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冷門神仙不好當 > 第六十七章 翻個墻
    “結果最后,我成了災厄,她卻不在了。”

    說話的時候,艾草的嘴角噙著一點笑容,似是自嘲,又似是懷念,“可是她都不在了,那這額外的生命對我來說又有什么用?”

    “……”

    東無笙沒有做出任何的評價,她垂眼低頭,一低頭,就算是表達了自己敬意,“謝謝你,愿意告訴我這些。”

    艾草失笑搖頭,“你不用對我說謝謝,無聊的故事而已。”

    “那對于您的處理,您希望什么時候執行呢?”

    東無笙用一幅公事公辦的口吻說道。

    “隨時都可以。”

    東無笙點了點頭,從口袋里取出一把用布包好的小刀,把布拆開,再抬頭,對上艾草意外的神情,笑了笑,“那就現在,可以嗎?因為如果等到別人來處理的話,對您來說可能算不上解脫。”

    “什么?”

    艾草一愣,似乎不太明白,不過她擺了擺手,滿不在乎,“無所謂了,現在就現在吧,我要做什么?”

    “等待就好了。”

    東無笙用小刀在手指上一劃,舉著手指對艾草微笑,“那我開始了。”

    最后一筆畫完的瞬間,東無笙低聲道:“再見了。”

    艾草似乎聽見了這聲道別,消散前的最后一刻,嘴角露出一點微笑。

    東無笙原地靜了一瞬,在這一瞬之間,有關災厄泯滅的所有記憶如飛蝗一樣,從她心頭肆虐而過。

    第一次斬殺災厄時的恐懼心悸;常老大死的時候,天道給予她的殺害人類的懲罰布滿一整只左臂,仿佛左臂上的肉被人生生活剮下來一樣,痛到難以呼吸,即便如此,看著常老大在面前因自己而消失,那短短幾秒之間左臂的痛如同隔靴搔癢;珍妮、易倫特,以及好不容易團聚的艾爾倫一家……

    有時候連她自己都覺得自己是貓哭耗子假慈悲。

    所有這些,在她的腦海里都清晰得如同上一秒剛剛發生,甚至只要她想,每一瞬的哀痛她都可以細細體味。

    不過瘋子才會這么做。

    東無笙自嘲地笑笑,深吸一口氣,把紛繁的情緒全部壓下去,眼眸重新平靜如紅海。

    看著手指上的傷口,她隨意抹了一下,傷口立馬消失得干干凈凈,一點存在的痕跡都不曾留下。

    ……

    回到家,已是深夜,一整個宅院都陷在夜色里面,東無笙走到門口才發現沒帶鑰匙,敲了敲門,又喊了幾聲,也沒人回應,無奈地站在門口看了看頭頂的月亮,東無笙決定翻墻進去。

    她繞著院墻走了一圈,找了個有樹的位置,銀鏈伸長,鐵索一樣射出去,在樹枝上纏了幾圈,她攥緊了銀鏈,再把銀鏈往回一收,立馬整個人就被帶起來,輕而易舉地越過院墻——

    靠,下面有人!

    東無笙瞪大了眼睛看著站在自己落地點的人影,來不及開口,已經整個人砸了上去。

    那人反應倒也快,很快調整了一下姿勢,伸手準備將人接住。

    東無笙發誓她不是有意的,實在是身體反應比頭腦快一步——她毫不猶豫地伸腿在那人胸口一蹬,安全落地。

    借著明亮的月光,東無笙看清了面前人的相貌,是孟莊。

    東無笙:“……”

    孟莊:“……”

    場面實在是有點尷尬,縱使這兩人都巧言善辯,這會兒也一時說不出話來。

    最后還是孟莊打破了沉寂,他握拳咳嗽了一下,“無笙晚上好興致啊。”

    東無笙:“……”

    “你也是啊,大半夜的出來散步,連點腳步聲都沒有。”

    東無笙干巴巴地回道,皮笑肉不笑。

    孟莊微笑一下,“我就是出來找你的。”

    東無笙頭腦里自動忽略這話可能含有的其他意味,正色道:“找我什么事?”

    “就是你白天傳遞的信息,我看了,我們本來不是計劃等你在那邊有些知名度了,我再潛入嗎?現在的話,就是有個機會,臨近的有個國家近些年戰爭不斷,內斗外斗不止,最近又開始鬧饑荒,大量人口涌入這邊,我覺得是不是干脆借著這個由頭偽裝成流浪人口進入繁漪樓,畢竟難民這個身份是最難查明底細的。”

    東無笙一琢磨,覺得沒什么問題,于是點點頭,“那就這么辦吧。”

    正事聊完了,沒下文了,東無笙看了看微笑著的孟莊,覺得這個人目的不單純,“你大半夜的跑過來就為了說這個?明天托人把消息帶給我不行嗎?”

    孟莊在月光下笑得純良,“我就想過來見見你,然后親口和你說啊,不行嗎?”

    東無笙連連點頭,一臉正直,“行行行,你開心就好。”

    說完還附送一枚敷衍的微笑。

    孟莊:“……”

    他當年是怎么追到她的來著?

    怪不得三百多年過去都沒人跟他搶……?

    望著眼前這個完全沒反應的鋼鐵直女本人,孟莊心情復雜。

    東無笙被他看得哆嗦了一下,抬頭莫名其妙地張望一下,就看見他看著自己,眼神微妙,“……?”

    為了防止東無笙再蹦出一句“你看我干什么?”,孟莊及時移開了目光。

    這時東無笙看見不遠處有個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是斑。

    “斑!”

    東無笙招了招手,飛快地跑過去。

    孟莊站在原地,看著東無笙的背影,內心又是一聲長嘆,果然對于鋼鐵直女來說還是和兄弟呆在一起比較開心嗎?

    斑聽到聲音,回過頭來,看見東無笙,眨了眨眼,“無笙?你……翻墻進來的?”

    “……!”

    東無笙一驚,“你怎么知道的?”

    斑抓了抓頭發,看起來有點無奈,“我聽見你在門外喊人了,我來給你開門的。”

    “哦,我以為這會兒沒人醒著了。”

    “那你也不能翻墻進來……不怕摔嗎?”

    “沒事兒,”東無笙笑瞇瞇地一擺手,“有肉墊墊著呢。”

    斑:“……?”

    ……

    回到書房整理了一下艾草的故事,東無笙把自己和斑表現在紅塵面前的人設帶進去,修改潤色了一下,拿給斑看,讓他記得有需要的話不要穿幫。

    “這是什么?”

    斑拿著東無笙給他的一疊紙,看了一會兒,抬頭問東無笙。

    “嗯……總之就是要是有外人問起來,你就當自己是里面這個艾草,別穿幫了。”

    東無笙看見斑的神情徒然緊張了一下,嘿嘿笑了一聲,“沒事,別緊張,應該不至于讓你出面的,之后幾天我自己去就好了。”

    斑猶豫了一下,慢慢地點了點頭。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