”

    此刻,事關生死,何知風驟然發覺自己對于生竟然是如此的非常眷戀,往日里面圣賢所說的微言大義,他是一句都記不得了,他現在能回想起來的就是要自己活下去。

    黃金翅還是逗弄著他,說道:“來,給爺爺在磕幾個頭,哈哈。”何知風看到這個樣子,立刻就是磕著幾個頭,黃金翅的屬下們都是大聲的笑了起來。

    要說黃金翅以前那可是江洋大盜,整人的法子多了去了,如今看到一個官員在自己面前任自己揉捏,那種滿足感就是不用提了。

    如今,夜襲的事情基本就是成功了,剛才他們的行動非常的順利,這個官軍使團的其他幾個人都是被殺了,如今面前的這個人又是案板上的肉,所以才有這番逗人的心思。

    就在黃金翅還要捉弄何知風的時候,他身后的杜成耕有點看不下去了,畢竟他怎么說也是個讀書人啊,實在是不忍心看到面前的這個人,讓讀書人的斯文掃地,說不得就輕輕的說了一聲:“好了,黃百戶,正事要緊,問問面前的這個人是干什么的。”

    聽到杜成耕的話語,黃金翅也是不敢怠慢,連忙的問道:“你小子現在是個什么官啊,快給爺爺說出來,恩。”

    面前的何知風此刻已經是蜷縮在了地上,顫聲的回道:“學生是修武縣的縣令何知風。”“恩?”這個是兩個人同時發了出來,不過黃金翅是驚訝的聲音,而杜成耕則喜悅。

    黃金翅說道:“哈哈,這是怎么回事啊,還抓了個縣令爺啊。”

    但是,杜成耕則是說道:“你是知風?”

    “啊?”聽到有人在喊自己,何知風連忙的望去,看到杜成耕的樣子,明顯的有些不知所措的意味在其中,杜成耕連忙的說道:“知風,你真的是知風啊,我是成耕啊。”

    “成耕,是你?”聽到杜成耕這句話,何知風明顯的也是有了一些的激動,“你怎么會在這里?”

    還是同聲的問出來。

    不過,這次,杜成耕卻是有些難為情了,他說道:“一言難盡。”

    而何知風看到這個樣,再看了看他身邊的黃金翅等人,也是頹然的說道:“畫里春秋不知寒……”

    而旁邊的黃金翅等人,此刻卻是看傻眼,這是怎么回事。

    沒有任何的形容詞,可以表示黃金翅他們此刻的表情,這是什么事啊。

    軍師大人,和這個縣令爺,竟是一個好友。

    還是在這么一個情況下發生的。

    杜成耕和何知風此刻卻還是唏噓不已,原來他們曾經是同年好友,當年的杜成耕年少輕狂,曾經高中榜眼,也曾跨馬游街,激蕩風云,但是在面圣的時候,因為樣貌的問題,被嘉崇皇帝問道:“卿如此樣貌何以為官威儀乎?”那個時候,杜成耕也是一個意氣少年,昂聲的問道:“太祖之貌亦為帝乎?”當朝太祖,面貌卻是丑陋了點,私下里面大家卻是多有討論,但是,杜成耕當時竟然當著嘉崇帝的面說了。

    這下卻也是惹了大麻煩,嘉崇皇帝當即就是大怒,要不是朝臣們求情,,那杜成耕就會直接下牢囚禁至死了,不過就算是這樣,杜成耕的榜眼之號也被革了,并且被嘉崇皇帝親批“永不敘用”。

    當時這件事情,曾經轟動一時,那杜成耕也是被人當做了狂生一類的人物了,此刻時隔將近二十年,兩位當年的老友卻是再次見面,彼此之間的人生卻是發生巨大的變化。

    何知風看了看,小聲的問道:“成耕你這是要殺我?”

    杜成耕看了眼何知風,深深的嘆了口氣,說道:“知風,我已經加入定虜營,效忠將軍,今夜之前,我卻是一點也不知道這個使者竟然是你,不過,現在我卻著實下不了手。”

    這個時候,外面已經是有了動靜,料來就是水賊他們發覺了什么,看到這里,黃金翅不由得大急道:“軍師大人,這……”說完他的臉上就是為難的樣子顯露無疑。

    見到這個情況之下,杜成耕也是深深的嘆了口氣,說道:“知風,雖然不殺你,但是我希望你能夠加入我定虜營來此共謀大事。”

    “什么?你讓我從賊……啊。”卻是何知風說了從賊兩個字,被一旁的黃金翅狠狠的踹了一腳,罵道:“你個玩意在說誰呢啊?”所以才有了何知風的那一聲痛呼。

    杜成耕就當做沒看到這一幕,而是接著說道:“我杜成耕胸懷才學,自問不輸于當世英豪,當年,我也意氣奮發,想著可以在朝堂可以一展胸中所學之道,但是誰知道那昏君竟然因為我相貌之故,羞辱與我,而我一時不忍,就是被那昏君革了功名,十年苦讀一時成為空幻,我豈能不怒,我這二十年來每時每刻想的就是報這個仇,而我家將軍英明神武,胸懷天下,雖此刻勢力弱小,但是如騰龍入天,正是有著一飛沖天之勢啊。”

    說了半晌之后,杜成耕又說道:“如今天下大亂,難道知風兄就沒點別的想法么,你二十年蹉跎,也就是一個縣令,我知道,兄之才學,不在我之下,要不是小人當道,你又怎么能落到這樣的地步?”

    “不如與我們共謀大事。”這是杜成耕最后的話語。

    這個時候,何知風的臉一會青一會白,確實被杜成耕給說到了內心里面了。

    杜成耕因為圣上一句話,打入凡塵永不敘用,他何嘗又不是因為惡了楊永昌,而二十年一直得不到升遷,小人當道,小人當道啊,越想這里,何知風越是氣憤。

    他甚至將一切一切都歸到了楊永昌身上,要不是他,我怎么可能犯險,要不是他,我怎么可能得不到升遷,要不是他我怎么可能每日里面驚懼不已。

    同樣的,對于重用楊永昌的嘉崇皇帝,他的內心也是怨恨,用他怎么不用我,昏君,昏君,這就是個昏君啊,話說此刻的何知風的思維是有些亂了,但是這也是受到巨大刺激的緣故。

    他那么想,將這一切從楊永昌身上歸到了嘉崇皇帝身上,雖然沒有多少道理,但是現在可是在生死邊緣上面,已經是什么都豁出去了還有什么可怕的。

    想到這里的時候,何知風說道:“好。”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