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讀 > 玄幻小說 > 重生活到九十九 > 同路
    “這,這太好了,只是不知道犬子這身體還能不能拖著跟你們走到魔獸山了。”傅城主聽說有辦法了哪里還管得著用不用把自家兒子帶走,他只要兒子健康,其他怎樣都好。

    “這事兒自然不用您操心,我家師兄雖說現在沒法醫治好他,但是讓他暫時緩解一下還是可以的。是吧師兄?”玉竹說完大話后就把問題拋給了楚南廷自己縮回了小腦袋。

    楚南廷涼涼的看了她一眼,又看了傅城主一眼后,磕了磕頭。

    “哈哈哈,真是車到山前必有路啊,我兒終于還是有救了,感謝幾位仙人,你們真是我傅家的救星啊!”傅城主高興壞了,臉上一掃之前的頹靡,眼睛里笑意都快溢出來了。

    “……”傅桑很無奈,父母為了自己的病情到處問醫求人,如今終于眼看著能治好了,壓在他們心里的那塊大石頭總算是挪開了。

    “來來來,給我把戲折子唱起來,讓廚房快點上菜,在整點酒來,我要和幾位仙人喝上幾杯。”傅城主高興的吩咐下人。

    “是。”

    “來,南廷仙尊,老夫先敬您一杯,哎呀~我這輩子從未做過壞事兒,沒想到兒子卻是受了這么大的罪,現在終于老天開眼因為您幾位可以讓我兒子脫離病魔,我往后一定多多行善!就當為下一代積福了。”傅城主端起酒杯敬到。

    “舉手之勞。”楚南廷也端起酒杯舉了一下。

    “哈哈哈,干!”

    這邊趁著楚南廷和無盡一個在喝酒,一個在看戲折子的時候,玉竹悄悄的溜到了傅桑小公子身邊去了。

    “傅小公子?”玉竹坐在傅桑的桌旁,盤著個腿跟人打招呼到。

    “嗯?小仙尊怎么來啦。”傅桑低頭一看是剛剛說帶自己一起去魔獸山的小丫頭。

    “嘿嘿嘿,我過來找你聊聊天嘛。”玉竹猥瑣一樂。

    “哈哈,小尊者想聊什么呢?”傅桑脾氣很好,像個大哥哥寵著小妹妹一樣的問到。

    “都可以,隨便聊聊,誒,你現在冷嗎?”玉竹擔憂的看著傅桑。

    “嗯?現在不冷。”

    “哈哈,那啥,不是剛剛他們說你這是寒疾嘛,萬一凍著了可不得了。”玉竹怕人家誤會解釋了一句。

    “不會,我過來前才喝了藥。”傅桑桃花眼一瞇,露出一個笑容來。

    玉竹差點看呆了。喃喃道:“你長得真好看,都快趕上我家師兄了!”

    “……”那邊雖然在喝酒卻悄悄留意著玉竹這邊的楚南廷眼中暗芒一閃。默不作聲的繼續跟傅城主喝酒聊天。

    “嗯?”傅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

    “很好看嗎?”

    “嗯嗯嗯!好看!”玉竹小腦袋狂點。

    傅桑被玉竹逗得輕笑一聲,眼前這個小仙尊也太好看了,沒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頭發。

    那邊偷瞄著的楚南廷眼底冷得差點結冰。心里想著:該死的小狼崽,笑得那么風騷做什么!該死!還敢伸出他的臟手揉我家師妹的頭發,誰給他的膽子!

    坐在楚南廷身側的無盡不知道為什么感覺周圍的空氣好像突然間變冷了,難道是自己穿太少了?默默伸手搓了搓胳膊。

    “別擔心,我師兄一定可以幫你把病治好的!你一定可以活到一百歲的!”玉竹小心翼翼的安慰著傅桑。

    她見到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前世,準確的說是穿越之前的自己,一樣的疾病纏身,一樣的四處求醫問藥,那些醫生專家都說自己是先天性心臟病,隨時都有可能會突然發作,果然,二十歲時自己猝死了。

    還好,老天保佑,讓自己穿越到了這個世界,擁有了一個只要你肯努力,就有可能活到與天同壽的身體。

    還好,傅桑遇到了自己一行人,只要到時候獵殺了赤炎獸,他也就可以活到正常人的年歲。

    “嗯。我相信你們。”傅桑看著玉竹輕聲說到。

    全程目睹著這兩人交流的楚南廷心里不知怎么回事酸酸漲漲的,也實在無心在應付傅城主了。他現在只想把小師妹抓回來緊緊抱在懷里不要讓其他不知道哪里來的病秧子接近她!

    一場戲唱完,幾人也吃飽喝足了,一場宴會就在奇怪的氣氛中結束了。

    回到房間后,無盡打量了幾眼楚南廷忍不住問道:“你真的打算帶上那傅小公子一起去魔獸山?”

    楚南廷將昏昏欲睡的玉竹帶到內室讓她睡下后走出來,看到無盡不知道什么時候泡了一壺茶在院子里對月獨飲。走過去自行添了一杯茶,像是自語般說:“怎么?你不想帶那傅家小子?”

    無盡看著頭頂的月亮,回答:“我有什么想不想,不過,魔獸山別說像他這樣一個普通人了,便是我們修真之人不也需要幾人結伴才敢去嗎?你就不怕到時他出了什么事?”

    楚南廷嗤笑一聲:“怕?我何曾怕過什么!再說我只答應帶他到魔獸山找到赤炎獸給他治病,可不管他的安全啊!”

    “嘖!這可真像你說的話,也不知你師父是怎么教導你的,一個修真之人竟然沒有半分同情心。”無盡幸災樂禍的笑話他。

    楚南廷沒有說話,只端起茶杯茗了一口茶水。

    無盡看他不搭話,便又說到:“也不知若是你那師妹知道她眼前看起來恍若翩翩公子又風趣幽默的師兄內里實則冷酷無情還鐵石心腸會作何感想。”

    楚南廷聞言涼涼斜了一眼無盡,聲音冷得像夾著冰:“你若不說,我師妹如何會知道呢?”

    “……”得!本想威脅一下他,結果將自己威脅進去了!無盡表示這波血虧實錘了。

    “那咱們什么時候出發?”無盡想著也在這城里歇息幾天了,該繼續趕路了。

    “明日將傅小公子的病情給他壓制一下,后日一早咱們就出發。”楚南廷說到。

    要說他們本來進城就是為了換個馬車,現在既然有城主府小公子這個冤大頭一同上路的話,那就不用在愁馬車的事兒了,在如何,這城主為了自己兒子在路途中能少受點罪,也會安排上馬車的。而且想也能想到,這肯定可比現買的馬車要好多了!
彩票网上下单店里出票